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在车内被吻了
    换衣服的时候,阮小溪随意看了一眼牌子。

    word天,香奈儿最新款的初秋系列女装,限量版,标价是199999元人民币。瞬间一阵凉风吹过,后背冷飕飕的,这么贵的衣服穿在身上,出去了会不会被人扒衣服。

    可是这里没有一件女士衣服,总不能找家佣去借衣服吧,这太不合适了。

    如果这件衣服穿上了,那岂不是欠了乔奕森199999元人民币,这笔钱她两年的薪水才能还的上。

    就在她左右矛盾,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的时候,乔奕森推门而入,慢慢地走过来。

    “为什么不穿上?”

    直到乔奕森站在身后说话,阮小溪才知道他进来。

    “啊。”阮小溪轻叫一声,下意识地用衣服挡住自己,因为她把撕烂的衣服扔了,此时只穿着内衣,站在镜子前面。

    乔奕森一点儿都不觉得别扭,很自然地伸手帮她把绕在肩头的头发拨掉。

    “不喜欢吗?”他看着衣服问道。

    想起来,她跟乔奕森已经不止一次肌肤之亲,早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夫妻关系,这样子别别扭扭的,实在是有点儿作。

    这样想着,阮小溪的心里慢慢放松下来,但是仍旧拿衣服挡着自己。

    “太贵了,不适合我。”阮小溪弱弱地回答道。

    "这件衣服,配不上乔家的大少奶奶,你就凑合着穿吧,下次我带你去选。"乔亦森一副不尽如人意的样子。

    额,她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对乔家的大少奶奶来说,坐拥整个乔家和乔本集团,一件衣服确实不算什么。

    不过在她心里,乔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从来不属于她。

    "我不想欠你的钱,我还不起,我们马上就要……"

    阮小溪没有说完,乔亦森就伸手堵住了她的嘴巴。

    "不需要还。"

    乔亦森知道她即将出口的那两个字,可是他不想听。

    "赶紧换衣服下来吃饭,你不是还要去医院。"乔亦森说完转身出了卧室。

    阮小溪无奈,只好穿上了这件价值199999元的香奈儿限量版,穿上感觉沉甸甸的,浑身像是被束缚住了似的。

    乔亦森早上走得早,也没有吃早餐,正好回来一起吃个早餐。所以阮小溪下来的时候,看到乔亦森在吃。

    "吃吧。"

    乔亦森指着桌上另外一份早餐说,说完继续低头吃自己的,很自然平常,像是居家夫妻经常做的一样。

    倒是阮小溪有些不自在,这样的乔亦森,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不会在演戏吧?难道乔父乔母回国了?还需要继续演戏?

    阮小溪下意识的朝四周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乔家二老啊。

    "赶紧吃。"乔亦森吃的差不多了,看看表,催促阮小溪道。

    额,刚才电话里,乔亦森说派人接她,现在他自己回来了,难道是他要送自己去医院?

    "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阮小溪觉得怪怪的,说不上来的奇怪,这种氛围,从来没有过。

    "我的事情就是送你去医院,好好吃饭。"乔亦森回答道。

    他今天格外温柔,脾气也超级好,尤其对阮小溪。

    他是不是吃错药了?阮小溪心不在焉地吃着饭,揣摩着乔亦森的心思。

    这样被一个男人照顾着,关心着,还是自己的老公,阮小溪第一次感受到传说中的老公力这个词。

    阮小溪承认,她还是贪恋这种早上一起吃早餐其乐融融的生活的,所以忍住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句话太煞风景了。

    吃完早餐,乔亦森开车,带阮小溪去医院看宋萱。

    阮小溪小心翼翼地提着裙摆上车,生怕踩着了裙摆,其实坐在屁股下面,都会觉得肉疼的那种。

    乔亦森看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白色的纱裙在身,高高的马尾,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她的身上,安静地就如一幅画一样。

    阮小溪没有回头,余光也可以看到乔亦森在盯着自己看。刚想说话,乔亦森的嘴唇便堵了上来。

    "唔……"猝不及防的阮小溪嘴里只发出呜呜声音。

    见阮小溪不配合,乔亦森低声呵斥了一声"别动。"

    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真的不敢动了,任由乔亦森抱着自己。

    阮小溪觉得喘不过气来,可是乔亦森还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n和晨微何时来的,他们一点都不知道。

    晨微那绝对是有职业病的人,拿出手机啪啪啪就是几连拍,拍完还不忘记欣赏一翻。

    "看看人家,这肺活量,不愧是当年的长跑冠军。"晨微看着照片孜孜称赞道。

    在一旁的n不乐意了"虽然我不是当年的长跑冠军,好得也是第二,你想要这样,我一样可以满足你。"n说着就要吻晨微。

    "去你的,还有正事呢。"晨微一把推开n,拍了拍车窗。

    正在激吻的两个人就这样被打断了,乔亦森抬头一看是晨微和n,脸立马就黑了。

    怎么哪里都有这俩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听到有人敲窗户,阮小溪立马就囧了,在车里干这事,竟然被人逮了一个正着。

    她不敢转头,只是伏在乔亦森的肩头,就像是小鸵鸟一样需要人掩护。

    n朝着乔亦森摊摊手,表示跟自己无关,就这样毫不犹豫地把晨微给卖了。

    晨微一点儿都不介意自己打扰到了乔亦森,因为她知道,乔亦森给她一个冷眼一张冷脸,其他的什么也不会损失。

    他们三个可是国外读书时的死党,这关系任谁也破坏不了。

    乔亦森轻轻地拍了拍阮小溪的肩膀,轻声地说了一句:"我下去看一下。"

    阮小溪从乔亦森身上起来,看他若无其事的样子,而自己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就自然而然得躲在他的怀里,尴尬极了。

    看到乔亦森打开车门,而阮小溪却没有下车的样子,晨微干脆帮她打开车门,还说道:"嫂子,下来吧,一起聊聊。"

    阮小溪当然知道是叫她的,也听的出来对方的声音,是妖孽女主编的,毕竟俩人在工作上也有过几次交锋。

    再这样下去,真的就是矫情了。阮小溪慢慢地转过身来,从车上下来。

    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刚才的感情没有褪去,阮小溪的双颊绯红,嘴唇微肿,红光潋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