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老公力十足
    那边欢呼的人群看到乔奕森的时候,也安静了下下来。

    此时站在休息室的门口看热闹的n和晨微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也走了过来。

    乔奕森转身看向阮小溪,她整个人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头发凌乱,衣衫有些不整,抱着自己,哭成了一个泪人。

    他伸手想要去触摸她,可是仿佛又害怕吓着她一般,就那样将手停滞在距离她一公分的地方,想要靠近她又不敢。

    “你们到底都干了什么?”晨微走过来朝着那一群男人大声呵斥道。

    “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做,不管我们的事。”

    所有的人都摇头否认。

    晨微走到那个欺负阮小溪的男人面前,上去就是狠狠地一巴掌。

    “我是怎么跟你们交代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个男人本来已经够惨了,鼻孔的血没有停止过。刚才还叫嚣着要剁了乔奕森,可是看到是乔奕森的时候,就下不了手了,他知道乔奕森是n和晨微的朋友。

    现在又被晨微给教训,心里那个憋屈,不就是玩一个女人嘛。

    “我也没有对她做什么,还……还没有来得及。”这个男人有些心虚,但是仍旧狡辩道。

    晨微看了阮小溪一眼,应该是未遂,终于稍稍地松了一口气。本来是想帮乔奕森一把的,没想到弄巧成拙,把事情给弄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乔奕森交代了。

    阮小溪听到刚才欺负她的那个男人说话,哭得更加厉害了。这对她来说是耻辱,绝对的耻辱。

    这样的阮小溪,没有往日的蛮横,是那么无助柔弱心碎,让人心生疼惜。

    乔奕森更加上前一步,双手伸出去来了一个公主抱,抱起阮小溪转身就走。

    阮小溪没有挣扎,反而伸手勾住乔奕森的脖子,紧紧地,脸贴在他的胸膛,感受着那里激烈的心跳和他身上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她还在不停地哭泣,是因为委屈和耻辱,但是心里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走到门口时,忽然又想起来刚刚晕倒的宋萱。乔奕森脚步一滞,回头看了宋萱一眼。

    这时候n立马会意,赶紧上前抱起宋萱,还一边给乔奕森陪笑脸道:“我来。”

    乔奕森没有看n,抱着阮小溪的一只手稍稍前伸,打开门就离开了,而n抱着宋萱紧跟其后。

    到了外面,乔奕森的助手在车上看到他们出来,赶紧迎了上来。

    “乔总……”助手看了一眼他怀中的阮小溪。

    “回家。”乔奕森简单的两个字。

    助手不敢耽搁,立马为他打开车门,乔奕森抱着阮小溪坐了上去,然后关上车门。

    “这个咋办?”

    n看着怀里的宋萱,问道。

    “开车。”乔奕森没有搭理n,直接命令助手道。

    助手不明白情况,不过看乔奕森那一张铁青的脸,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还有他怀里的这个女人,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

    不敢多问,加大油门,朝着乔家开去。

    阮小溪坐在乔奕森的腿上,双手还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头枕在他的肩头,嘤嘤嘤地哭着。

    乔奕森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或者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

    该死的,要是早知道是阮小溪,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内心有一种隐隐的自责,n和晨微三番两次提醒,可是他都没有想到。

    乔奕森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液,低头看向阮小溪,情不自禁地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很轻很柔,生怕吓住她。

    好久了,乔奕森没有这种感觉了,他的心有些疼,是心疼这个女人。

    有洁癖的乔奕森,不在乎阮小溪的眼泪和鼻涕弄到他的西装上,只要她心里能好受一点儿就好。

    到了乔家,乔奕森抱着阮小溪下车之前,叮嘱助手道:“去找n,把那个女孩子安置好,给我打一个电话。”

    “是,乔总。”助手瞄了一眼乔奕森怀中的女人,回应道。

    乔奕森直接将阮小溪抱回了自己的卧室,放在床上。乔奕森刚想松手,可是阮小溪抱得却更紧了。

    “好了,没事了,我们到家了,这是我们的家,你看。”乔奕森在阮小溪的耳边轻声地安慰道,很温柔。

    阮小溪瞪大眼睛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熟悉又陌生,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然后又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此时他是她的丈夫,跟那些欺负她的男人不一样。

    慢慢地,阮小溪松开乔奕森,躺下来。乔奕森转身去衣柜里,找了一件自己的干净衬衣,然后又回到阮小溪的身边。

    乔奕森伸手,想要帮她换掉身上那件被扯破的衣服,可是阮小溪立马护住了自己,警惕性很强。

    他不再勉强,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

    “睡吧,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乔奕森就像是照顾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呵护着阮小溪。

    渐渐地,阮小溪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均匀,乔奕森这才放心离开她的身边。

    拿起手机,n和晨微来过很多电话,不过乔奕森并没有打回去。

    他知道,n和晨微肯定是为晚上的事情解释的,他也知道,他们是为了他好,不是故意把事情弄成这样子的,但是乔奕森就是不想跟他们说话。

    他无法想象,如果他再晚一会儿出来,阮小溪会发生什么事情。

    助手打来电话,宋萱还在昏迷之中,就把她送去了医院。

    “我知道了,你在医院陪她,不能出现任何事情。”乔奕森叮嘱道。

    乔奕森知道,宋萱是阮小溪最好的朋友,如果宋萱有什么事情,恐怕阮小溪也会跟着不好的。

    星天地,晨微和n拿着电话,面面相觑,知道乔奕森这个家伙在气头上,故意不接他们电话的。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子,都怪这个家伙。”晨微很无奈地说着,还狠狠地瞪了一眼欺负阮小溪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叫程三儿,平时的爱好就是赌博和女人。可是再怎么好色,也不能不停话啊。这下子捅了篓子,跪在地上求晨微原谅。

    “大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也没有对她干什么,你就放过我吧。”程三儿不停地求饶。

    “放不放过你,我说了不算,要怎么处置你,明天就看你的造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