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谁要动我的女人
    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外面闹哄哄的,可是里面的休息室里,乔奕森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仿佛睡着了一样。

    n靠在床头,双手抱胸,晨微头枕在他的腿上,磨砂着他腿上的汗毛。

    男人的腿毛,浓密得很,跟n秀气的颜一点儿都不搭配,不过也真是性感极了。

    “喂,你要是想睡,去外面睡,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俩。”n对着乔奕森说道。

    “你们办你们的。”乔奕森说着翻了一个身,脸朝着沙发靠背。

    “这家伙,什么时候吃素了,送上门的都不要。”n是跟晨微说的,不过这话是说给乔奕森听的。

    乔奕森不再说话,跟没听见似的。

    “刚才外面来了一个,真是不错,那皮肤就跟个小姑娘似的,可惜就是身材跟盘咸菜似的。”

    晨微还在不断地提在监控里看到的那个人,就是阮小溪,只是她没有明说而已。

    “那是,即使结了婚的女人,身材也没有你好。”n毫不吝啬地夸着身边的女人,说着还在她的腰间狠狠地捏了一把,晨微吃痛地将n的手打开。

    “只可惜我已经名花有主了,虽然外面的那位身材没有我好,但是乔总将就一下嘛,不至于听到女人,就躲到这里睡大觉吧。”晨微想尽各种办法,刺激乔奕森。

    刚才在监控器上看到阮小溪,晨微和n叫他看一眼,他都不看,最后索性进来睡大觉了,可见对外面的女人毫无兴趣。

    就是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是阮小溪,还会不会无动于衷呢?

    n觉得这个乔奕森,越来越古怪了。以前跟安初檬在一起的时候,对其他女人,那是看都不看一眼,只钟情于安初檬一人。

    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情种,在与安初檬分手后,就变成了女人杀手,身边的女人如浮云一般,多得数不清楚。

    本以为他转了性子,谁知道再见面,又是这副死德性。

    可惜这次他身边没有安初檬,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女人了。只有一个名义上的老婆,不像夫妻,倒像是仇人。

    感情这回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乔奕森一再否认他对阮小溪没有感情,可是他的行为已经失去了控制,不受控制的行为,只能划到感情所辖的范围之内了。

    n和晨微互相递了一个眼色,狡黠一笑,心领神会。

    晨微给那几个喝酒的兄弟交代了一下,然后就跟着n进了乔奕森的休息间。

    两个人当着乔奕森的面亲热,你侬我侬,乔奕森虽然毫无反应,但是也压制不住他内心的小鹿乱撞啊。

    “森,据我所知,你的性取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外面有两个女人,你如果需要,可以随时去挑一个。”

    n这个暗示,已经够明显了,就看乔奕森的定力如何了。

    不过乔奕森此时的心思压根不在这里,他在想阮小溪此时是不是跟宋舟鸿在一起。

    他们是不是已经死灰复燃,确立了恋爱关系?

    “乔总,你莫不是心里惦记什么人,以致于对其他女人都不感兴趣了吧?”晨微不厌其烦地使用激将法。

    这句话真的是说到了乔奕森的心坎里,他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跟阮小溪在别墅里**的画面。毫无意识的阮小溪,随性热情,主动相迎,显得那么迷人。

    即使最后一刻,乔奕森把持住了自己,可是依然怀念那种味道。

    他绝对不能让宋舟鸿那个家伙,给他戴绿帽子。想到这里,乔奕森忽地一下子起身,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n和晨微对视一笑,火候已到,跟着起来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坐等看一场好戏,看乔奕森的肠子悔青,看乔奕森什么时候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

    外面已经起哄成一团,本来晨微就是交代他们做做样子,不能来真的,可是有些男的一时没有忍住。

    乔奕森打开休息室的门,外面的乌烟瘴气扑面而来,他嫌弃地拿手扇了扇,瞥了一眼人群,不知道他们都在为什么嗷嗷叫。

    不过乔奕森压根就不在意,目不斜视地从人群外围准备离开。

    “放开她,你放开她,畜生,你就是畜生……”宋萱看到阮小溪被欺负,着急得不行,破口大骂。

    可是那些个男人压根就不理会她的抗议,情急之下,宋萱一口咬住了那个抓着她的男人的手臂。

    男人吃痛的闷哼一声,然后用力地一把将宋萱给推了出去。宋萱的身体不稳,朝一旁倒去,正好撞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她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死死地抱住这个男人的胳膊,拽着他的衣服。

    乔奕森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本想将这个不长眼的家伙甩出去,可是他看到宋萱的时候,愣怔了一下。

    因为宋萱经常跟阮小溪在一眼,所以乔奕森觉得眼熟。

    宋萱终于可以保证自己的重心平衡,她一站起来就看到了乔奕森。当时那个激动,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天神一般。

    太过于激动,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仍然紧紧地拽着乔奕森的衣服,只剩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了。

    “你怎么在这里?”乔奕森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救小溪。”宋萱的声音很微弱,说完眼前一黑,松开乔奕森的衣服,整个人就滑倒在了地上。

    乔奕森瞬间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去寻找阮小溪的影子。他在嘈杂的人群中,隐约听到阮小溪的呼救声。

    然后看到沙发上,一个男人在欺负一个女人。那一刻,乔奕森的心情,没有人可以懂得,他把那个欺负阮小溪的人撕碎的心情都有了。

    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伸手抓住那个男人的后衣领,然后用尽全部的力气将他甩在大理石茶几上,而且是脸部朝下。

    瞬间那个男人的鼻骨就碎了,鲜血不停地从鼻孔里面流出来。

    “他妈的,是谁?老子剁了他。”这个男人摸了一把鼻血,叫嚣着要剁了乔奕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