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既然都来了,就别急着走了!
    “让她们进来吧。”n看了一眼乔奕森,替他做了决定。这个决定,恐怕乔奕森还要感谢他的吧。

    “去那边,躲起来。”阮小溪正要拉着宋萱开溜,就听到服务员说道:“两位小姐,跟我一起进去吧。”

    俩人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套路。不过她们可以肯定的是,n确实在里面。

    但是她们可是记者啊,明星的克星。n怎么会允许她们进去呢?

    有了前两次栽了跟头的经历,这一次阮小溪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必须要有所防备了。

    前两次都是因为n,栽到了乔奕森的手里。不知道这一次,乔奕森在不在。

    “你先进去,我们稍后。”阮小溪对女服务员道。

    宋萱看了阮小溪一眼,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或许在宋萱看来,阮小溪跟乔奕森干那事,再正常不过了,本来就是夫妻嘛。

    女服务员优雅地转身,轻轻地叩响了包间的门。

    宋萱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过去,却被阮小溪一把拉住了。

    “你干什么?”宋萱问道。

    嗨,宋萱估计早就忘记了她们的任务,只要能见到大明星,见鬼的工作。

    “小心有陷阱。”阮小溪提醒道。

    “什么陷阱?”宋萱不解,已经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即使是一场陷阱,关于美色的,只要是n,宋萱也甘之若饴吧。当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n除非是瞎了眼,才会看上她吧。

    不过这次宋萱跟自己在一起,还是在这种公共场合,阮小溪的心稍稍地放松一点儿。

    女服务员进去后,门没关,然后又出来了,朝她们俩示意后便离开了。

    她俩一直没有敢靠近门,不知道门里面是什么情况。

    “过去看看?”阮小溪建议道。

    “走。”宋萱走在前面,猫着腰顺着墙根靠近房门,而阮小溪跟在她的后面。

    刚靠近门口,从里面出来两个彪形大汉。

    “等你们很久了。”两个男人说着就逼近宋萱和阮小溪。

    “你们要干什么?”

    “放开我?”

    说话间两个男人已经一手提一个,将她们两个给提留了起来。

    这两个男人的体型都很大,宋萱和阮小溪的个头跟他们一比,就好像是小矮人跟巨人一般。任由他俩怎么挣扎,已经被提着进了房间,然后房门被狠狠地关上。

    刚才玩骰子的一群男人,看到两个人陌生的女人出现,都玩味地看着。

    “呦,今晚上还有这待遇,这两个小妞,是给我们打牙祭的?”

    “瘦是瘦了一点儿,不过味道不一定不好。”

    “待会儿我先来。”

    “我先来。”

    “要不我们投骰子决定?”

    “对,这样才公平一些。”

    ……

    这些个男人嘴里都是污言秽语,入不了耳朵。

    宋萱吓得腿都软了,任由那个男人提着她,否则早就瘫在地上了。这些男人看起来都痞里痞气的,不像是什么好人,而且听那话的意思,是要把她们两个给吃了。

    阮小溪也好不到哪里去,说好的n在这里的,可是放眼望去,除了这些抽着烟玩着骰子嘴里不三不四的男人外,没有其他人了。

    “走错地方了,我们走错地方了,大哥,放过我们吧。”阮小溪连连求饶。

    “走错地方了?明明在监控里看到你们在这里绕了好久了,还跟服务员打听来着,不是专门过来服务的?”

    提着阮小溪的大汉,凶神恶煞地说道。

    “不是,我们不是这里的,我们是来找大明星n的,他不在这里,找错地方了。”阮小溪说话也开始结巴了,如果这些人不讲道理,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都进来了,不玩一玩再走,这些兄弟们也不会答应的。”其中一个正在掷骰子的男人,色眯眯地说道,说着还在阮小溪的身上扫来扫去。

    “求求你们,放……放我们走吧,我们是良家妇女,不是出来玩的。”宋萱都要哭了,就差跪下来求情了。

    “求我们也没用,让不让你们走,我们说了不算。”提留着宋萱的男人毫无同情心的拒绝了。

    宋萱见求情不管用,着急地无助地问阮小溪道:“小溪,小溪,我们……我们怎么办?”

    阮小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阵势,她也没有见过。不过此时此刻,绝对不能连累了宋萱。如果不是她得到消息非要来,宋萱也不会跟她一起来的。

    “我最大,我的最大我先来,我先来。”

    “我第二,我后面排队啊。”

    ……

    这时候那些掷骰子的男人们好像是已经有了结果,开始兴奋地起哄。眼看着那些男人一双双贼溜溜的目光在她俩身上转来转去。

    阮小溪的心一横,眼一闭道:“这样吧,我留下来,你们放她走,她是我的妹妹,她还没有嫁人,你们就放过她吧。”

    听到阮小溪的话,宋萱的心一下子融化了,感动地不行不行的。这种时刻怎么能丢下阮小溪一个人,自己逃之夭夭呢。

    “你们不要听她的,放她走,她还有孩子需要照顾,我留下来。”宋萱瞬间有了一种视死如归大气凛然的精神,没有刚才那样害怕了。

    “不,让她走,放她走,她还要嫁人呢,我已经结过婚了,我留下来,让她走。”阮小溪不停地坚持着。

    “小溪,你说什么呢?想想点点。”宋萱此时已经泪流满面,责怪阮小溪这么不爱惜自己。

    听她俩让来让去的,这些个男人丝毫不为之所动。

    “一个结过婚,一个没结过婚。结过婚的,更有女人味。”说话的男人开始围着阮小溪转圈打量。

    “我更喜欢没结过婚的,嫩,清纯。”另外一个男人盯着宋萱直流口水。

    天啊,阮小溪觉得此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他的爸爸将她卖给了债主,那时的她只有十五岁,也是一群男人围着她,各怀心事,贼眉鼠眼,仿佛瞬间就可以让她下地狱。

    宋萱觉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以后自己再也没法见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