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能接受你和别人的孩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点点的身上,以至于没有人发现宋舟鸿进来,还是阮点点第一个看见了宋舟鸿:“这位叔叔,你找谁?”

    阮小溪抓着点点的手一紧,这时候她才想起宋舟鸿来。虽然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但是此时,面对点点,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宋舟鸿解释。

    宋舟鸿的目光在阮点点和阮小溪之间移动,阮点点的嘴唇长得太像阮小溪了,适中的厚度,薄一分显得刻薄,厚一分显得笨重。

    人不大,但是眼镜炯炯有神,即使生病,眼神也透着一股子坚定和聪慧。

    尤其是他看着自己的时候,神情中带着一丝审视和抗拒,这让宋舟鸿更加不明白。

    当阮小溪看向宋舟鸿的时候,他正看着她,带着疑惑,痛苦,和难以置信。

    阮小溪不再躲闪,迎视着宋舟鸿的目光,像是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似的。

    “小朋友,真听话,我们说好不疼的,一点儿也不疼,是不是?”这时候护士已经给阮点点打完针,而阮点点皱着眉头看着宋舟鸿,竟然连他最怕的打针,都没有哼唧一声。

    阮点点虽然没有叫,但是他的手一直紧紧地拉着阮小溪的手,越来越紧,生怕自己的妈妈被别人抢走似的。

    或者是感觉到了阮点点的力道,阮小溪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儿子。

    “宝贝儿,饿了吗?妈妈去给你买一点儿好吃的,好不好?”

    阮小溪说话的时候,宋舟鸿已经转身无声无息地离开了病房。

    阮点点虽小,但是聪明啊,一看就知道不对劲儿。

    “妈妈,你会不会丢下我,不回来了?”一想到这里,阮点点又开始抽泣。

    一边是自己的初恋,一边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此时的阮小溪哪个都割舍不下。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抛下点点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傻瓜,当然不会,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儿,妈妈也不能没有你。”阮小溪说着吧唧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次,阮点点一点儿都没有嫌弃,欣然接受。

    阮点点这孩子,打娘胎里出来,就自带一小点儿的洁癖,那就是不大喜欢跟女人玩亲亲,即使跟亲妈阮小溪之间,也嫌弃得很。

    小小年纪就这样子洁身自好,这一点儿真像他妈,跟他爹那个花花公子哥儿一点儿也不像。

    阮小溪让陈姐陪着点点,然后自己追了出去。

    宋舟鸿就站在走廊的尽头,背靠着墙,手指缝里一根烟,时而猛地抽一口,然后猛然吐出一口烟雾。

    他的脸萦绕在烟雾中,有些模糊,但是隐约可以看得出来,表情严肃,神情有些怪异,甚至痛苦。

    阮小溪慢慢地走过去,靠近那些烟雾,靠近宋舟鸿。

    宋舟鸿听到有人走近,转过头来,看着阮小溪,没有一点儿表情。

    本来他打算跟阮小溪复合,不介意她跟乔奕森的过去,可是他们之间竟然有一个孩子!

    他想一走了之,可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子走掉。如果阮小溪没有追出来,宋舟鸿肯定会一走了之。

    可是阮小溪追了出来,他又想听她一个解释。

    那个孩子算什么?是他们曾经爱的结晶?所以阮小溪才会那样子小心呵护。

    看着阮小溪不说话,宋舟鸿猛地一口一口地抽着烟,想要一口气抽完似的。

    阮小溪上前,伸手就去抢他手里的烟头。宋舟鸿没有反对,任由她抢过去然后扔在地上,踩灭。

    “这就是你不想离婚的原因?因为你舍不得你和他的孩子!”宋舟鸿没有用问句,而是用的肯定句。

    阮小溪直视着宋舟鸿的眼睛,没有直接告诉他,就是担心他会接。他此刻的反应,也都是自己意料之中的。

    “他叫阮点点。”阮小溪特意咬重了这个姓氏。

    宋舟鸿睁大了眼睛,这个孩子姓阮,乔家怎么允许他们家的孩子姓别的姓?难道……宋舟鸿的心里有一丝的侥幸,这个孩子也可能不是阮小溪亲生的。

    就在这时,阮小溪的回答,彻底打破了宋舟鸿的幻想:“点点确实是我和乔奕森的孩子,不过,那次是一个意外。”

    宋舟鸿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海底,他听到了真相,却理解不了阮小溪说的意外。

    意外怀孕?呵呵,没有做好安全措施,才有的孩子,也叫作意外。

    宋舟鸿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心里酝酿着极大的火气,但是对阮小溪发火不合适,又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如果不出来,他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可是又害怕自己一张嘴,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

    对于阮小溪,他还是于心不忍。

    见宋舟鸿不说话,阮小溪已经明白,他心里接阮点点。

    虽然之前对此有所希冀,但是她也知道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接受别人的孩子。爱情和孩子最终不能两全,而阮小溪只能选择她的孩子。

    “他是我的孩子,我没有权利要求你接受他,但是他是我的全部。”阮小溪说完,转身离开。

    不再去看宋舟鸿的脸,她害怕多看一眼,内疚就多一份,自己的不舍就多一份。

    阮小溪转身的那一刻,宋舟鸿的内心紧张无比,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远,宋舟鸿想要伸手去挽留,可是那个孩子,始终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看到那个孩子,他仿佛就看到了乔奕森。

    宋舟鸿崩溃了,他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着那个小男孩儿叫阮小溪妈妈的画面,还有乔奕森将阮小溪的场景。

    这足以将他折磨疯掉,宋舟鸿的双手紧紧地握拳,可以清晰地听到骨骼错位的声响。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病房里面的,她只觉得美好太短暂,本以为可以回得去,可是这么快就被打回了原形。

    “妈妈,你怎么了?”看到阮小溪无精打采的样子,阮点点问道。

    他一直在等着妈妈回来,可是妈妈回来了,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蔫儿巴巴的。

    “没事,你怎么样了?”阮小溪的心很痛,但是她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说着去摸点点的头。

    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但是还是有一点儿发烧。

    点点看到妈妈两手空空的,说好的买好吃的呢?

    陈姐自然也看得出来,阮小溪跟宋舟鸿的关系。看阮小溪心不在焉的样子,害怕点点再追问,赶紧说道:“我出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妈妈,你不开心了?是因为那个叔叔吗?”阮点点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那个叔叔只是妈妈的同事,他找妈妈有点儿事情。”阮小溪觉得,既然跟宋舟鸿不可能了,也就没有再给阮点点做什么思想课的必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