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我们的婚姻,你无权干涉!
    前台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经不住宋舟鸿这样一吼,吓得直哆嗦,最后还是战战兢兢地给乔奕森打了一个内线电话。

    “总裁,这位宋主编说……说……”前台还是说不出口,她胆怯地看了一眼宋舟鸿,宋舟鸿凶神恶煞地示意她赶紧说。

    “说什么?”那头乔奕森也开始不耐烦了,他拒绝见宋舟鸿,无非就是为了磨耗一下宋舟鸿的锐气,在心里还真的想看看宋舟鸿还有什么花招没有使出来。

    “说……您不见他,是不是心虚……还是认输了,不敢见他。”前台架不住两头这两个有分量的男人,吞吐地说完了。

    “让他上来。”乔奕森说完挂断了电话。

    声音很大,宋舟鸿自然听到了,于是带着律师直奔顶楼。

    乔奕森已经换掉了昨天的衣服,今天依旧是西装笔挺,除了脸上也挂着彩,因为昨晚醉酒的缘故,稍显憔悴,还是一如往昔的霸气十足,气势逼人。

    相比之下,未眠的宋舟鸿,还穿着昨晚的衣服,早上还没有洗脸,看起来有些蹉跎。

    乔奕森靠在椅子上,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宋舟鸿和律师,没有请他们坐下的意思。

    不过宋舟鸿并不介意,又不是谈生意,他是来示威的,宣扬胜利的。

    “这位是?”乔奕森挑眉问宋舟鸿旁边的律师道。

    “这是我专门请的律师。”宋舟鸿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离婚申请放在了乔奕森的面前。

    乔奕森稍稍前倾身体看了一眼,眉头不易察觉的悲伤动了动,然后又恢复常态。

    “乔总,您的太太,已经委托我和这位张律师,向您发出最后的通牒,如果你不同意协议离婚,那么这份离婚申请,很快就会递交到法院,让法院来帮助她获得自由。”

    宋舟鸿说的义正言辞。

    乔奕森开心地笑了,笑得很爽朗,又有点儿森郁。

    “你代表我的太太?你凭什么代表?初恋男友?”乔奕森反问,话中充满了讥讽。

    “凭你们之间没有感情,她有权利跟她爱的人在一起。”

    宋舟鸿把着乔奕森的命门,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乔亦森的神色没有一点儿变化,他的目光看向宋舟鸿旁边的律师。

    "你是律师,那请教一下,他的这种行为,属不属于破坏婚姻罪?"乔亦森挑衅地问道。

    张律师愣怔了一下,看向宋舟鸿。面对乔亦森的质疑,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让这这两个男人都满意。

    宋舟鸿找到张律师的时候,只是让他跟他出去一下。

    等到张律师上了宋舟鸿的车,才知道是去找乔亦森,打离婚官司的。张律师一听是乔亦森的离婚官司,就有点儿为难了。

    本想以自己不善打离婚官司为由,推。可是上了宋舟鸿的贼车,哪里有那么容易下去的道理。

    张律师心里清楚,得罪不起宋舟鸿,更加得罪不起乔亦森。

    他是硬着头皮跟着宋舟鸿见乔亦森的,此时更不敢反驳乔亦森,但是这样子无疑会得罪宋舟鸿这边。

    “这……这……”

    张律师急得额头上细汗涔涔,吞吐的,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宋舟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直视着乔奕森,回答道:“你们的婚姻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你再狡辩也没有什么用。”

    “如果这是我家小河自己的意思,那你让她来。女人嘛,偶尔耍耍小脾气,哄两句就好了。如果想跟男人一样,偶尔换换口味,那我也不会介意的。”乔奕森说着站起来,给自己的杯子里添了一点儿开水,然后继续道:

    “你介意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宋舟鸿知道,乔奕森这是激将法,如果他先动气,那么他就输了。

    现在阮小溪是站在他这边的,那么不管乔奕森怎样狡辩,他的赢面都是很大的。

    “你先回去吧。”看着张律师那战战兢兢的样子,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宋舟鸿就打发他先走了。

    “说吧。”乔奕森知道,打发走张律师,宋舟鸿一定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单独跟他说。

    宋舟鸿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张支票,扔在了乔奕森的面前。

    乔奕森扫了一眼,冷笑了一声:“六千万,什么意思?”

    “当初你们乔家替阮家还债五千万,现在我替小溪还给你,另外一千万,算作利息。”宋舟鸿解释道。

    “宋主编,你还真的是大方。一千万的利息,不是小数目,你那报社三五年的利润你不在乎,还是你手下那些兄弟的性命,你不在乎?”

    乔奕森没有明说,但是已经暗示了宋舟鸿的另一重身份。

    宋舟鸿也不慌张,凭借乔奕森的本事,查到这点儿底细,也不足为奇。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牢乔总费心了。”宋舟鸿的心意很坚定,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把阮小溪带回到自己的身边。

    “确实,不过有一件事情,你好像没有搞明白,我缺钱吗?”乔奕森反问道。

    乔本集团几十年的基业,根基很深,业务很广,是全国的纳税大户,根本不会缺钱的,而乔奕森作为掌门人,那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

    虽说六千万,也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跟乔奕森的婚姻比起来,那真的不算事儿。

    “你不缺钱,但是拿一个原本已经支离破碎的婚姻换六千万,你不赔本儿吧?”宋舟鸿认定,乔奕森是一个生意人,只要是赚钱的买卖,肯定会做,所以才说的如此笃定。

    “我们的婚姻,你无权干涉,慢走,不送。”乔奕森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然后将六千万的支票扔到了宋舟鸿的面前。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宋舟鸿多留一刻也没有任何意义。

    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后通知乔奕森一声,当然这只是阮小溪个人的建议,如果按照宋舟鸿的个人意思,肯定就直接对簿公堂,不留一点儿情面。

    阮小溪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如坐针毡。

    不敢想象宋舟鸿很乔奕森见面后怎么样,会不会像昨天那样,大打出手。

    越想越不安,阮小溪后悔不该让宋舟鸿一个人去,于是拿起包包,还是不放心决定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