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全身心投入一次
    面对宋舟鸿的问题,阮小溪却犹豫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确。

    她不爱乔奕森,这是她一贯的认知,可是他还爱宋舟鸿吗?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面对初恋,她更多的是一种感慨,而那种令人心跳加速的感觉,好像已经没了。

    “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既熟悉又陌生。”阮小溪摇了摇头,从宋舟鸿的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丝少年时代的轮廓了。

    “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回到过去,可以吗?”宋舟鸿恳求地说。

    阮小溪没有说话,她在心中掂量,如果能回得去,她当然愿意,只是真的可以回得去吗?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宋舟鸿说着拉着阮小溪的手往外面走去。

    阮小溪被宋舟鸿拉着,只是木讷地跟着他走。这样的场景,主编拉着副主编的手,帅哥美女,经过其他部门,被同事们看在眼里。

    他们走后。办公室里又是一片哗然。

    “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我就说副主编跟主编的关系不一般吧,这都在公共场合手拉着手了。”

    人多嘴杂,有人就是喜欢马后炮。

    “要是没有关系,怎么一来就能当上副主编呢?还把我们原来的副主编给挤了下去。”

    “真的是狐媚子,靠着男人上位。”

    “听说主编把我们报社都交给她打理了,怪不得主编经常不在呢。”

    “看她能得意到几时,主编也就是跟她玩玩。”

    ……

    诋毁阮小溪,说什么的都有,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再加上白静的煽风点火,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阮小溪跟宋舟鸿的不正当男女关系。

    还有那些把宋舟鸿当做梦中的,更是不待见阮小溪一来就了她们的男神。

    “你们不要乱说,才不是那样子呢,主编就是喜欢小溪。”闺蜜就是闺蜜,还是宋萱替阮小溪打抱不平。

    “切,说不定主编都结婚了,是小三儿吧。”

    白静很鄙视地说。

    宋舟鸿的背景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谜,至于他是不是结婚了,也没有人知道。在大家的认知里,这么帅这么有才的男人,应该早就是别人的老公了。

    宋萱想洗白阮小溪,但是也不知道有什么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了。即使宋舟鸿没有结婚,那阮小溪也是有夫之妇,一个算是第三者,一个算是婚内吧。

    宋舟鸿把阮小溪车里,驱车就开往城东区。这条路熟悉又陌生,这么多年一来,阮小溪一直避免走这条路。

    因为这条路是通向她的家的,对,她的家,可是家早就不在了,家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城东区经过多年的改造,已经跟原来的样子大有不同了。原来的阁楼单元全部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商品房。

    唯有门前的那颗老槐树,依旧屹立在这里,好像是路标一样,告诉她,她的家就在这里。

    曾经她的家还在时,妈妈告诉她,这颗老槐树,已经有五十岁了,算算现在,差不多六十岁了。正是因为在城市里,这样的老树不多,所以在改造的时候才被保存了下来。

    “下去看看吧。”看到阮小溪楞在车里,说着提醒她道。

    阮小溪推开车门,直接走向了那颗老槐树。她伸开臂膀,像是拥抱妈妈一样,抱着老槐树的树干。

    太粗了,她连一半都抱不住,但是就是喜欢抱着老槐树的感觉。曾经妈妈带着她在这颗老槐树下面玩,她也这样抱着老槐树,那时候也抱不住。

    阮小溪抱着树,宋舟鸿从后面抱着她,就那样叠抱着。曾经他们一起放学,宋舟鸿送阮小溪回来。

    临别时,宋舟鸿想以拥抱的方式来告别,可是调皮地阮小溪会立马抱住树,硬是不给宋舟鸿抱。这样两个人就可以嬉闹一会儿,多呆一会儿。

    宋舟鸿也是这样子,从后面抱着阮小溪,即使她没有正面对着自己。这时候阮小溪会突然松开老槐树,转过身来,紧紧地抱着宋舟鸿,约定明天学校见。

    许久,阮小溪都没有转过身来。她不是不想转身,只是害怕习惯了这样的转身,这样的拥抱,突然有一天又消失不见了。

    “为什么突然消失了?”阮小溪低声地问道,仍旧没有转身,就像是在问老槐树一样。

    “什么?”

    不知道宋舟鸿没有听见,还是感到诧异。

    “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阮小溪又问了一遍。

    虽然宋舟鸿已经解释过了当年离开的原因,但是阮小溪的心里依旧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那就是即使要离开,也要跟她说一声,或者带她一起离开。

    宋舟鸿知道,那些客观的原因,迫使他离开,但是也是他的不够勇敢,没有坚持留下来。

    “对不起,小溪,真的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让你一个人受了这么多苦。”宋舟鸿抱的阮小溪跟紧了,好像在表达自己的决心一样。

    如果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让所有的事情回到原点,阮小溪肯定会立马转身,再次投进宋舟鸿的怀抱,一起进行他们美好的爱情。

    可是一切都晚了,她有太多的负担。一滴眼泪突然滑落,落在了宋舟鸿的手臂上。

    宋舟鸿心里一惊,掘强的阮小溪,从来不会轻易地掉眼泪。如果她哭了,说明她真的伤心了。

    “我说过,要让你笑,可是我却让你哭了,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宋舟鸿说着,突然松开阮小溪,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打在自己的脸上。

    清脆的声音,听的人心惊肉跳。

    阮小溪也下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来,制止宋舟鸿,可是宋舟鸿的动作始终没有停下来。

    最后,阮小溪扑到了宋舟鸿的身上,紧紧地抱着他。她知道,只有这种方式,才能使宋舟鸿停下自己。

    宋舟鸿显得很激动,紧紧地将阮小溪抱在怀里,问道:“小溪,你原谅我了吗?”

    阮小溪泪眼婆娑地点了点头,或者在她的心里,只是想听到宋舟鸿的一句解释,一句承诺而已,跟以前一样。

    “那你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吗?让我弥补你,让我们回到原来,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宋舟鸿知道,此时得到阮小溪的一句肯定,至关重要。

    如果可以回到原来,阮小溪何尝不愿意?如果宋舟鸿愿意接受阮点点,那么他们何尝不可?如果他们可以回到原来,对自己来说,确实是一个机会。

    阮小溪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以前她从来不愿意给自己机会,可是这一次,她想尝试一次,全身心地投入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