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你是爱我吗?
    忍着这口气,阮小溪回到办公室门口。因为这间办公室大多时候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没有敲门的习惯。

    一推开门,还没有看清楚,就有一个不明物体朝她砸过来。阮小溪没有反应过来,一本杂志就不偏不倚地砸中她的额头。

    瞬间阮小溪疼的皱起眉头,隐隐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她的额头上慢慢地往下流。

    她抬起手一摸,手上占了不少鲜血。

    在屋子里大发脾气的宋舟鸿也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自己,可是最终还是被看到的一切弄得失控了。

    这间办公室已经被他弄得七零八落的,根本就不像是办公场所了。

    阮小溪捂着额头,看向宋舟鸿,不知道他这是又怎么了。现在的宋舟鸿脾气暴躁,阴晴不定,阮小溪觉得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了。

    看着满地的狼藉,阮小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曾经那个温暖的宋舟鸿变得这样暴躁。

    宋舟鸿看着阮小溪额头的鲜血越来越多,他的第一反应很紧张很心疼,但是转而严重又充满了耻辱和冷漠。

    “你怎么了?”还是阮小溪先开了口。

    “我应该问问你,你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宋舟鸿一句一字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阮小溪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宋舟鸿在说什么。

    见阮小溪不说哈,宋舟鸿以为是她心虚了。

    他正要走向阮小溪,却看到阮小溪蹲下来,自顾自地整理起满屋的狼藉来。

    “主编,这里有我收拾就可以了。”阮小溪心里也气不过,明知道宋舟鸿是走向自己的,却自顾自地蹲下来干别的事情。

    “阮小溪!”宋舟鸿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像是要把阮小溪撕碎一样。

    这样固执的阮小溪,宋舟鸿一点儿也不陌生,可是骗人的阮小溪,宋舟鸿真的无法忍受。

    阮小溪慢慢的收拾着屋子,根本当他是空气一般,这样来表达她的抗议。

    过了好一会儿收拾的差不多了,阮小溪才站起来,这时候头上的鲜血差不多已经凝固了。

    “主编,我觉得我还是换一间办公室,这样对谁都比较方便。”阮着溪说着就朝门口走过去。

    就在她拉开门之前,宋舟鸿几大步上前,才后面紧紧地抱住阮小溪。

    阮小溪的身体一僵,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

    “小溪,我们之间不该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宋舟鸿几乎恳求地问道。

    “回不去了。”阮小溪回答道,声音里带了几丝苍凉。

    “可以的,只要你离开乔奕森。”宋舟鸿知道自己最大的敌人是乔奕森,没有乔奕森,阮小溪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我会离开乔奕森,但是我们也不可能了。”阮小溪觉得爱情已经离她太遥远,而宋舟鸿也已经是过去式了。

    “是吗?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以前的你从来不对我说谎,我喜欢你的真话。”宋舟鸿的语气像是一个受伤的孩子,乞求一个安慰似的。

    对待宋舟鸿,阮小溪心里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毕竟是初恋,曾经的最爱。如果没有他当初的不辞而别,他们会在一起吧,会结婚吧,现在会有一个孩子吧。

    如果……可惜没有如果。

    阮小溪慢慢地转过来,面对着宋舟鸿。宋舟鸿也低头看着阮小溪,当看到那两颗系错位置的纽扣,一丝愤怒、痛苦、仇恨的复杂神色在他的脸上一瞬即逝。

    最终宋舟鸿渐渐平息下来,将手伸到阮小溪的胸前。阮小溪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可是她已经背靠着门了,退无可退。

    宋舟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他明白阮小溪的躲闪是什么意思。他仍然自顾自地解开阮小溪胸前的纽扣,然后又将两颗纽扣重新归位。

    阮小溪瞪着眼睛看着宋舟鸿,直到纽扣归位,她才明白,宋舟鸿的意图只是想帮她系扣子而已。

    这样的认知,让阮小溪有一丝丝的内疚。是啊,她的那个宋舟鸿,怎么会趁人之危呢?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生气,是因为你骗了我,而我还是想继续被你骗。”宋舟鸿无力地说道。

    阮小溪不明白,宋舟鸿为什么一直说自己欺骗了他。

    “我们之间可以把话说得明白,不需要这样子遮遮掩掩的。”阮小溪说得坦然。

    宋舟鸿怔怔地看着阮小溪,满眼尽是受伤和不解,他期望阮小溪是清白的,他希望自己看到的不是真的。

    “你刚刚跟他在一起。”宋舟鸿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说完他轻轻地抚上阮小溪的耳畔,帮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

    阮小溪的眼睛里闪过宋舟鸿的倒影,她明白,宋舟鸿口中的他是乔奕森。

    难道宋舟鸿也看到了,所以他才这样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宋舟鸿为了自己这样子,她就像是想解释,自己不是情愿的。

    “我说话你相信吗?”阮小溪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她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信任。

    宋舟鸿没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也注视着阮小溪,想看到真实的她。

    “我今天跟宋萱一起去御锦湾,然后有一个大变活人的魔术,我进了一只箱子,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宋萱。”

    说到这里,阮小溪停顿了一下,她想确定一下宋舟鸿是不是相信她,然后接着说道:“我听宋萱说,她看到我跟乔奕森在房间里……”

    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们都明白接下来的事情。

    宋舟鸿眉头一皱,如果阮小溪说的是真的,那么这都是乔奕森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

    “谁变得魔术?”宋舟鸿问道。

    “大明星n。”阮小溪如实地回答。

    “昨天的事情呢?”宋舟鸿暂且相信阮小溪说的,可是昨天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呢?

    “昨天我去别墅偷拍大明星,被安保发现了,后来被带到卧室里,接着我喝了一杯红酒,后面的事情也不记得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阮小溪不想隐瞒宋舟鸿,把后面的事情也和盘托出:“很可能乔奕森当时也在那幢别墅里,只是我没有看到他。”

    这两件事情连在一起,宋舟鸿就明白了。昨天和今天的事情,都是因为去拍大明星n,从今天的情况来看,n跟乔奕森的关系匪浅。

    一切都有了答案,n只是乔奕森的一个影子而已,而真正的操控者是乔奕森。

    “你被人下了药了。”宋舟鸿肯定地说,他已经完全相信了阮小溪的话,因为阮小溪没有理由欺骗他。

    阮小溪也隐约知道自己中招了,只是对方是乔奕森,他又没有确切的证据,一次次真的是防不胜防。

    再说了,他们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拿出去说?

    “小溪,你不爱乔奕森,你是爱我的,是吗?”

    宋舟鸿巴巴地问道,他需要一个答案,给自己吃一颗定心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