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害羞
    乔奕森的身高和样貌一点儿都不输给n,两个人并肩而走,无疑是最靓丽的风景。

    一时场面再度失控,更加混乱,记者和粉丝们拼尽全力推开安保拉起的防卫人墙,冲了进去。宋舟鸿灵活地躲闪,才避免了被人群冲撞。

    “兄弟,魅力不小,对女粉温柔一点儿。”乔奕森淡定地看着扑过来的人群,提醒n道。

    “你可欠我一个人情,是兄弟就帮我一把,不能丢下我一个人。”n预料到乔奕森要开溜,可怜兮兮地央求道。

    “自求多福。”乔奕森扔下四个字,就朝着一边的车子走去。

    “喂……”n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乔奕森修长的腿已经迈出了老远。

    虽然说乔奕森在当地的知名度不亚于n,大众的名号早就如雷贯耳,当面采访也是难上加难,但是再怎么难,也没有采访n的机会少,毕竟下一次n空降在这里,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所以记者和粉丝们并没有去堵截乔奕森,而是把n围了个水泄不通。

    乔奕森上车,一个漂亮的转弯,然后车子就停在了宋舟鸿的面前。

    宋舟鸿并没有要跟乔奕森说话的意思,看到他就要离开。

    “宋主编,刚才不是着急走吗?现在不着急了?”乔奕森看着自己的情敌,一副情场得意的样子。

    “不劳乔总相送。”宋舟鸿说完转身就走。

    “请留步。”乔奕森在后面喊道。

    宋舟鸿停下了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

    “我还有事情,能不能麻烦宋主编回去的时候,带上我们家小溪?她在我的休息室里睡着了。”乔奕森说的春风得意,那居高临下的姿态,对宋舟鸿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宋舟鸿的胸口一起一伏的,双手紧握,能听得见骨骼几乎快要被握碎的声音,他的眼睛里酝酿着杀人的愤怒。

    在不远处的铁逸看到宋舟鸿的样子,招呼手下的人一起上前去。

    “老大,需要为你做点儿什么吗?”铁逸在宋舟鸿的耳畔轻声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许久,宋舟鸿开口制止铁逸的行动。

    而最终宋舟鸿也没有回答乔奕森的问题,而是直接走掉了。

    看着宋舟鸿渐渐远去的愤怒带着杀气的背影,乔奕森脸上的得意渐渐消失。或许,他跟宋舟鸿之间的较量。

    宋萱坐在躺椅上,一杯一杯红酒下肚,刚开始慢慢的品尝,后来直接一杯一杯下肚。虽然说是红酒,但是也喝得满脸通红,晕晕乎乎的。

    阮小溪的药力慢慢退去,她开始苏醒过来。最初感到浑身轻飘飘的,转而又沉甸甸的,经过几次的半睡半醒之后,阮小溪才彻底地醒过来。

    “这是在哪里?”看到陌生的环境,阮小溪扶额问自己道。

    她支起自己的身体,靠在床头,以为睡了好久天亮了,可是透过窗帘照进来的强烈阳光,提醒她这不是早晨。

    抬头正好看到对面墙壁上挂着时钟,已经过了中午了。

    “好喝,真好喝,太好喝了……”

    还来不及细想,阮小溪听到有人在房间了喃喃自语,看了一圈,才发现了躺在躺椅里面的宋萱。

    躺椅是背对着床的,所以阮小溪并没有看到宋萱的正脸,只是通过衣服和声音,她知道是宋萱。

    “萱萱,萱萱……”阮小溪叫了好几声,宋萱才有了一点儿反应。

    宋萱试了好几试,双手撑在椅子两侧,才支撑自己的身体站起来。她在原地摇了摇头,稍微清醒一些,看看前面,看看左面看看右面,最后又转向后面,才看到了阮小溪。

    “小溪,你醒了?”宋萱说着朝床边走去。

    看宋萱的样子,闻着她身上的酒气,也知道她是喝多了。阮小溪想要上前扶她一把,可是又觉得浑身没力气,只好作罢。

    “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阮小溪看她两颊酡红,问道。

    “一瓶而已,我给你说,这里的好酒真多,我就喝了一瓶。”宋萱说着又看了一眼那边的酒架。不管怎么说都是红酒,宋萱的脑袋瓜子还算是清醒。

    “我们这是在哪里啊?你随便喝这里的东西,要钱不要?”阮小溪看了一眼,就觉得这个地方很高档,那么消费也很高。

    “嘿嘿,这是你家的东西,只要你不收我的钱,那就没人会找我要钱。”

    宋萱回答道。

    “我家?”阮小溪不解,她现在住的房子都是乔奕森的,哪里还有这么高级的住所。

    “乔太太,乔家的当然是你家。”阮小溪提醒她道。

    听到乔家,阮小溪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又跟乔奕森有关?

    看到阮小溪那吃惊地表情,宋萱在心里把她鄙视了一千八百遍。刚刚还在跟乔奕森颠龙倒凤哼唧哼唧的,现在表现得这么无辜。

    阮小溪推了推倒在的宋萱:“喂,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宋萱四脚八叉地躺在,感受着奢华的大床带来的舒适感,压根没有把阮小溪的话听进去。

    阮小溪转过头来,发现自己的衣服丢了一地,还有,然后下意识地掀开被子,往自己身上一看。

    妈呀,浑身的。

    这时候宋萱爬起来,趴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小溪,乔奕森的功夫怎么样?”

    乔奕森?又是乔奕森!

    听到乔奕森的名字,阮小溪内心简直炸毛了,没好气地回答道:“不怎么样?”

    “啊,原来乔奕森是一根绣花针啊!”宋萱失望地说。

    说完还不忘记补充一句:“真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只能看不能用啊。”

    阮小溪哪里还有心思听宋萱讽刺乔奕森,抱着被子挡住自己,下地捡起自己的衣服,然后又回到,开始胡乱往身上套。

    结果有两颗扣子系错了,她都没有发现。

    “赶紧走。”阮小溪催促宋萱道。

    一想起她跟乔奕森在这间房子里干了那种事,还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还被别人撞见了。不知道除了宋萱,还有谁知道,阮小溪就浑身不自在。

    “这么着急干嘛?再躺一会儿,舒服。”宋萱还赖在。

    “你是继续在这里舒服,还是等着旷工扣工资?”阮小溪提醒道。

    “走,马上走。”听到要扣工资,宋萱一下子就清醒了,从弹起来,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跟着阮小溪匆匆地离开了。

    宋萱这这姑娘,咧咧的,一点儿都不害羞,一路上还在问阮小溪的问题。虽然被阮小溪一次次地给白回来,但是她还是隔一会儿就要提一下。

    阮小溪心烦意乱,她没有证据,如果这样子去问乔奕森的话,结果只有两种。一种是乔奕森打死不承认,第二种是被乔奕森再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