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情敌?
    乔奕森帮阮小溪盖上被子,阮小溪还是睡得死死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n还站在身后看着,乔奕森不乐意了,这也太没有眼力劲儿了。

    “要不要我亲自把你请出去?”乔奕森转身,面对着n问道。

    “见色忘友的家伙!”n指着他的鼻子骂了一句,然后潇洒离去,还不忘记带上门。

    乔奕森回到床边,看阮小溪依旧睡着,还在不停地嘴唇,一圈又一圈的,看起来像是很口渴的样子。

    阮小溪虽然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但是皮肤格外的好,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跟个大姑娘似的。

    用肤如凝脂来形容她的身体一点儿都不为过,否则乔奕森也不会如此地爱不释手,那些个草莓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的嘴唇特别,这样来去的,显得格外鲜艳欲滴。

    阮小溪都不知道她这个样子有多么的诱人,对乔奕森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那是致命的杀伤力。

    “阮小溪,你又开始我了。我要是越界了,那都是你自找的。”乔奕森不管阮小溪听得见听不见,说着转身出去。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杯温水。阮小溪依然呼吸均匀地说着,只是不再那样子嘴唇了,只是她的嘴唇看起来确实有些干,紧绷得很。

    乔奕森端起杯子喝一口,并没有着急咽下去,而是俯身对准阮小溪的嘴唇,慢慢地将自己口里的水度给阮小溪。

    阮小溪如久旱逢甘霖一样,立马接受了乔奕森的补给,而且主动伸出舌头索取,像是想要更多。

    喂了第一口,乔奕森又喂了第二口第三口。阮小溪的舌头无意识地在乔奕森的唇瓣和舌头上扫来扫去,弄得乔奕森热火焚身。

    n的魔术已经结束很久了,但是还没有见到阮小溪回来,宋萱心里有些着急。

    阮小溪上台的时候连包包都交给了宋萱保管,宋萱打开一看,手里都在里面,这样想打电话也联系不上。

    n的演出结束后,粉丝和记者们纷纷离开舞台周围,后来又看到n从休息室里出来,又追着n去别的地方了。

    宋萱本来也打算追去的,可是她一个人拿着两个相机、两个包包,再说了,阮小溪还没有回来,实在行动不便,眼看着n被追着消失了。

    等到所有的节目都结束,阮小溪也没有回来。宋萱着急的不行,于是就向现场的工作人员询问,可是没有人知道。

    临近中午,天气越来越热,空地上几乎没人了。

    宋萱觉得不对劲儿,但是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于是她掏出阮小溪的手机,打算打电话求救,可是阮小溪的手机有锁屏密码,她根本解不开密码。

    她掏出自己的手机,现在能找的,只有宋舟鸿了。宋萱看得出宋舟鸿对阮小溪的感情,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电话很快接通,宋萱对宋舟鸿说明了情况。宋舟鸿问清楚了地点,让宋萱在那里等他。

    挂断电话,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萦绕在宋舟鸿的心头,这让他很是烦躁。

    难道阮小溪被绑架了?可是又没有绑架的动机。

    此时宋舟鸿来不及去调查事情的始末,先找到阮小溪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他打电话给铁轶,让铁轶多带一些人,也赶去御锦湾现场。

    房间内,乔奕森迫不及待地扯去阮小溪脖子里的丝巾,然后小心地她的上衣。当眼前那些密密麻麻的草莓呈现在他的面前时,连他自己都惊呆了。

    他从来还没有对一个女人这样子过,昨天都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是忍住了,没有突破最后的一道防线。

    “阮小河,今天我是不是还忍得住,就看你得了。”乔奕森说着就去解自己的衬衣扣子。

    这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乔奕森一看,是n打过来的。

    此时n被一群记者和粉丝围堵在御锦湾不远处,他坐在车里,走不了,也下不去。透过车窗,他看到从不同方向开了几辆车,很着急的样子。

    要进御锦湾的场地,只有这一条路,被记者和粉丝们堵住了,所以车上的人都下来了。

    n看到了宋舟鸿!

    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宋舟鸿,是因为乔奕森之前托他查过宋舟鸿的底细。而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的人,都不行走到了宋舟鸿那一侧,看得出来时手下。

    n感到事情不妙,于是就给乔奕森打了一个电话。

    乔奕森很是不耐烦,但是还是接了。

    “喂,兄弟,你那事情办完了没有?”n戏谑地问道。

    “废话少说,有事就说。”乔奕森毫不客气地回答,此时他觉得衬衣扣子真多,于是干脆使劲儿一扯,所有的扣子应声落地。

    “火气这么大,看来还需要继续泻火啊。”n和乔奕森的交情,才不怕乔奕森的火气呢,继续调侃着他。

    不过还是正事要紧,在乔奕森发火之前,n语速很快地说:“我在门口看到你的情敌了,还有不少帮手,你自己小心一点儿。”

    乔奕森一愣正,情敌?

    “那不就是宋舟鸿嘛。”乔奕森嘴角一扯,笑的有些邪恶。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他们人多势众,你就自求多福吧。”n说完就要挂电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想先,这点儿事情乔奕森一个人绝对可以搞定。

    “见死不救,还是不是兄弟?”乔奕森也故意问道。

    这样一耽搁,乔奕森倒没有像刚才那样子火急火燎了,相反他觉得先把宋舟鸿干掉,而他跟阮小溪的机会还多的是。

    “这会儿想起兄弟了,刚才是谁把我赶出来的?”n开始秋后算账。

    “此一时彼一时,帮我一个忙,把他带进来。”乔奕森不多说废话,说完就挂断了,他还要布置现场呢。

    n收起手机,外面的粉丝和记者还是不肯离开,不过看样子宋舟鸿会比他更加着急吧。

    这时候宋萱接到宋舟鸿的电话跑出来,显然是给他们带路的。

    安保们这么久都没有开出一条道来,于是n让经纪人下车处理。

    n的经纪人承诺给现场的粉丝们派发n的最新专辑,这才吸引了粉丝跟经纪人一起离开。

    剩下的记者们,由这些安保和宋舟鸿带来的手下给带到了一边,这才疏通了道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