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失控的宋舟鸿
    “小溪,对不起。”宋舟鸿有些激动,可是这句对不起,对阮小溪来说,有些无力。

    阮小溪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她强抑制住心里的委屈和愤怒,尽量平静地低声问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我……我不该那样对你,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因为在乎你,所以才不愿意看到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宋舟鸿解释道。

    “呵呵。”阮小溪低声笑了一声,接着道:“从你不辞而别,离开我的那一天开始,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无关。”

    阮小溪的声音里充满了苍凉,他带走了她最后的一丝快乐,让她的命运从此不由自己。

    “我是有苦衷的,小溪,是你爸爸不让我们在一起的。”宋舟鸿觉得阮小溪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会不惜一切将她找回来,哪怕是旧事重提,揭开彼此的伤疤。

    爸爸!这个称呼对阮小溪来说,已经很遥远了,她有多久没有叫过爸爸了,只依稀记得爸爸那时候的模样。

    阮小溪看着宋舟鸿,像是在分辨他的话是真是假,又像是在等待他的下文。

    “当年你爸爸到学校里,找到了我,让我离开你,否则他就去我家威胁我的家人。你知道,我妈妈的身体不好,而我外婆的年纪又大了,他们禁不起惊吓。”宋舟鸿回想着当年的事情,一度语塞,心情极其沉重。

    对他来说,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无法与当时有些权势的阮父较量。虽然他当时年纪不大,但是也深知人心的险恶与狠辣。

    他没有告诉阮小溪的是,阮父除了让他离开阮小溪,还对他百般羞嘲笑和羞辱。

    阮小溪吃惊地睁大了双眼,她没有想到,父亲曾经还做过这样的事情。不过仔细深思,都可以拿自己的亲生女儿抵债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所以我只好辍学去了国外,但是小溪我一刻都没忘记你,我这次回来,也是找你的。”

    宋舟鸿一直在强调着自己对阮小溪的感情,数十年如一日,激动地抓住了阮小溪的手。

    阮小溪一惊,没有抽出自己的手,却深陷在父亲的种种恶行中。

    她感受得到,宋舟鸿当年离开的无奈,当然也感受得到宋舟鸿对她的感情。

    即使无奈又如何,无奈永远改变不了生命的轨迹,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宋舟鸿又一次对阮小溪有所保留,他没有告诉她,这次回来,是为了找回阮小溪,也是为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你找到了我,也回不去了。”许久阮小溪回答道。

    “回得去,一定回得去,只要你跟乔奕森离婚,我们马上就结婚,好不好?”宋舟鸿意识到阮小溪的心里还是有他的,这一发现让他欣喜不已,像是回到了少年时代。

    一时间,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离婚协议书她早已经给乔奕森了,可是乔奕森那边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或许是太激动了,宋舟鸿的手情不自禁地用力,弄得阮小溪生疼。她想挣脱,可是宋舟鸿却握得更紧了。

    “小溪,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见乔奕森了,好不好?”宋舟鸿请求道。

    阮小溪一怔,她没有想到宋舟鸿的占有欲会如此强烈。

    “我没有去见他,我见他,也是因为工作。”阮小溪解释道。

    谁让乔奕森是名人呢,他的一则八卦足以大众消化一阵子,谁让她是杂志记者呢,她的任务目标主要就是乔奕森这种人,所以才会这样剪不断理还乱。

    “今天为什么去见他?你知道我有多嫉妒吗?”宋舟鸿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阮小溪的什么人,已经变成了一种质问的语气。

    “今天?”阮小溪忽略了宋舟鸿的态度,抓住了关键时间点,她看着宋舟鸿,想要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宋舟鸿看着阮小溪狐疑地眼神,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的。

    “今天我一回到社里,听宋萱说你一个人出去了,立马给你打电话,结果接电话的是乔奕森,而且你们在……你们在……”

    宋舟鸿说不下去了,一想到那些场面,他就嫉妒得发狂。

    此时的阮小溪就在自己的面前,清纯如昔,可是他的耳畔却响起她的呻吟声,眼前出现她跟另外一个男人**的画面。

    阮小溪一下子蒙了,她今天是去拍大明星,而且让她喝下红酒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怎么会跟乔奕森扯上关系呢?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今天没有见过乔奕森。”阮小溪否认了,但是她还是不太确定。

    她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隐隐嗅到身上若有若无的味道,是独属于乔奕森的。

    乔父乔母归国的那段日子,她跟乔奕森没少独处,乔奕森身上的味道,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的手机给我。”宋舟鸿伸手要阮小溪的手机。

    “没电了,没带下来。”阮小溪回答道。

    宋舟鸿仿佛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弄清楚似的,或许在心里他认为阮小溪的否认是一种欺骗,他要撕下这幅伪装,看看阮小溪还是不是原来的阮小溪。

    阮小溪还沉浸在怀疑当中,毫无防备。

    松开阮小溪的手,宋舟鸿一把扯住她的衣领,拉低一些,那些草莓就一颗颗清晰地映入眼帘。

    “那这些是什么?”宋舟鸿问道,眸中的怒火立马被点燃,但是又在极力忍耐。

    阮小溪没有辩驳,因为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如宋舟鸿所说,是乔奕森所为,那只有乔奕森才能解释清楚了。

    本想将宋舟鸿的手拿走,可是宋舟鸿却紧紧地将阮小溪抱在了怀里。

    “小溪,离开他,离开他……”宋舟鸿的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阮小溪使劲儿推了推宋舟鸿,可是他抱得跟紧了。

    “你先放开我,放开我。”

    “不放,小溪,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再也不会。”宋舟鸿像是抱着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一般,生怕自己一松手,又丢了。

    两个人在推搡之间,听到有人在敲车门。

    “谁?”宋舟鸿警惕地问道。

    “我找小溪阿姨。”是阮点点的声音。

    “啊,小溪,刚才有一个小孩儿,跑到家里来,说是找你,我告诉他你在这里,他非要下来找你。”宋萱也一板一眼地编着瞎话。

    阮小溪趁着宋舟鸿不注意,赶紧推开他,打开了车门。

    “点点。”阮小溪上前抱起儿子,阮点点也扑过来。

    可是阮点点的注意力都在车里的宋舟鸿身上,他趴在阮小溪的肩膀上,伸着头往车里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