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难道被……了?
    看着阮小溪,鬼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耐力,才忍住扑向她的冲动。

    “主编,这么晚了,你还来?”阮小溪称呼宋舟鸿为主编,因为这里是单位。

    宋舟鸿没有说话,慢慢地走到阮小溪的跟前。这么几步距离,仿佛隔了一道高高的坎儿,怎么也走不过去。

    在阮小溪的面前站定,许久宋舟鸿才说道:“我等了你整整一个下午,以为你不回来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今天会来,有点儿事情耽搁了。”

    阮小溪没有告诉宋舟鸿实情,收购起点这件事情,让她觉得,宋舟鸿已经不是以前的宋舟鸿了,不是那个她可以无话不谈的人。

    看阮小溪在自己面前这样子镇定自若的说有点事情耽搁了,宋舟鸿觉得,阮小溪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阮小溪了,以前的阮小溪从来会说谎话。

    不过这并不影响宋舟鸿要把阮小溪追回来的决心,对他来说,阮小溪是属于他的。

    “你去哪里了?”宋舟鸿追问道,眼睛直视着阮小溪,近乎逼问。

    以前的宋舟鸿不会这样子咄咄逼人,很善解人意,体贴入微。

    听宋舟鸿的语气,阮小溪没来由地有些抵触。或许是习惯了那个温柔贴贴的宋舟鸿,这样的他让她有些不适应。

    阮小溪就当做是上级对下级翘班的调查,回答道:

    “我去采访一个大明星,所以下午没有呆在办公室里。如果宋萱给你汇报过,你应该知道最近我们的报纸销量下滑很厉害,如果再不挽救,那么下一个被收购的就可能是创赢了。”

    刻意提到了收购的事情,可见阮小溪对创赢收购起点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的。

    此时的阮小溪语气倔强,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这样子的阮小溪,宋舟鸿怎么忍心继续责怪?

    “小溪,我不是这个意思。”宋舟鸿赶紧解释,想要拥抱一下委屈的阮小溪,可是对上阮小溪那倔强的眼睛,他的手最后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阮小溪侧身,想要躲开宋舟鸿的身体接触。

    正好她脖颈处的草莓落在了宋舟鸿的眼睛里,那么红,那么刺眼。

    宋舟鸿的瞳孔渐渐收缩,氤氲着乌云密布。

    这颗草莓,是乔奕森留下的,是他们翻云覆雨肆意交欢的证据,是阮小溪背叛他的证明,是阮小溪撒谎的证据。

    想到这里,宋舟鸿放在阮小溪肩膀上的手也跟着用力,再用力,仿佛要把阮小溪的肩膀捏碎一样。

    “啊”阮小溪吃痛地叫了一声。

    她不明白宋舟鸿为什么要这样子,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仇人一样。阮小溪想要忽略掉,可是她失败了,她的心是痛的。

    宋舟鸿代表着她年少时光里为数不多的快乐,这个给她带来快乐的人,曾经最亲密的人,现在对她下手这么狠。

    阮小溪还是很在意的,在意他对她的态度。

    “如果你认为我旷班了,你可以扣我的工资,或者开除我,但是我不接受你的体罚。”

    阮小溪忍着疼痛,说着用力甩掉宋舟鸿的手,放下相机,夺门而去。

    宋舟鸿望着摇摆的门,直到阮小溪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反应过来,赶紧去追。

    “小溪,小溪……”宋舟鸿一边喊一边去追阮小溪。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阮小溪拔腿就跑。电梯正好停在这一层,阮小溪按了电梯立马闪进去。

    等到宋舟鸿赶到,电梯已经下去了。宋舟鸿烦躁的一拳砸在墙上,他在懊恼,连电梯都这么不帮忙。

    宋舟鸿并没有因此放弃,追出了大楼。此时的他处于下风,此时置之不理,这样无异于将阮小溪再次推向乔奕森。

    听到宋舟鸿的声音越来越近,阮小溪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催促司机开车,将宋舟鸿的身影独自留在黑夜中,任由黑夜将他吞噬。

    阮小溪回到家中,宋萱正陪着阮点点玩耍,俩人有说有笑,别说有多和谐了。

    “妈妈,你回来了?”阮点点看到阮小溪进门,只是问候了一声,接着又投入跟宋萱的游戏比拼中去了。

    “小溪,你出去了一整天,电话也打不通,我担心你,就自己跑来看看你回来的没有。”

    宋萱也只是看了阮小溪一眼,说着话还继续专注着游戏。

    阮小溪白了这俩人一眼,哪里有一点儿担心她的样子,游戏比她更加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觉得特别疲惫,身上还隐隐作痛。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此时才有感觉。

    陈姐叫她吃饭,她都没吃,只想好好地睡一觉。阮点点吃了饭,本来想找阮小溪腻歪一下,可是也被阮小溪三言两语打发睡觉去了。

    宋萱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看样子是要留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喂,你不会把这里当你家了吧,没经过我的允许,不准留宿。”

    阮小溪很嫌弃地看着宋萱往自己的床上一趴。

    “小溪,你就忍心把我赶出去吗?这么晚了,天好黑。”宋萱立马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要留宿找你干儿子去,我这里不留。”阮小溪说着,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

    “我的妈呀,你这是被狗啃了吗?”宋萱翻了一个身,刚想说话,抬头看到阮小溪细嫩的皮肤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吃惊地问道。

    阮小溪之前没有在意,被宋萱这种损友一说,也低头看自己的身体。

    这一看不打紧,还真如宋萱说的一样,简直是体无完肤,惨不忍睹。密密麻麻的草莓,在她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扎眼。

    难道他被人打了吗?下药,然后遭到毒打?

    "小溪,你不会借着工作之名出去跟男人……"宋萱实在想不出来,这一身草莓是阮小溪不知情的情况下种出来的。

    "胡说什么?我去采访大明星。"阮小溪一口否认了。

    "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些是吻痕吧?"宋萱看着阮小溪吃惊的神情,还是不相信。

    "吻痕?"阮小溪看着自己身上的草莓睁大了眼睛。

    "嗨,别装了,孩子都生了,这也很正常,我不会笑话你的。"宋萱了解阮小溪的为人,所以认为这是跟乔亦森干出来的事情。

    阮小溪咬着嘴唇,拿出睡袍将自己包住,仔细地回想着什么。

    难道她被人强了?这种意识,让阮小溪觉得一种屈辱感涌上心头,撕心裂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