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制造出来的激情
    关键时刻,怎能掉链子。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助手认为绝对不能让自己的boss在女人面前没了面子,于是找了一个经典的片子迅速传了过去。

    乔奕森收到影片,打开播放,就将自己的手机跟阮小溪的手机放在了一起。

    巫山,悱恻,不用看,光是听,乔奕森就知道影片的内容多么火辣。

    再加上阮小溪不停地在怀里蹭来蹭去,嘴里时不时地哼唧两声,撩拨得乔亦森心痒痒的。

    若不是阮小溪现在神志不清,乔亦森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虽说他不分什么君子,但是趁人之危也不是他的做派。

    宋舟鸿本来就着急的要摔手机了,突然又听到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那尖叫一潮高过一潮,他再也无法忍受。

    他当然知道那里正在发生着什么,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与另外一个男人正在翻云覆雨,这对男人来说,是最大的侮辱。

    手机被他狠狠地甩向窗外,可是碰到树脂玻璃又弹了回来,最终壳身分家,安静地躺在地上。

    乔奕森成功了,狠狠地虐了宋舟鸿一把,但是也把自己折磨得够呛。

    他强行将阮小溪从自己身上剃下来,然后翻床进了浴室。此时他急需冷水来灭火,否则急火攻心后果不堪设想。

    毫不知情地阮小溪,还在为失去了温暖的怀抱,闭着眼睛嘟囔着。

    她真的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诱人,而此时又是多么地危险。

    哗哗的凉水冲了十几分钟,乔奕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对外面这个女人的抵抗力越来越低,而那个女人对他的力却越来越高。

    乔奕森不愿意承认,但是这是事实,这个女人吸引了他,让他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

    约摸着影片应该播放完了,乔奕森才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可是没想到,手机还在继续播放,不过听那动静,应该差不多结尾处了,而另外一部电话显示通话结束。

    乔奕森烦躁地关上手机然后,想要休息一下,贴着床沿躺着,尽量跟阮小溪保持距离。

    谁承想,阮小溪翻了一个身,就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乔奕森。

    “**!”乔奕森低声咒骂了一句,刚刚熄灭的火苗再次燃起,总不能再去冲一次冷水澡吧。

    “阮小河,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了。”

    乔奕森说着一个利索地翻身,就反被动为主动,将阮小溪了。

    三下五除二,阮小溪就被剥了一个精光,美丽的呈现在乔奕森的面前。

    厚重的窗帘全部拉的严严实实的,屋子里只有柔和的床灯照亮了这个隐秘的空间,还有彼此的呼吸证明了此时的热情。

    阮小溪的线条、皮肤和秘密全部呈现在乔奕森的面前,一览无余。

    没想到这盘咸菜平时看起来干瘪,脱了衣服别有一番韵味。阮小溪的皮肤难得的白皙娇嫩,有着一丝不染尘埃的清纯感。

    乔奕森再也忍不住,俯身就要去亲吻她的嘴唇。

    可是刚一接近阮小溪的脸,阮小溪的眼睛突然睁开,脸上绽开一个的笑容。

    乔奕森心里一惊,难道她醒了?如果是清醒的阮小溪,肯定不会这么乖乖地就范。

    难道煮熟的鸭子就这么要飞了?

    不过乔奕森想要的,从来都不会放手,只不过是花点儿力气罢了。

    正准备与清醒的阮小溪大战三百百回合,没想到她又闭上了眼睛,气息均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一惊一乍的,不影响乔奕森的热情。密密麻麻的吻落下,侵略着阮小溪娇嫩的身体,给她种上一颗颗草莓。

    阮小溪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她翻了一个身,只觉得浑身酸疼,就像是散架了一样。

    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而且正躺在地毯上,身上盖了一床夏凉被。

    头还是晕乎乎的,她努力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只记得自己是为了偷拍大明星来到别墅,然后被逮到了,自己喝了一杯红酒,再然后她就记不清楚了。

    虽然说她一点儿都不擅长喝酒,但是喝一杯红酒,就人事不省,还是不太可能的。

    酒有问题!

    阮小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慌张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衣服还是完整的。

    她拍了拍胸脯,这才稍稍地放心,应该没有发生电视里那种劫色的情节。

    难道劫完色还忙穿衣服吗?劫完色还帮忙盖上被子?

    再说了,人家可是大明星,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盘咸菜。

    她狐疑地看了一下四周,静悄悄的,没人。

    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站起来,发现自己的包包和相机也都在地上,于是拿起来挂在自己身上。

    门把已转,门就开了。阮小溪模糊地记得,她之前怎么开都开不了的。

    从二楼到一楼,别墅里面空无一人。

    奇怪!即使大明星走了,别墅也不应该只留她一个人啊?不管她再怎么不识货,也知道别墅里面随便一个古玩和字画,一定价值不菲。

    不过她阮小溪再穷,也没有顺手牵羊的习惯。说不定这个别墅里到处都是电子眼睛,一不下心就要蹲大狱。

    想到这里,阮小溪一刻也不想多停留,正大光明地溜出了别墅。

    此时夕阳西下,早已经下班了。今天出来一天,一无所获,莫名其妙地睡了大半天。

    阮小溪决定回一趟报社,至少把相机送回去。

    她上楼路过记者部和采编室,看来都走光了。她出去了一整天,宋萱竟然没有找她。

    这不像宋萱的风格,阮小溪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开机几秒钟又关机了,原来是没电了。

    真是怪了,记得出去的时候,手机的电量是满格的。

    整个楼层都静悄悄的,阮小溪推来推开主编办公室的门,吓了一跳,灯是亮的。

    宋舟鸿就背对着门口,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面。

    她开门的那一刻,他转过身子,看到了她。

    宋舟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转瞬即逝,然后脸色愈发的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