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立刻给我传一个爱情动作片过来
    外面的保镖把门打开,与n一起离开,还不忘记帮忙带上门。

    n走到楼下,妖孽女主编晨微此时正坐在客厅里,悠悠地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任务完成,功成身退。”n对着晨微打了一个响指。

    “这就走了?”晨微抬眼看了一下n,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继续低头修剪指甲。

    n走过去,坐在晨微的身旁,附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地吹了吹,然后道:“难道你还想留下来偷看别人的房事?”

    “去你的。”晨微佯装恼怒,说着巴掌就要拍在n的脸上。

    n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会毁容,也不躲闪,还是嬉皮笑脸地想要占晨微的便宜。

    最后晨微的手轻轻地扫过n的脸颊,然后顺便帮他拿掉了沾在右脸上面絮状的东东。

    见晨微一点儿都不为自己所动,n有些失望地说:“哎,看来我的魅力还不不够啊,竟然勾不起你的一丝。”

    “你的魅力还是留给你的女粉丝吧。”晨微说着站起来,率先朝外面走去。

    n赶紧跟上,两人一同乘豪车离开了别墅。

    在车上,n才告诉了晨微。原来别墅里面到处都是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晨微和阮小溪一出现在门口就被发现了。

    晨微先进去,被隐藏在暗处的保镖立马拿下,然后躲了起来。最后告知在这里落脚的大明星是n,没想到是老熟人,晨微一点儿也不高兴,反而有些失望呢。

    害得她白白跑这一趟。

    房间里,乔奕森将阮小溪抱起来放在了。

    由于酒精的作用,阮小溪的双颊绯红,活像熟透了的苹果。

    乔奕森伸手在她的脸颊上弹了两下,很有弹性。阮小溪或许是因为痒,不适地翻腾了两下。

    “这个笨女人!”

    这样捉弄阮小溪,乔奕森没来由地觉得很开心,继续说道:

    “你要是多关心一下咱们的家庭,就不至于连咱们家有几处房产都不知道,在自己家栽了跟头,这可怨不得任何人。”

    要是清醒的阮小溪,肯定会跳起来跟他理论,明明是乔奕森来阴的,给她下套,没理的人还是她阮小溪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手机铃声。乔奕森记得,这个铃声是阮小溪的,于是回客厅去找她的手机。

    相机和包都躺在地上,手机在包包里响个不停。

    本来没有帮她接电话的打算,可是一直响,就掏出来看了一下,来电人是宋舟鸿。

    那这个电话可是非接不可了,但是既然让宋舟鸿不舒服,那就让他更不舒服一些。

    乔奕森拿着电话回到房间,将手机放在,然后想把阮小溪叫醒,好弄出来一点儿动静来。

    谁知道一晃,阮小溪没醒,但是嘴里不停地哼唧,听得出来睡梦中被人打扰很不爽的样子。

    “醒醒啦,醒醒。”乔奕森又推了推阮小溪。

    “讨厌!”阮小溪嘴里清晰地蹦出两个字。

    乔奕森眼珠子瞪得很大,可是阮小溪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嘴里还念念有词。

    n在酒里到底下的什么东西,能让人睡着还能讲话?乔奕森原以为就是催眠药呢,可是现在半睡半醒的样子,挺不正常的,一定不是催眠药。

    “不要再睡了,太阳都晒到了。”乔奕森说着在阮小溪的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就是要睡,还要睡。”阮小溪很清晰地回答道,那语气充满了撒娇的意味。

    乔奕森搞不清楚状况,但是这样的阮小溪还是蛮有趣的。不像平时那样,看到他就横眉冷对,只有演戏的时候,才会温柔拿那一下下。

    这时候电话沉寂了一会儿再次响了起来,乔奕森嘴角一扯,深深地看了阮小溪一眼,然后按了免提键。

    “喂,小溪,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宋舟鸿的声音。

    乔奕森自顾自地,让阮小溪躺在自己的怀里,电话就放在两人头顶的位置。

    阮小溪在睡梦中,把乔奕森当做抱抱熊一般,紧紧地抱着。

    乔奕森满意地看了她一眼,如果阮小溪知道自己此时在做什么,一定会疯掉吧。

    “乖,你怎么都给老公把衣服脱了?难道你还想要?那你的衣服老公来帮你脱?”

    乔奕森说话的语气情意浓浓,说着还把阮小溪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

    阮小溪的手触碰到乔奕森滚烫的身体,想要缩回来,可是乔奕森不让,死死地抓住。

    “嗯不要嘛,不要。”阮小溪嘴里嘟囔着,虽是不满,可是此时听起来却像是欲拒还迎。

    “不要不好意思,又不是第一次了。来,老公帮你。”乔奕森说着开始去解阮小溪的上衣扣子。

    事实上,衣领处的扣子已经挣开了两颗。

    “乔奕森,乔奕森,你住手,你在干什么?”宋舟鸿听到电话里的对话,不顾一切地朝这头儿喊着。

    乔奕森才懒得搭理她,继续一颗颗地解着阮小溪的衣服,任由宋舟鸿一个人着急上火去。

    “乔奕森,你在干什么?你放开小溪。”宋舟鸿简直就要疯了,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来这边的场景。

    “宋主编,你也是男人,老公和老婆在一起,你说还能干嘛?”

    乔奕森停下手中的动作,故意对着电话讲道。

    宋舟鸿此刻双眼猩红,泛着嗜血的冲动。

    今天他回到办公室里,没有看到阮小溪,后来宋萱就来给她汇报了一下情况。

    宋舟鸿本来打算让阮小溪回来,不想让她那么辛苦,结果没想到,阮小溪竟然大白天跟乔奕森在一起。

    乔奕森本来就是打击一下宋舟鸿,可是阮小溪在怀来也太不安分了。双手双脚都挂在自己的身上,就想八爪鱼一样。

    这样的阮小溪,弄得乔奕森的体温上升了不止一个高度。

    本想着去冲个凉水澡,可是看到电话那头还没有挂掉。

    宋舟鸿这不是找虐嘛?难道他是一个受虐狂?

    既然如此,乔奕森在这方面向来大方,肯定要满足一下他喽!

    乔奕森想要移到床边拿一下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可是阮小溪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

    没办法,乔奕森只好抱着她艰难地去找自己的手机。

    “现在立马给我传一个过来。”乔奕森给助手发了一个短信。

    助手看到短信,深深地咽了几口唾沫。这大白天的,boss是要干啥?

    看boss平时身强体壮的,难道做那种事情还需要看这种东西助兴才行?难道是纵欲过度导致的?

    “boss,实在不行,休息一会儿再战,或者休养生息,以图将来。”助手本着为乔奕森考虑的心意,回了这样一条。

    乔奕森看都短信,立刻炸毛。说他不行,真的是开玩笑!

    只不过他不愿意趁人之危,更不会强人所难,所以对阮小溪一忍再忍。

    “快!”乔奕森又回了一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