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撞人了
    沐沐想突然从被子里面钻出来,这样给乔奕森一个惊喜。想想又觉得不妥,不如让乔奕森自己掀开被子,然后看到自己,这样会更加惊喜吧。

    这样想着,乔奕森已经来到了床边。

    乔奕森觉得今天的被子有些奇怪,难道是家佣忘记帮他整理床了吗?

    感觉到乔奕森的走进,沐沐忍不住新潮彭拜,一激动呼吸更加粗重起来,连带着夏凉被有稍微的起伏。

    敏锐如乔奕森,他立马意识到下面有人。

    会是谁呢?谁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乔奕森在床边站定,被子下面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沐沐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乔奕森干什么去了。

    心中着急,正当沐沐想要偷偷地看一眼时,乔奕森大手一掀。

    沐沐先是一惊,然后看到乔奕森时便欣喜不已。不过乔奕森正相反,心中的狐疑在看到沐沐时,完全变成了愤怒。

    他眉头紧皱看着沐沐,正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一把将她扔下床去的时候,沐沐忽然伸手一扯,乔奕森身上的那块儿浴巾就掉落在了地上。

    乔奕森有片刻的措手不及,沐沐趁此从爬起来,一跃跳到乔奕森的面前,媚眼如丝地看着乔奕森。

    沐沐以为是自己吓到了乔奕森,或者他就算是因为自己的不请自来生气,最后也会融化在自己的温柔乡里。

    “人家等了你好久,你怎么才回来。”沐沐忽略掉乔奕森脸上的愤怒,嗲声嗲气地说着就往乔奕森的身上靠去。

    谁料到乔奕森却后退了几步,冰冷地开口道:“你怎么进来的?”

    “我……我……”沐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有她想象中的惊喜,只看到了乔奕森那张冷到骨子里的完美脸颊和浑身僵硬的线条。

    沐沐的没有到乔奕森,可是乔奕森那挺拔健壮的身姿,却彻彻底底地征服了沐沐。

    哪里管得他是不是在生气,或许沐沐觉得,此时此刻,只要她扑上去,乔奕森就抵挡不住她的漩涡。

    于是沐沐不知死活地再次上前,主动去乔奕森。可是在她即将要触摸到乔奕森的那一刻,乔奕森伸手在她的肩膀上重重一推,沐沐就失去重心,身体往后仰去。

    最后倒退了几步,撞在了床沿上。

    “好痛。”沐沐吃痛地揉着自己的腰。

    “马上给我滚出去!”乔奕森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是很平静,但是他的声音已经说明他已经暴怒了,呵斥道。

    “……你……”沐沐还想说什么,想要伸手去抓乔奕森,可是乔奕森丝毫没有表现出动容,眼神更加冷厉,还透着明显的厌恶。

    “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出现!”乔奕森说完转身去衣橱里找了一件睡袍套上,然后出了卧室。

    沐沐蹲坐在地上,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什么变得这么快,对她丝毫没有怜惜。

    明明昨晚还百般痴缠,万般宠爱,承诺给她想要的一切。

    或许是乔奕森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家里的家佣。

    “谁让她进来的?”乔奕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交叠,没有看向任何一个人问道。

    “少爷,是她……是她自己进来的。”老仆赶紧上前回答道。

    看这个阵势,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少爷放进来的,老仆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乔奕森眉头紧皱:“自己进来的?”

    “她有钥匙,不是您给她的吗?”老仆一五一十地说了沐沐进来的经过。

    “把她弄走,以后不准再出现在家里。”

    乔奕森没有再追问钥匙怎么回事,即使有钥匙,以后也不会再进来了。

    以前只知道沐沐爱邀宠,没想到还有如此心机,乔奕森的脸上充满了厌恶之感。

    沐沐被请出了乔家,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裹着自己来时的那间真丝外套,头发凌乱,显得尤其狼狈。

    心里的委屈和泪水一样,潮涌而出。不管她怎样讨好乔奕森,都得不到他的心。以前的幻想全部覆灭,心如死灰。

    忽然眼前灯光刺眼,沐沐来不及看清楚,整个人就已经被撞飞,然后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晚上处理完事情,宋舟鸿跟秘书一同回去。他坐在后排座位上,脸色铁青,整个人显得冷酷暴虐。

    “老大,既然黑虎那么不识相,处理掉就算了,您也别往心里去。”秘书劝说道。

    秘书以为宋舟鸿的脸色如此难看,是因为帮派里出现了黑虎这个叛徒。

    “加快速度收购起点报社!”宋舟鸿冷不丁地回了一句。

    “您说什么?”秘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原来他的**oss跟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失去的,一定要讨回来。”宋舟鸿说着一圈狠狠地砸在了真皮座椅上。

    秘书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宋舟鸿,又反复想了想他说的话。

    “老大,我们的生意不在报社。起点报社的影响力仅次于创赢,您要是想玩玩,就在创赢玩玩算了,收购其他报社,我们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

    秘书试着劝说道。

    “我已经决定了,你照办。”宋舟鸿的语气里透着不容置疑。

    秘书不再说什么,宋舟鸿的一旦下了决定,旁人劝说,大多是没用的。

    “老大,地上有一个人。”秘书看到地上躺在血泊里面的沐沐,说道。

    宋舟鸿要下车窗,也看到了。秘书正要开车绕开,忽然宋舟鸿开口了。

    “下去看看,送去医院吧。”

    秘书越发地不解宋舟鸿最近的做法了,自从回到了这里。一向声马的他再也不近女色了,忽然还要当什么报社的主编舞文弄墨,现在竟然还大发慈悲。

    “应该是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了,不知道还有的救没有。”两人下了车,走到沐沐身边,秘书看着地上的人一动也不动,说道。

    “送去医院,我自己回去。”宋舟鸿说着,就自己先离开了。

    秘书抱起沐沐,了车里。此时沐沐整个人已经毫无生气,浑身血肉模糊。

    “你还能不能活着,就看造化了。”秘书看了一眼,启动车子朝着附近的医院去了。

    宋舟鸿的秘书其实是他的心腹,叫铁轶。现在宋舟鸿想要洗白自己,心腹自然扮演了贴身秘书的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