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自己一身骚,还总嫌别人不干净
    乔奕森抱着阮小溪转了九十度,可以同时看到纪从任和宋舟鸿,他从这两个男人的严重看到了同样的东西,那就是嫉妒。

    只不过一个收敛,一个外露,一个感伤,一个狠厉。

    而此时,乔奕森就像是一个胜利者一样,傲视着这两个男人。

    阮小溪挣扎着想从乔奕森的怀里出来,抬眼时正好对上男人如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深邃透亮,一望无底,像是要摄取人的心神一样。

    下一秒,阮小溪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乔奕森,立马条件发射似的想要逃开,可是结果却被这个男人更加紧紧地禁锢在怀里。

    “乔总,怎样对待以为女士,很不合适吧?”宋舟鸿适时地开口,很得不上去讲乔奕森的胳膊给掰开。

    乔奕森像是没有听到宋舟鸿的话一样,而是低头看向怀中的女人,道:“亲爱的,好几天没见,本来今晚就回去看你的。”

    那语气,宠溺极了,仿佛阮小溪就是他宠爱的女人。

    阮小溪一会儿清醒,一会儿又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听到这样的情话,感觉浑身酥麻酥麻的。

    可是一想到是乔奕森说出来的,顿时又不寒而栗。

    因为乔奕森对她说出这样的话,通常代表他要惩罚她了。此时觉得浑身无力,又有这么多人在场,阮小溪不敢轻举妄动,不知道乔奕森还会使出什么阴招。

    纪从任自从上一次假装阮小溪的男朋友,然后偶遇乔奕森,发生的一切都让他心中充满了疑问。

    可是他向宋萱大厅,宋萱一直都支支吾吾的。不过他还是清楚,阮小溪跟乔奕森的关系不简单,并且阮小溪在躲着乔奕森。

    否则上一次他们只是借位接吻,阮小溪看到乔奕森的反应,不至于反应那么大。

    而今天眼前的一切,让纪从任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阮小溪对外宣称自己没有男朋友,所以要找自己冒充,而刚才乔奕森这么亲昵地称呼阮小溪,他们这种不为外人知的关系,难道她是他的情人?

    第一次见阮小溪,纪从任只觉得面前的女子淡淡的,或许是从他们借位接吻的时候,纪从任开始对阮小溪有些心跳的感觉了。

    宋舟鸿明知道乔奕森和阮小溪的关系,可是却不愿意当面挑破。此时他想立刻从乔奕森的怀里,将阮小溪抢过来,但是他好像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手插在口袋里,宋舟鸿觉得自己的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入肉里,可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疼的只有自己的心。

    曾经的阮小溪青春美好,只属于他一个人,他没有把握住。现在的阮小溪已为人妻,此时他无能为力。

    不过现在的他,绝对不会像当年一样,那么轻易地放弃阮小溪。此次归来,就是要讨回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包括阮小溪。

    “小溪……”在一旁的宋萱刚想说话,就被纪从任给打断了:“萱萱,你喝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他说的是你们,当然包括阮小溪了。

    此话刚一出,乔奕森一个冷厉的眼神过去,他的助手嗖的一声就挡在了纪从任的面前,让他无法靠近阮小溪。

    乔奕森的助手在工作上跟随他多年,所以一个眼神,他就明白乔奕森在想什么。

    虽然乔奕森身边的女人如浮云一般,去了又来,但是助手清楚,乔奕森从来都没有把这些女人放在心上。

    刚才看到乔奕森主动将阮小溪抱在怀里,他就觉得他的boss对这个女人跟以往的女人有点儿不一样。

    纪从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像堵墙一样的助手,眼中充满了不悦,但是还是忍住了大打出手,毕竟人家可是文化人,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小溪,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啊?”宋萱坐在里面,站起来往外走,要路过乔奕森和阮小溪。

    看到人家抱在一起亲亲我我的样子,宋萱又开始有点儿羡慕了:“看来你有人护送了,那就不管你了。”

    宋萱说着,那眼神暧昧极了,一个踉跄,她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抓住最近的那个人。

    可是宋舟鸿眼疾手快,身子一躲,伸手扶住了宋萱。

    “小心一点儿。”宋舟鸿提醒道。

    “嘿嘿,帅哥,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那个给我们小溪送花的人。”

    宋萱确实喝了不少,说话不全,但是意思大家都明白,毕竟已经上报了嘛。

    只见宋舟鸿的脸色不太好看,此次此地,这件事情,好像并不是那么地光彩,毕竟阮小溪此刻在别的男人怀里。

    “不过我告诉你,你……你没戏……”宋萱却不知死活地又加了一句,看不到宋舟鸿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阴云。

    “是嘛?”宋舟鸿嘴角一扯,冷冷地突出这两个字。

    如果宋萱是清醒的话,一定会觉得寒冷刺骨的。下一刻,宋舟鸿不屑地将宋萱推给了纪从任。

    纪从任赶紧接住了宋萱,他看得出,眼前的这两个男人都不是善茬儿。而且阮小溪跟乔奕森的关系让他反感,所以纪从任不愿意多留,带着宋萱就离开了。

    意识到宋萱好像要离开,阮小溪又开始不安分了。

    “萱萱,等等我!”阮小溪说着从乔奕森的怀里勉强抬起头来,想要伸手去抓宋萱。

    可是纪从任和宋萱已经走出去几步,她什么也没有抓住,就被乔奕森给拽了回来。

    “乖,我带你走。”乔奕森说着就揽着阮小溪想要离开。

    宋舟鸿上前一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乔奕森的助手正要去清道,却被乔奕森用眼神给制止住了。

    宋舟鸿越是如此,越是证明此时的他是一个失败者。即使他对阮小溪有意,可是在人家的夫妻关系面前,依然没有话语权。

    乔奕森看向宋舟鸿,两个人身高差不多,一个像是狡猾的狐狸一般,一个像是嗜血的老虎。

    “怎么?宋主编,刚才没有拍照,现在想要采访一下我与这位女士的关系吗?”

    高手之间的谈话,就是这样,乔奕森不着痕迹地呛得宋舟鸿无话可说。

    宋舟鸿双手握拳,盯着乔奕森,像是被掠夺了领地的狮子王一样,时刻做着抢回来的准备。

    “乔总,希望以后,你还会这样地得意。”对视许久,宋舟鸿还是隐忍了下来,颇有深意地说。

    “那就走着瞧。”乔奕森很自信地回答,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助手赶紧打开车门,乔奕森先将阮小溪塞了进去,然后自己跟着坐在了后排,助手开车。

    阮小溪一进去头一歪就撞在了另一侧的车门上,吃痛地闷哼了一声,然后有些清醒了。

    “乔总,现在去哪里?”

    助手问道。他知道,乔奕森一般不带女人回家过夜,所以才这么问。

    乔奕森还没有回答,阮小溪就揉着有点儿痛的脑袋说:“你们放下我,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刚才那一幢,阮小溪觉得头疼得厉害,但是意识是清醒的。

    “你是不是特别着急去找别人,是那个小白脸,还是打着幌子的主编?”

    乔奕森毫不客气地讽刺道。

    “跟你没有关系!”

    自己一身骚,还总是嫌弃别人不干净。

    阮小溪真的是够了乔奕森这幅德行,懒得跟他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