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挣扎
    阮小溪使劲儿全力也推不开乔奕森,于是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舌头。

    乔奕森吃痛地皱着眉头,赶紧松开阮小溪。阮小溪获得自由,这才作罢。

    可是等她转身看向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乔奕森觉得自己的舌头痛的发麻,这个女人是属狗的,竟然下这么狠的嘴。

    他伸着舌头来回卷动,来缓解自己的痛苦。

    阮小溪再次转过身看向乔奕森的时候,对上他那想要吃人的眼睛。

    可是她毫无畏惧,这样子惩罚他,还算是轻的。

    这时助手匆匆地进来,看着门开着,就没有敲门,站在门口。

    乔奕森的脸色十分地难看,还时不时地伸伸舌头,嘴里发出唏嘘的声音。再看看阮小溪,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到这幅情景,助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并且觉得阮小溪脸熟,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乔奕森刚要张口说话,就看到助手站在门口,于是一肚子火气全部撒在了助手身上:“出去!”

    助手本来是来汇报会场的情况的,可是听到乔奕森的语气,浑身直打哆嗦,哪里还敢多说一个字,于是立马转身离开。

    本来心里有气的是阮小溪,不过看到乔奕森现在的样子,还挺滑稽的,她心里的气倒是下了一半,还忍不住笑了一下。

    “很好笑?”

    乔奕森明明是问句,阮小溪却听出了肯定句的意思。

    “一般。”

    阮小溪觉得此时乔奕森的表情跟他说话的语气不成正比,于是忍住笑回答道。

    “看来你很喜欢我这样对你?”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又想起了今天的报纸。

    “哪样?”

    阮小溪绝对是没有经过大脑本能地说话,可是一说完她就后悔了。

    她的这个智商和反应,被乔奕森调戏,那是不在话下的事情。

    “乔先生,昨晚彻夜**,还没有赶走你脑子里的精虫吗?”

    阮小溪不怒反笑,问道。

    乔奕森右手抬起,食指竖起,做出一个“no”的动作,然后说:

    “当然要满足你,乔太太,否则你红杏出墙,是不是还要怪我这个做先生的对你做得不够?”

    乔奕森说话,含沙射影,当然是对今天报纸上报道的宋舟鸿求爱阮小溪的新闻,心怀不满。

    “乔先生,污蔑别人,是需要证据的。”

    阮小溪底气十足,对乔奕森的指摘,并不买账。

    乔奕森仿佛一定要跟阮小溪辩论到底似的,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今天的报纸,扔在了阮小溪的面前。

    阮小溪低头一看,就是他们报社今天发行的那份,还是被乔奕森禁止继续发行的那份。

    她莞尔一笑,解释道:“我可是有夫之妇,对于这些不实的报道,不能当真的。”

    阮小溪这是现学现用,在记者见面会上,乔奕森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跟沐沐只是工作来往,并无其他。

    “你倒是学得快!”

    乔奕森一眼就看穿了阮小溪的想法,不无赞赏地说了一句。

    “有虎谋皮,自然处处小心。”阮小溪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真是自恋。

    “不如我看看你其他方面如何?”乔奕森说着开始慢慢逼近她。

    “你想干什么?”阮小溪立马防备气来。

    “难道你留下来,不让为夫尽责,也不想尽一下为妻的责任吗?”

    乔奕森说着开始解自己的领导和扣子。

    本来阮小溪留下来,是为了跟乔奕森谈一谈条件的。

    可是此时,她哪里还敢多留片刻,转身飞奔而去。

    乔奕森看着门口的方向,嘴角带笑,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

    乔一鸣出了乔奕森的办公室,驱车离开了公司。

    他神情凝重地开着车,车速飚的很快。

    本来在会场他心里已经极其不爽。记者见面会是乔奕森要开的,最后将他一个人撂下。

    于是记者们就围着他问个没完没了的,关于乔奕森的事情,他都一概回答:“并非本人,不知情。”

    记者们见问不出个所以然了,于是就将矛头转向了乔一鸣本人。

    有的记者问,他多年来守身如玉,是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吗?

    还有些更加直接,问他是不是gay!

    当时乔一鸣的脸色简直是差到了极点,如果不是顾及形象,他早就让保安将这些记者们赶出去了。

    最后他只得以公事为由,借口离开了。

    乔奕森的助手看着两兄弟都潇洒离去,不得不独子收拾残局安抚记者。最后在保安的协同下,最终才将记者们解散。

    不过最让他面如死灰地还是看到乔奕森在办公室和阮小溪拥吻的画面,画面太美,也太刺眼。

    虽然上一次,他觉得自己对阮小溪的心已经死了,但是再遇到,还是无法抑制住得嫉妒和难过。

    车子开到十字路口,正好是红灯。乔一鸣不得不紧急刹车,因为穿过马路的行人很多。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车子前面,挡住了他的视线,是沐沐。

    乔奕森表面冷酷,但是绝对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沐沐跟着他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没有爱情,但是还有陪伴的情分。

    于是今天沐沐就拿着乔奕森给她的副卡,痛痛快快地出来逛了整整一个上午,此时她觉得有些累了,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就在这里看到了乔一鸣的车子。

    灵机一动,沐沐就上前拦了乔一鸣的车。看到车子停下,她才走到车窗一侧,拍了拍窗户。

    乔一鸣看都没有看沐沐一眼,可是沐沐一直敲个不停,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照片,在乔一鸣的眼前晃了晃。

    余光瞄到了那张照片,乔一鸣才转过头去看沐沐,当看清楚照片时,他的眉头紧皱。

    乔一鸣打开车锁,示意沐沐上车。于是沐沐就屁颠屁颠地赶紧走到另一侧,正准备坐到副驾驶的位置,却被乔一鸣用眼神制止了。

    沐沐很识相地坐到了车子的后排座位上,乔一鸣才启动了车子。

    见乔一鸣没有问,沐沐很老实地坐在后面也不说话。忽然她看到前排座椅的储物袋里躺着一把钥匙,她很熟悉这把钥匙,趁着乔一鸣不注意,就偷偷地拿走了那把钥匙。

    车子停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乔一鸣头也没回,只是右手往后一伸说道:“拿来!”

    “什么?”沐沐故意装不知道。

    “照片,所有的。”乔一鸣不愿意跟她兜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