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这位记者留下
    台下记者席上一片哗然,那么香艳的场面还在眼前,大家猜测纷纷的神秘裸背女,竟然是堂堂的总裁夫人。

    “这也太刺激了吧!”

    “没想到乔总这么会玩激情!”

    不少女记者更加崇拜乔奕森了,这样的社会精英,竟然这样别有趣味地经营婚姻,简直是太有魅力了。

    就在大家对乔奕森赞不绝口的时候,阮小溪在心里已经将乔奕森骂了个体无完肤。

    没想到乔奕森会实话实说,这太不符合他的风格了。

    就在阮小溪觉得乔奕森今天吃错药了的时候,就听到乔奕森在台上继续说道:“至于报纸上写的其他人等,都是工作上的正常往来,对此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台下的记者们都沉浸在乔奕森的自爆夫妻生活的料中,根本对他之后说的什么,没有太上心,只是半信半疑。

    而阮小溪却听得清清楚楚,从缝隙中看过去,乔奕森面不改色,云淡风轻地。

    “真的是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大言不惭!”

    阮小溪狠狠地说道。

    记者们还想争取提问的机会,可是乔奕森已经站了起来。

    “抱歉,我还有事情,就先离场了,剩下的事情都有乔副总代劳。”

    乔奕森说着看了一眼乔一鸣,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去。

    乔一鸣眼睛瞪了一下,按捺住没有立马反驳。

    “乔总,能不能再说两句。”

    “乔总,能再问你您一个问题吗?”

    “乔总,请留步!”

    记者们一个个挽留,甚至追随着乔奕森的脚步站起来追了过去,只有阮小溪坐在原地不动,看着这失控的场面。

    此时保安从门外进来,将记者和乔奕森隔开。

    这些记者们一个个露出失望的深情,原以为乔奕森就这样要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谁想到,乔奕森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

    他转身看向记者席,一眼就看到了被大家剩下的阮小溪。

    阮小溪立马低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身边的屏障全部没有了,就连宋萱也已经屁颠屁颠地追了出去,正好对上乔奕森的眼睛。

    她索性看向别处,就当不认识乔奕森。

    除了乔奕森,当然还坐在台上的乔一鸣也看到了阮小溪独自坐在台下。

    “请刚才坐在最后一排的两位记者到我的办公室面谈。”

    乔奕森说完抬脚离去。

    大家都听到了,乔奕森要请坐在最后一排的两个女记者到他的办公室面谈,大家都纷纷地看向记者席最后一排,当然现在只剩下阮小溪了。

    这么多双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盯在她们身上,阮小溪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任由宋萱拉着除了会议室。

    “乔总,您要等人吗?”助手见乔奕森在会议室拐角处停了下来,于是问道。

    乔奕森给了他一个“住口”的眼神,助手立马闭嘴了。

    宋萱拉着阮小溪一路小跑,看着乔奕森在会议室尽头右拐了,于是一个紧急转弯,差点儿撞上了站在那里的乔奕森和助手。

    这么近距离地跟乔奕森站在一起,宋萱的心就像是小鹿一样乱跳,而阮小溪则装作不认识一般,淡定不少。

    “乔总,我们害怕跟不上你,所以……”

    宋萱刚想解释他们为什么会跑,就被乔奕森给打断了:“你带他们去坐职工专用电梯,带她们到我的办公室。”

    乔奕森是对他的助手说的。

    “是,乔总。”助手毕恭毕敬地点头答应,然后朝她们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道:“请跟我来。”

    于是阮小溪和宋萱就跟着助手去了对面的电梯,宋萱在离开之前还依依不舍地望了乔奕森一眼,可是她明显看到乔奕森的眼睛始终在阮小溪的身上。

    宋萱本以为还可以跟乔奕森一路一起去他的办公室呢,结果乔奕森没有一起,显然他的办公室不在这一层。

    “请问,乔总现在不回办公室了吗?”宋萱还不死心地问道。

    “乔总有专梯。”助手很傲娇地回答道,好像是在嫌弃宋萱少见多怪一样。

    “切,专梯,我身边还有总裁夫人呢。”宋萱很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助手皱眉问道。

    “哎呦。”接着就听到宋萱一声惨叫。

    原来阮小溪站在宋萱的后面,狠狠地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宋萱顿时觉得如针扎一般,尖叫一声。

    “下手这么重!”宋萱回头埋怨道。

    “不重,你不长记性!”阮小溪的意思是,略施惩戒,看你还敢不敢口无遮拦。

    “今天我要被你害死了。”

    “我是在帮你维护自己的婚姻。”

    宋萱笑着说道,声音很小,只够两个人听到。

    助手领着她们到了乔奕森的办公室,推开门,乔奕森已经一本正经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旋转椅上面,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你先出去吧。”乔奕森让助手离开。

    助手离开,还带上了门,瞬间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乔奕森一直看着阮小溪,也不说话。

    阮小溪本来没有什么,反正宋萱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但是被这么老盯着,突然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如果宋萱不在的话,说不定她就直接冲上去,问起点报社今天的禁止发行令,是不是他的杰作。

    “乔总,请问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宋萱虽然有时候口无遮拦,但是也很有眼力劲儿,看得出来这两口子之间有什么,于是率先打破沉寂道。

    “请坐。”乔奕森指了指一旁的沙发。

    阮小溪由刚才的不自在,转而直直地看着乔奕森,毫无畏惧与他对视。

    明明心虚得该是他,身为一个有妇之夫,夜会嫩模,还在记者会上大言不惭美化成正常的工作来往。

    宋萱咋觉得这俩人之间隐藏着一股火药味呢,要不要先撤?

    最后宋萱本着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精神,决定留下来,说不定可以化尴尬为玉帛呢。

    虽然乔奕森是有妇之夫,即使不是,也只能是只可远观的人物,所以这样的机会,她怎么可以放过呢,哪怕只是看看而已。

    “小溪,小溪……”

    宋萱拿起一只手当着自己的嘴,在一旁不停地小声叫着阮小溪的名字。

    见阮小溪转头看她,赶紧拍了拍她旁边的位置,示意她过来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