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你又火了
    阮小溪一进门,就看到阮点点嘟着小嘴坐在客厅里。陈姐在一旁劝他去洗澡,他也不理。

    “点点,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阮小溪装作生气地问。

    此时阮点点抬头看向阮小溪,眼睛里分明已经蕴藏了豆大的泪滴。

    “陈姐,你先去忙吧。”

    看到点点这样子,阮小溪那心疼劲儿又上来了,哪里还舍得说什么。

    “宝贝,你怎么了?”

    阮小溪走过去坐下,说着将点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妈妈,点点以后会很听话的。”

    点点强忍着泪水,但是依然听得出来哭腔。

    都说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敏感,心思重。

    以前阮小溪不觉得,可是今天点点的表现太反常了。她在心里有隐隐的愧疚感,因为自己刚才的表现。

    “点点,妈妈刚才不是故意的,妈妈真的不是故意的。”

    阮小溪为自己刚才没有认点点而道歉。

    “妈妈,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叔叔超过喜欢点点?”

    点点终于忍不住,落下了豆大的泪珠,然后自己抹了一把小脸,抬头问道。

    “不会,妈妈最爱的是点点,妈妈发誓。”

    阮小溪郑重地对点点承诺道。

    虽然点点还不知道发誓的含义,但是也对阮小溪的话相信了几分,脸上的表情稍稍地放松了一些。

    “妈妈,你会跟刚才的那个叔叔在一起吗?”

    点点巴巴地看着阮小溪问道。

    阮小溪看着点点的眼睛,她从里面仿佛看到了一种担忧和恐惧。

    点点从小与她相依为命,在点点的认知里,一旦阮小溪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他就失去妈妈的爱了,这就是他担忧和恐惧的来源吧。

    阮小溪心疼地把点点搂在怀里,在他这个孩童年龄,是不应该懂得什么是担忧和恐惧的。

    她内疚极了,她想用尽全部力气,但是却不知道该怎样给点点安全感。

    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爱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对一个男孩子来讲。

    阮小溪觉得自己很自私,她只想将点点藏起来,却没有问过他的需求。

    她不想乔家人知道点点的存在,那是害怕乔家人会把点点从她的身边带走。

    她从来没有请朋友们来过家里,也是害怕别人知道点点的存在,比如她最好的朋友宋萱。

    尽管她知道,宋萱会为她保守秘密,但是她仍旧自私地不让点点接触到任何人。

    忽然间她明白,点点除了缺少父爱,还缺少亲戚朋友的关爱。

    自从阮小溪从阮家搬走后,亲戚朋友几乎都不联系了,所以她根本没有什么亲戚。

    只有这么几个朋友,她还一次次地拒绝他们见到点点。

    “点点,妈妈以后不会在任何人的面前,不认你了。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最爱的就是你。”

    阮小溪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么地伤害孩子的心灵,她从来没有觉得点点是累赘,但是她似乎也没有习惯承认自己有一个孩子。

    “妈妈,我会快快长大,我会赚钱养你的。”

    点点说着爬起来,在阮小溪的额头亲了一口。

    阮小溪瞬间泪流满面,他们母子之间大多数是简单愉快的交谈,这样深入的心灵交流为数不多。

    这更加让阮小溪意识到,关注点点的心理需求,跟他的身体健康,一样重要。

    ……

    乔一鸣醒来的时候,是在公司附近的酒店。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但是依稀回想起自己曾经到餐厅买醉,然后仿佛听到了阮小溪的声音。

    夜色降临,或许是睡了太久的缘故,他没有丝毫的睡意。

    乔一鸣穿戴好衣服,出门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

    他驱车在大街上游荡,最后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阮小溪家楼下。

    按捺住自己想冲上去的冲动,就那样坐在车里一根一根地抽着烟,最后地上掉了一地的烟头。

    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乔一鸣看了一眼阮小溪家的那扇窗户,才开车离开。

    他找物业打听了阮小溪家的门牌号,他是用了多大的耐力,才忍住了没有上去。

    ……

    第二天阮小溪一上班,又成了办公室里面的焦点。

    一晚上她都在思索点点的事情,所以将宋舟鸿的事情都差不多忘干净了。

    “小溪,昨天来接你下班的那个帅哥是谁?”

    “好帅啊,是你男朋友吗?”

    “小溪,我记得上一次我们聚会,你男朋友不长这个样子啊。”

    “小溪,看不出来啊,你钓凯子的本事不一般,这么快就换了一个比上一次那个更好的。”

    同事们围着阮小溪问个不停的,有称赞的,有羡慕的,有酸酸的,有讽刺的。

    不过阮小溪都已经习惯了,人有多大本事,就能承受多大的诋毁。

    阮小溪跟他们打了一会儿太极,然后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从一进门,宋萱就一直盯着她。阮小溪虽然没有直视宋萱,也知道逃过了同事们,但是逃不过宋萱这一关。

    阮小溪给宋萱示意了一下,让她上网聊天。

    “你是准备坦白从宽,还是抗拒从严?”宋萱率先兴师问罪。

    “坦白从宽,不过容我下班之后,慢慢跟你道来。”

    马上就要上班了,阮小溪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耽误工作,于是说道。

    宋萱比了一个ok的手势,接下来就给阮小溪透漏了一个足以让她吐血的消息。

    昨天阮小溪跟宋舟鸿离开后,主编叫住了宋萱,让宋萱以“起点报社门前某记者被一个神秘帅哥求爱”为题,连夜赶出一篇稿子。

    稿子的配图,就从大家拍的照片中选取。眼尖的主编当然看到,不少同事当时都拿出手机拍照了。

    主编将此任务交给宋萱,而不是其他人,无非觉得宋萱跟阮小溪的关系甚好,在这件事情上,宋萱一定会竭尽全力为阮小溪的爱情故事润笔。

    宋萱虽然不是什么工作狂,但是主编的吩咐,她还是不好推脱的。

    “啊?你昨天晚上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

    阮小溪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噩耗似的,瞪大眼睛小声地问道。

    “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再说了,你看我,为了赶这篇稿子,描绘你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都熬成了一个熊猫眼,你都不鼓励一下我,安慰一下我?”宋萱指着自己的黑眼圈道。

    “稿子呢?”阮小溪没空跟她打趣,直接问道。

    宋萱拿起自己的桌子上的样稿递给阮小溪,然后道:“已经下发到印场了,应该差不多发行了吧。”

    听到宋萱的话,阮小溪觉得自己简直是听到了一个五雷轰顶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