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姿势很是亲密
    虽然宋舟鸿那边已经答应阮小溪,不再继续曝光她的身份。可是阮小溪的心里还是不踏实,她不知道宋舟鸿的这些消息来源于哪里。

    作为同行,宋舟鸿当然没有告诉阮小溪全部,阮小溪也没有追问。

    沐沐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她一直见不到乔奕森,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让乔奕森去见沐沐也是不可能的,乔奕森哪里是这么听话的人。

    而且上一次在酒店里面,她已经涮了乔奕森一次,他不找她算账,她就阿弥陀佛了。

    真是害怕什么来什么,阮小溪还没有回到自己报社,就接到了沐沐的电话。

    沐沐依然约她到上次见面的餐厅会面,如果阮小溪拒绝,依然威胁她。

    “沐沐小姐,我真的帮你约乔奕森,可是他不见你,我也没有办法。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谁能强迫做他不愿意的事情。”

    阮小溪很无奈地解释。

    “这个跟我没关系,如果我见不到乔奕森,就不是曝光你的身份那么简单了,我手里还有其他的猛料。”

    沐沐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说。

    “什么东西?”

    阮小溪立马警惕起来,她担心狗急了跳墙,但是又不确定沐沐说的是真是假。

    “见面你就知道了。”

    沐沐说完挂掉了电话。

    那家餐厅的价格,对阮小溪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上一次还好乔奕森付了钱,她可禁不起被沐沐再宰一顿。

    阮小溪看了一下腕表,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赶去跟沐沐会面,肯定下午上班要迟到了,于是就给宋萱去了一通电话,让她帮自己跟主编请一下假。

    不见到沐沐,就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可是就这样乖乖地任由沐沐宰,也不是她阮小溪的风格啊。

    沐沐打电话的时候,阮小溪的位置刚好离那家餐厅不远,边想边走,就到了门前。

    看到阮小溪过来,沐沐赶紧走了上去,示意阮小溪快进餐厅。

    沐沐的打扮低调了很多,只是阮小溪奇怪,她的头上还用纱巾裹着,不知道是为了装饰还是防晒。

    只有沐沐自己知道,像她这样恨不得把自己的美貌拿出来炫耀的人,是为了遮住自己的脸。

    虽然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风波也已渐渐平静,只是沐沐依然打不开门路,偶尔还会被人认出来。

    “两位小姐,请问包间还是大厅?”

    服务员看到她们进来,很热情地上前问道。

    阮小溪刚想说大厅,就被沐沐抢了先:“包间。”

    大厅的价格当然比包间便宜一些,可是沐沐本来就是来吃霸王餐的,她才不管这些呢。

    服务生已经领着她们朝包间的方向去,阮小溪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心里一阵阵肉疼。

    刚走到一间厢房的时候,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几个人的谈话声。

    沐沐只管往里面走,可是靠着门旁的阮小溪无意间瞥了一眼,她竟然看到了乔一鸣。

    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阮小溪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确定确实是乔一鸣。

    看到阮小溪推门走进了包厢,沐沐也跟着折了回来。

    只见乔一鸣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桌子上摆了几样菜,不算多,然后就是横七竖八的酒瓶子,一看就是无心吃东西,纯粹喝酒的样子。

    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个服务员,一脸无奈。

    “一鸣,你怎么在这里?”

    阮小溪想了想,还是皱着眉头说着走了过去。

    服务员见阮小溪认识乔一鸣,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下来。

    “这位小姐,您认识乔总?”在一旁的服务生问道。

    “认识,他怎么喝这么多酒?”

    阮小溪坐在乔一鸣的身旁,可是乔一鸣已经喝得有些不省人事了,此时正趴在桌子上,根本不知道是谁在跟他说话。

    “乔总来了之后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喝醉了,今天管事的不在,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几个服务生显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过听他们的说的,阮小溪大概知道,这家餐厅是乔一鸣名下的产业。

    乔本集团旗下的产业众多,分别在乔父、乔母、乔奕森和乔一鸣的名下。

    这里的人称呼乔一鸣为乔总,说明这里是乔一鸣管辖的产业。

    “准备一些醒酒汤吧。”阮小溪对服务生说。

    “好的。”其中的一鸣服务生应声出去了。

    “你们也都出去吧。”沐沐对另外两个服务生说。

    等到只剩下乔一鸣、阮小溪和沐沐的时候,沐沐悠闲地走到乔一鸣的另一侧坐下。

    “看来你跟乔一鸣的关系不错嘛,你到底是有什么本事,把乔氏两个兄弟都收了,不如给我传授一下?”

    沐沐话里带话地说。

    阮小溪本来在乔一鸣的耳边叫他,听到沐沐的话,抬起头来白了她一眼。

    “你不要胡说八道,不是你想的样子。”

    “这种事情,谁都不会承认了。”沐沐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

    阮小溪懒得搭理她,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将乔一鸣的头给搬了起来。

    “一鸣,一鸣……”阮小溪不停地叫着乔一鸣的名字,这是喝了多少酒,才喝成这个样子。

    “不如把乔副总扶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沐沐看了一旁的沙发,建议道。

    这里的包间都是奢华级装修,每个房间里都有休息用的长沙发。

    “过来帮我一下吧。”阮小溪试了一试,确定自己挪不动乔一鸣,于是对沐沐说。

    沐沐站起来,架起乔一鸣的一条胳膊,阮小溪架住另一条,两个人才勉强将乔一鸣拖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酒气冲天,沐沐嫌弃得甩开乔一鸣的胳膊,冷眼旁观。

    阮小溪将乔一鸣放平,刚要站起来,没想到乔一鸣却醒了。

    “小溪?”乔一鸣睁开朦胧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又闭上了眼睛,可是手死死地抓住阮小溪的胳膊不放开。

    阮小溪想用力抽出自己的胳膊,可是无果。

    她无奈地看着乔一鸣,到底是为什么,他会喝成这个样子。

    在阮小溪的印象里,乔家的男人风度翩翩,高高在上,从来没有这么失态的时候。

    沐沐在一旁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看到阮小溪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沐沐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将照片发给了乔奕森。

    乔奕森正在午休,听到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沐沐发来的简讯。

    扫了一眼,貌似是一张照片,他并不打算看,又放下了手机。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于是又拿起手机看时事。

    手机一解锁,照片立马呈现在屏幕上。

    乔奕森的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照片。

    沐沐拍照的角度很好,乔一鸣闭着眼睛的神态,以及阮小溪的侧脸,都在她的镜头里面。

    从照片的角度看,乔一鸣和阮小溪一上一下,姿势很是亲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