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越神秘越危险
    “站住!”

    还没有走两步,乔奕森便从后面叫住了他。声音不大,但是不怒自威。

    乔一鸣停下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他一向尊敬自己的,但是在阮小溪这件事情上,绝不会妥协让步。

    “如果你觉得工作太清闲,还有闲情逸致关心别人的八卦新闻,不如去一趟沙市,盯一下那边的生意。”

    乔奕森话语里不无讽刺。

    “她不是别人。”

    乔一鸣嘴里的她显然是阮小溪。

    “你说得对,她不是别人,她是你大嫂。”

    乔奕森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再次提醒乔一鸣。

    此时乔一鸣转过身,面对着乔奕森,毫无避讳地说:“,你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放手吧,这对大家都好。”

    “是吗?”乔奕森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说着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另外一份报纸,就是刊登那篇乔奕森与神秘裸背女幽会的。

    “这份报纸想必你也看到了吧。”乔奕森说着将报纸扔到乔一鸣的面前。

    说实话,乔一鸣一向不关心乔奕森的私生活,但是最近牵扯到阮小溪比较多,所以他关注娱乐版面也多了一些,这份报纸自然看到了。

    只是扫了一眼,跟阮小溪毫无关联,乔一鸣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乔一鸣的表情显然已经回答了乔奕森,他看过了。

    “难道你不觉得这个背影很熟悉吗?”乔奕森饶有兴趣地盯着报纸上面的裸背女人问道。

    从他的神情,乔一鸣仿佛意识到什么,于是仔细地去看那个背影。

    这个场景的确火辣,这个女人的衣服已经褪到了腰间,只可惜是黑白照片,看不出来那白皙的皮肤和脖颈,但是玲珑的曲线依稀可见。

    而乔奕森的半个脸露了出来,沉醉地吻着这个女人,他的双手握在女人的腰间,像是在给她量尺寸一样。

    女人的头发微卷,随性的盘起来一半,留下来一半,双手攀着乔奕森的脖子,一定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吧。

    乔一鸣还是没有看出来所以然,只是有一个身影从自己的脑海中闪过,但是被他很快否定了。不知道是他不愿意承认,还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阮小溪。

    等他看向乔奕森的时候,只见乔奕森的嘴角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说道:“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你的大嫂,阮小溪。”

    乔奕森说完一直看着乔一鸣,想看他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喜怒不形于色,是他们兄弟俩的一贯作风。尽管乔一鸣极力地掩饰,但是还是被乔奕森轻易地捕捉到了他眼中的疼痛。

    “不可能。”

    乔一鸣抬头与乔奕森对视,勉强地一抹笑容说道。

    他在心底里希望,这只是乔奕森骗他的借口而已。

    “不可能?”

    乔奕森笑出了声:“夫妻之间的小,你当然不会懂。”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没有激情了。小别胜新婚,偶尔来一次酒店约会,才有助于婚姻保鲜。”

    看着乔一鸣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慢慢地被痛苦取代,乔奕森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为了进一步让乔一鸣相信并且死心,他还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是我们约会的短信,这个主意还是小溪自己想出来的,酒店也是她定的,否则这么偏僻的地方,我还真的想不起来呢。”

    乔奕森煞有其事地将手机也扔在了乔一鸣的面前。

    乔一鸣没有去看手机,他心中已经了然,这个裸背与乔奕森痴缠的女人,就是阮小溪。

    阮小溪的欺骗,让乔一鸣心痛不已。

    是她告诉他,她和乔奕森之间没有感情,都快离婚了,可是还偷偷幽会。

    双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眼神冰冷,乔一鸣转身,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

    阮小溪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宋舟鸿。

    这就是她的初恋宋舟鸿,与当年那个高高瘦瘦经常给她读情诗的宋舟鸿,完全不同了。

    当年先是妈妈得了重病撒手人寰,她唯一的快乐就是在学校里跟他在一起,才能让她暂时忘却失去至亲的痛苦。

    可是后来,他也不告而别了。自此,她的生活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就是说,他是她人生当中一切美好的终止点。

    阮小溪拒绝了宋舟鸿的邀请,她现在的工作好好的,不想无缘无故地跳槽到对手报社去,更加不想依靠他的关系,坐上副主编甚至主编的位置。

    现在她工作的地方,完全是靠她自己的努力走到了今天,这种成就感是别人给不了她的。

    不过宋舟鸿已经答应她,不再报道关于她的事情。

    其实宋舟鸿见到了阮小溪,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从另一方面想,他也不想阮小溪跟乔奕森的关系曝光在大众的面前。

    他一直在操纵着这个节奏,让他们的重逢变得不那么突然。

    阮小溪离开后,宋舟鸿还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他想象了无数次他们重逢时的情景,想象着阮小溪看到他时的表情。

    先是惊讶,然后认出他来,与他相拥而泣。

    可是没有,阮小溪的反应让他心痛。

    无论过了多久,他都记得她的模样,可是她却仿佛将他忘记了。

    ……

    乔奕森将视线重新挪到关于阮小溪身份的报道那篇报纸上,这些报道出自一个笔名叫做“落叶归根”的作者之手。

    正如乔一鸣所说,这个人知道乔家和阮小溪的一些细节。

    乔奕森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一定不是善类,而且身份也不仅仅是报社主编这么简单。

    “给我联系创赢报社老板,就说需要借助他们的平台刊登一份声明。”

    乔奕森拨打了助手的电话,吩咐道。

    一会儿,助手打来电话。乔奕森得到的小溪是,创赢报社的老板已经易主,现任老板的身份不详。

    越是神秘的人,越是说明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