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旧情人
    等阮小溪的第二篇《乔奕森身边的女人们》专题一出,对手杂志社果然又出了一篇《乔奕森与正妻早已貌合神离》的报道。

    内容有板有眼,甚至曝出正妻自食其力,在外工作养活自己的事情。

    看来对阮小溪知根知底,这才是最让人害怕的地方。

    这显然是针对她们这家报社的,要不然不会那么巧,每次都紧随她们后面发行,而且爆料的内容比他们更加吸引眼球。

    主编再次召集大家开会,商讨对策。大家除了保证再接再厉,他们真的是毫无办法。

    阮小溪决定亲自去拜访这家报社的主编,因为这些报道都是出自他们主编之手,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阮小溪以应聘者的身份去的。

    很快就收到了通知,主编在办公室等她,让她自己进去。

    这家报社在汇通大厦的十九层,而主编的办公室设在第二十层。

    从一楼可以直达主编的二十层,阮小溪很快就来到了主编办公室门口。

    她还是有些心虚的,因为对手了解她,她却一点儿都不了解对方。

    阮小溪的怀里还揣着一份简历,当然是为了做样子,否则怎么这么容易来到这里。

    敲了一下门,听到里面有回应,阮小溪推门而入。

    “主编,您好!”阮小溪一进去首先就打招呼。

    对方坐在落地窗前,靠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阮小溪慢慢地朝他走过去。

    这个男人看起来年纪和她差不多大,只是有些黑,但是很健康的那种。他的眼神犀利,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深不见底。

    穿的很休闲,看起来却很沉稳。

    阮小溪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不过这么年轻就坐上了主编的位置,肯定很优秀。

    单从他发的几篇文字就可以看得出来,文笔优美,文风刚正,自成一格。

    “小溪,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这个男人说着站了起来。

    阮小溪很是惊讶,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显然认得她。

    “你是?”好半天阮小溪也没有想起对方是谁,于是问道。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男人有些失落,因为阮小溪的话,然后他接着说:“记得我们在育英中学读书的时候,每天下课,我都会骑着脚踏车载着你,在校园里到处逛。”

    思绪回到高中时代,那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生活的结尾。

    男人看着陷入回忆的阮小溪,继续道:“你坐在车子后面,吃着冰淇淋,一直让我骑得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

    阮小溪没有说话,内心却早已经不能平静。

    “你是……你是舟鸿。”阮小溪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那个突然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的男人,又回来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跟她认识的宋舟鸿判若两人。

    “恩。”

    宋舟鸿说着,从桌子后面走出来,走到阮小溪的面前,他想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可是阮小溪却突然后退了几步。

    宋舟鸿扑了一个空,怔怔地看着阮小溪。

    “小溪,我回来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真的是太高兴了。”宋舟鸿的眼泪也有了一丝泪花在闪烁。

    隐忍十余年,当年他带着对她的不舍离开,也带着对她的期待归来。

    等到他重新回到这片生他养他的故土,宋舟鸿迫不及待地打听阮小溪的下落。

    几经辗转,她才知道,当年阮小溪家里出了事情,阮小溪被迫寄养在别人家里。

    他开始打听乔家的一切,却始终打听不到关于阮小溪的消息。

    后来从乔家的一位故交那里,他才打听到,乔家的养女,最后嫁给了乔奕森,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乔家过。

    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是即使她已经嫁人了,宋舟鸿还是想再见一见阮小溪。

    得知阮小溪在报社工作,宋舟鸿想去见她,可是他不知道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会是怎样的结果。

    最后宋舟鸿就通过了这种方式,来策划这一场主动见面。

    不得不说的是,这多少还是有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的。

    宋舟鸿先是买下了这间报社,然后自己成为主编。

    当他看到出自阮小溪手中的关于乔奕森的报道时,就想出了这种“以文会友”的方式。

    他知道,阮小溪迟早会找上门来的,于是他天天在这里坐等,不见任何人。

    现在人就在眼前,他却不知所以。

    他想上前去,可是看到阮小溪刚才躲开了他,又不敢轻举妄动。

    阮小溪看着面前的人,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

    此时乔奕森正坐在办公室里,双手交叠垫在脑后,身体往后靠在旋转椅上,眼睛却盯着面前桌子上的报纸,就是阮小溪的杰作《乔奕森身边的女人们》。

    阮小溪将乔奕森身边的女人们一个个扒了个遍,包括他的前女友和沐沐,以及从以前的娱乐新闻上扒出来的一些绯闻女友,唯独没有关于乔奕森太太的报道。

    她倒是将自己摘得干净!乔奕森想着,嘴角牵动了一下。

    这时乔一鸣迈着修长的双腿,风一般地来到了乔奕森的面前,连门都没有敲就闯了进来。

    “这么着急?”乔奕森扫了一眼乔一鸣手中的文件和报纸,抬眼问道。

    “这份报纸你看了没有?”乔一鸣也看了一眼桌上的报纸,然后将自己手中的报纸放在了乔奕森的面前,这份报纸上刊登的就是宋舟鸿的那篇《乔奕森与正妻貌合神离》。

    “你不是找我谈合同的事情吗?”

    乔奕森又看了一眼乔一鸣手中的文件,刚才转接的电话,说是副总要约乔总谈合同的事情。

    可是就在乔一鸣拿着合同出门的时候,看到了这篇报道。

    他不是一个不冷静的人,可是此时他觉得报纸上的内容比要谈的合同更加着急。

    根据这篇报道来看,对方应该对他们乔家和阮小溪相当了解,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报道出来。

    “这个人对我们家的事情仿佛知道的很多,要不要彻查一下?”

    乔一鸣没有接乔奕森的话,还是指着报纸说道。

    乔奕森扫了几眼,对这篇报道倒是觉得没设么,这篇报道一直在影射他的正妻的身份,还有隐晦地指出相貌特征。

    反正曝光了阮小溪的身份,对他也没什么影响,对别人肯定是有的,否则乔一鸣也不会专门来找他了。

    “你不是都已经查过了?”乔奕森反问,这种事情,乔一鸣哪里需要他,除非他自己搞不定的。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查到,对方的身份好像很隐秘。”乔一鸣想从乔奕森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可是他失败了。

    “我也没有查到,静观其变。”乔奕森说着,身体前倾,一只手搭在桌子上,若有若无地用手指扣着桌子。

    乔一鸣看自家大哥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不愿意多说什么,扔下合同,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