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阮小溪喜欢你吗?
    主编再次召集大家召开紧急会议,阮小溪的心情十分沉重。

    开会内容是对方报社一直企图吞并他们,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被对方给吃掉。

    根据主编的经验,对手报社,显然打的是一手欲擒故纵的牌,他们手里有多少料,不一下子曝光出来,这样一次次分开报道,故意吸引大众的视线。

    为了提高竞争力,主编决定,加派人手,跟踪乔奕森。

    并且主编提议,继《乔奕森夜会神秘女》之后,立马发行《乔奕森的女人们》这篇专题,这个专题要大做特做,直到压倒对手报社。

    这样子,阮小溪手里的另一篇稿子,就成了报社的主打篇。

    在会上,主编特意表扬了阮小溪,夸赞她的办事效率。

    另一方面,也给白静施加了压力,催促她赶紧行动起来。

    阮小溪表面上不漏声色,内心里确实着急的不行。她现在担心的不是能不能挖出更猛的料,而是对手报社,会不会将她曝光出来。

    而白静所有的心思都在跟阮小溪的竞争上面,她觉得阮小溪在大家面前故意装作一副不喜于功的样子。

    当务之急,就是弄清楚对手杂志社的底细,先保住自己再说,阮小溪的心里暗暗想着。

    ……

    当乔奕森看到报道的时候,冷笑了一声。

    这个女人,明明可以坐拥乔家的家产,非要出去当什么记者,甚至不惜牺牲自己。

    不过这么漂亮的背部,乔奕森着实被引吸住了。

    一想到阮小溪就这样**着被曝光在众人的视线中,乔奕森还是有些不爽的。

    于是他吩咐手下的人,尽可能地买断所有的报纸。

    处理好之后,才想起来还有乔一鸣的事情没有处理,便让助手转接了副总办公室。

    一会儿乔一鸣进来了,坐在乔奕森的对面。

    两个一样优秀的男人,都拥有着帅到炸的面孔,挺拔的身材,雄厚的背景。

    恰好他们是一家人,如果是敌人的话,一定是争得你死我活的那种。

    “你找我什么事情?”

    因为阮小溪的缘故,兄弟两个之间生疏了不少,但是都心照不宣。

    “你可以继续住下去,为什么那么着急搬走?”

    乔奕森问道。

    “我喜欢住在自己的地方。”

    乔一鸣的回答,显然把乔家划分成了乔奕森的地盘。

    “那里也是你的家。”

    那个府邸最早是乔父乔母置办的,乔奕森这样说一点儿没错。

    乔一鸣不再说话,他之所以会回去住,一来是为了父母,二来是为了阮小溪。

    如果只是他们兄弟两个住,那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

    现在他们都走了,乔一鸣自然不会再住下去了。

    “阮小溪的身份你不是不知道,所以……以后你离她远一点儿。”兄弟之间的谈话,不需要拐弯抹角,乔奕森开门见山道。

    “很快就不是了。”提起阮小溪,乔一鸣的心中许多苦涩。

    “即使不是了,也轮不到你。”乔奕森对乔一鸣的态度很是不满。

    他不知道为什么,乔一鸣非要这么死脑子,非要跟阮小溪搅和在一起。

    “这不是你说了算。”

    乔一鸣还是不愿意放弃,只要有一丝希望。

    “难道她也爱你吗?”乔奕森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还是问了出来。

    乔一鸣没有回答,因为阮小溪给他的答案,是他不想要的。

    看着乔一鸣的神情变得痛苦,乔奕森有些明白了。

    说实话,他不明白自己的心里为什么有些欣喜,难道是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输给自己的亲弟弟?

    “我会让她爱上我的。”过了许久,乔一鸣回答道,虽然显得有些没有底气。

    在这一方面,兄弟两个的脾气还真的是相像。

    乔奕森也一样,只要是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当然也包括人,包括爱情。

    “强扭的瓜不甜,你应该明白。”

    乔奕森这样劝说自己的弟弟,他自己也差异,如果不是阮小溪,他一定会鼓励乔一鸣去追求,誓不罢手,可是现在,他竟然说出了反话,而且说得理直气壮。

    “说的好像你不是强扭似的。”

    乔一鸣说着,苦笑了一声,

    这句话似曾相识,阮小溪在劝他放下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乔奕森还想说什么,可是乔一鸣已经站了起来。

    任由乔一鸣离去,虽然不想看到自己的弟弟这样,但是得知阮小溪并不爱乔一鸣的时候,乔奕森的心里确实开心了。

    如果阮小溪爱的是乔一鸣,那么势必他会跟自己的亲弟弟争一个女人。只要不是乔一鸣,其他任何男人,他都不会放在眼里。

    只要他想得到的,一定要得到,包括阮小溪!

    在想到阮小溪的时候,乔奕森也愣了一下。

    乔奕森也看到了那家报社关于乔氏夫人的报道,那描绘的样子,跟阮小溪有九分像。

    原来在别人笔下的阮小溪,这么美丽。

    不过这家报社,故弄玄虚,有料不一下子爆出来,实在是有些可疑。

    乔奕森派人去查了这家报社,但是都没有查到背后的老板是谁。

    据说这家报社刚换了主编,是一位大忙人,几乎不在报社露面,所以很少人见得到他。

    乔奕森敲着桌子,又把手里关于这个杂志背后的资料看了一遍,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第一次,他开始关心自己的八卦。

    而且,为何绕上了阮小溪之后,整个事情就开始变得错综复杂起来。

    乔奕森想到这里,笑了一下。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而阮小溪这边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她通过几个同事打听,都没有打听到对手报社的一点儿消息,对方显然是有防备的。

    本来这种事情可以找乔奕森出面帮忙,可是现在指望不上乔奕森了。

    乔奕森肯定也看到了这样的报道,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仿佛乔奕森对曝光阮小溪的身份,不那么在意了。

    要是以前,他肯定不允许的。

    所以阮小溪还是放弃了找乔奕森帮忙的念头,加上那天的事情,她真的是没脸见到他。

    本来就是她算计了她,唯恐秋后算账,躲他都来不及呢。

    思来想后,阮小溪决定再等一等,以静制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