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身上有男人的味道
    阮小溪不能拿不出一点东西了,再说了,这要是算计的话,她都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你约我来这里,又算计我,你不是做好了为了工作献身的准备吗?”

    乔奕森说着,手指滑向了阮小溪的肩头。

    只要他轻轻地一扯,阮小溪的衣服就会落地。

    阮小溪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可是还是倔强地看着乔奕森。

    如果说现在是为了工作而献身,那么那一晚呢?那一晚,她不明不白地,却当了别人的替身。

    要不是那一晚,一切都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阮小溪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乔奕森以为阮小溪是妥协了,为了她的工作,竟然甘心妥协。

    这样的女人,让他瞬间失去了兴趣。

    他想要女人,多得是,可是他不会趁人之危,一个对他没有心的女人,他不要。

    “你不配!”

    乔奕森说着将阮小溪推开,打开门,潇洒离去。

    阮小溪狠狠地撞在了门后的墙上,然后又被推开的房门压了一下,门又弹了回去。

    她揉了揉自己疼痛的脸颊,只是被乔奕森这样粗暴地推了一下,恐怕这是最小的代价了。

    阮小溪收拾好心情,退了钟点房。她在酒店门口,等来等去,就是看不到宋萱的影子。

    于是就给宋萱打了一个电话,这才知道,宋萱这个家伙,丢下她,一个人跑回去睡觉了。

    “喂,太不够朋友了,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在门口等我,一起走的吗?”

    阮小溪埋怨这个女人道。

    “我说姐们,谁知道你今晚还要离开,我看你俩刚刚那么激情,我以为你今天会留下来与你家先生共度**呢。”

    宋萱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怎么也不相信乔奕森和阮小溪是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

    “我们之前可没有这样商量。”阮小溪还是不肯放过宋萱。

    “你要是自己亲眼看到自己刚才的样子,你就会和我做出一样的决定。”

    宋萱说完笑了起来,以后可有打趣阮小溪的段子了。

    阮小溪心里羞死了,赶紧挂断了电话,只好自己打车先回家了。

    回到家里,时间已经不早了。

    阮小溪抹黑进了卧室,找到床躺了上去。

    可是刚一伸手,就摸到一团肉嘟嘟的东西。

    她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打开床头灯。

    只见阮点点肉肉睡意惺忪的双眼,模模糊糊地喊了一声“妈妈”。

    看到是阮点点,阮小溪才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大半夜的,本来就惊魂未定,真的是吓死她了。

    “你怎么在这里?”阮小溪关了灯,躺下来,抱着阮点点问道。

    “我半夜起来尿尿,看你的房门开着,进来一看,你不在,我就想在这里等你,结果就睡着了。”

    “哦,快睡吧,宝贝。”阮小溪说着拍着儿子睡觉。

    点点从小睡觉就不粘阮小溪,他知道妈妈工作辛苦,所以都会乖乖地一个人睡觉,不打扰妈妈休息。

    不过阮小溪只要有时间,就会给儿子在睡前讲故事。

    “咦,妈妈,你身上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

    小孩子鼻子灵着呢,阮点点趴在阮小溪的胸口,闻到了那种淡淡的烟草味。

    这种味道不属于女人,更加不属于他的妈妈,他确定。

    听到儿子这么说,阮小溪赶紧坐起来,打开床头灯,一边下床一边说:“你先睡吧,妈妈去洗个澡。”

    阮小溪这么慌慌张张的,一看就是心虚。

    听到浴室里面传来“哗哗哗”的水声,阮点点睁着朦胧的睡眼看了一会,不禁嘴角上扬。

    等到阮小溪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件睡衣。

    她再次拥着阮点点入睡,可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脑子里都是今天晚上跟乔奕森在一起时的感觉,她想将这种感觉驱逐出去,可是就是怎么赶也赶不走。

    “妈妈,你睡不着吗?”阮点点也没有睡意。

    “你怎么还没有睡?”

    过了好久,听到儿子说话,阮小溪才发现,原来他也一直没有睡着。

    “我白天睡多了,要不我陪你聊聊天?”阮点点找了一个借口,然后期待下面的话题。

    “你想聊什么?”阮小溪在黑夜里白了儿子一眼,人小鬼大,真把自己当成大人了。

    “妈妈,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阮点点一本正经地问道。

    “没有。”阮小溪立马否定了。

    阮小溪这样说,阮点点稍稍得放心了一点儿。

    “那你今天晚上出去,见到了谁?”阮点点继续问。

    此时阮小溪最挥之不去的也最不想提起的,就是乔奕森了,可是阮点点偏偏要这么问。

    “我说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拷问起你亲妈了。”

    阮小溪开始摆出严母的姿势来。

    “问问嘛,看你这么心神不宁的,除了我,竟然还有哪个男人让你这样为他失眠?”

    阮点点的语气很是惊讶,在他看来,他的妈妈就是不近男色的那种。

    现在大半夜回来,竟然身上还带着男人的味道。

    不过或许是父子连心的缘故,阮点点有些肯定,晚上跟他妈妈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乔奕森。

    只是他不敢肯定,又不能直接问。

    “我没有失眠,就是见了一个……”

    阮小溪自己的儿子聪明绝顶,一般十糊弄不过去的,最后直接说了实话:“就是见了乔奕森。”

    阮点点忍住自己心里的兴奋,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

    “只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不是约会。”

    阮小溪这样说,大有欲盖弥彰的意思。

    “妈妈,我会相信你的。”

    阮点点嘴上这么说,可是说完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许笑。”

    还是阮小溪自己心虚,其实阮点点一个小屁孩儿,即使知道他们见了面,也想象不出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阮小溪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了,在黑夜里,脸红到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