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深夜约酒店
    乔奕森回到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乔父乔母等着他回来吃晚饭了,也看不到乔一鸣和阮小溪的影子。

    佣人们告诉她,阮小溪已经在走了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而乔一鸣是今天回来之后,离开的。

    乔奕森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在告诉众人,他此时的心情很糟糕。

    回到卧室里,就看到了床头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乔奕森又去了阮小溪住的侧卧,立面还残留着她的气息,只是她的东西已经全部拿走了,一件不剩。

    乔奕森躺在,身心疲惫。他去外面出了一趟差,回来的时候父母已经走了,然后又赶回公司处理事情,再回来的时候,阮小溪也走了。

    以前他喜欢这个家里场场荡荡,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可是现在忽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又觉得少了点什么,有些不适应。

    躺在,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以前还可以去戏弄一下阮小溪,可是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随手拿过阮小溪留下来的离婚协议书,他仔细地看了一遍。

    这个女人,竟然为了离婚,甘愿净身出户!如果换做别人,肯定会要一笔不小的分手费,以确保自己后半生衣食无忧。

    乔奕森想着,更加对阮小溪要离婚的理由百思不得其解。

    她很忌讳别人知道她是乔奕森的夫人,不要名,她想离婚又不要任何的财产,不图财,那她到底是图的什么呢?

    对女人来说,剩下的只有一样东西了,那就是爱!

    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乔奕森不自觉地将手里的文件握出了褶皱。

    阮小溪的心里爱着别的男人!是谁?

    所以甘愿净身出户来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乔奕森想到这些的时候,不禁在心底冷哼了一声。

    后来,感觉到身体疲乏,不知不觉的睡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乔奕森是被电话给镇醒的。

    本来心里来气,但是看到来信人是阮小溪的时候,立马就清醒了许多。

    “我想跟你谈谈。”阮小溪的信息如是。

    乔奕森看看时间,大概晚上十点钟左右了,他太累了,所以今天睡得特别早。

    “好,你来家里。”乔奕森回了一句。

    “我已经定好了酒店,我们可以去那里。”阮小溪接着又发了一条,是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

    乔奕森皱着眉头,阮小溪以前都不愿意跟他睡在一个房间里,现在竟然约他去酒店里面谈话?

    这一点儿都不像是阮小溪的作风,为了辨别真假,乔奕森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阮小溪接通电话,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自然。

    “喂,我说的不够清楚吗?你要是不愿意屈尊移驾的话,那就算了。”阮小溪故意说。

    “你没吃错药吧?”乔奕森还是有些不相信。

    “你到底去不去,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我在那里等你。”阮小溪说完,不给乔奕森说话的机会,就挂掉了电话。

    乔奕森躺在床头,理了理思绪,还是没有明白阮小溪喉咙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去,你可不要后悔。”乔奕森又发了一条信息给阮小溪,然后穿衣服准备出门了。

    乔奕森没有像平时那样穿的西装革履地,反倒穿的很休闲,然后驾车朝着那个地方去了。

    阮小溪订的酒店,还真的是难找,地处偏僻,灯光昏暗,绕了好半天,乔奕森才找到。

    停好车子,乔奕森朝酒店里面走去,直接去了阮小溪告诉他的房间号。

    从乔奕森下车的那一刻起,宋萱早已经按照约定躲在了一旁,照着乔奕森的背影拍了好几张。

    虽然乔奕森没有平时穿西装那样笔挺,但是休闲装的他,更加多了几分随和的意味。

    乔奕森一酒店,宋萱就靠近乔奕森的车子,对着他的车牌号来了个大写。

    这个车牌号是乔奕森独有的,这是众所周知的,证据确凿。

    深更半夜,酒店、车子、乔奕森的背影,看着自己的底片,宋萱心里乐开了花。

    酒店附近的光线还可以,拍的照片也算清晰。

    看着乔奕森的背影,伟岸挺拔,宋萱难免不为阮小溪感到可惜。

    这样帅的男人,阮小溪就是不知道珍惜!要是她有机会,那肯定天天当大爷一样供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宋萱看着时间,掐算着乔奕森酒店多久了。

    乔奕森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儿就听到里面有走路声,开门地正是阮小溪。

    “你来了。”阮小溪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的温柔,乔奕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越是这样子反常,乔奕森越是觉得有问题。

    他不急于跟阮小溪说话,而是绕着她走了一圈,像是要把她的诡计看穿一样。

    阮小溪今天的装扮,也跟平时不太一样。

    平时她喜欢穿呆板的女式白衬衣,要么牛仔裤要么九分裤。可是今天,阮小溪竟然穿了一件纯白的连衣裙。

    头发也打理过了,绑起一个高高的马尾,额前凌乱的碎发,随意而自然。

    她的脸本来就小,今天还上了妆,看起来精致极了,的。

    总之今天的装扮,令乔奕森眼前一亮。

    换掉那身职场装,整个人看起来青春靓丽,纯洁高雅。

    “怎么了?”阮小溪故意把自己打扮得跟平常不一样,看到乔奕森这样的眼神,也不奇怪,可是她还是明知故问。

    “没什么,你今天……不一样。”乔奕森摸着下巴,不仅是人不一样,而且这个感觉也不一样。

    他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是越是这样子,他越是想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男人天生就是一个猎人,喜欢那种危险的气息,当然也包括让他捉摸不透的女人。

    下一刻,乔奕森一个上前,准备将阮小溪抱起来。

    可是阮小溪的反应更加敏捷,她一个旋转,跟乔奕森换了一个位置,让乔奕森扑了一个空。

    乔奕森站在里面,面对着门的方向,而阮小溪转到了他的对面,背对着门口的方向。

    “我找你来,是想跟你聊聊天。”阮小溪早就做好了跟乔奕森周旋到底的准备,虽然心里紧张,但是她只有见机行事了。

    “你再过来一点儿,我们更方便聊天。”

    今晚的阮小溪,是乔奕森从来没有见过的,表面看起来温顺,心里却在打着什么坏主意,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很危险,却在故意挑战一个男人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