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以为是乔奕森
    乔一鸣不想再纠缠那些问题,对他来说,更加在乎的是,阮小溪对他的感觉。

    这个问题,阮小溪也曾经问过自己,可是她根本无法说清楚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她对乔一鸣的好感,算不算爱情?

    “跟小时候一样,我把你当做哥哥一样。”沉思片刻,阮小溪给了一个彻底让乔一鸣崩溃的答案。

    听到这一句话,乔一鸣的眸子立马变得恐怖气来。

    “我不相信!”

    短短的一句话,乔一鸣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的手重重地砸在方向盘上,可是看到他手背上的青筋凸起。

    阮小溪吓了一跳,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

    下午陈姐带点点去小区里面的游乐场里面玩,直到阮小溪快下班的时候,才回家。

    点点看到阮小溪走到家门口,本想叫住她,可是却看到她上了一辆豪华的车子。

    刚开始,点点以为车子的主人是乔奕森。

    点点长这么大,除了偶尔在报纸上和电视上看到过乔奕森,还没有见到过本人,所以心里不免有些小激动。

    但是在没有得到阮小溪的恩准之前,阮点点是不会自己出现在乔奕森面前的。

    于是他跟陈姐躲在花坛的后面,直到听到车里有动静,点点不淡定了。

    “陈阿姨,你说妈妈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点点担心地问,小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如果有人欺负他的妈妈吗,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先别动,看看再说。”陈姐安慰点点。

    从点点生下来,陈姐就过来照顾他了。这些年,除了阮小溪,陈姐是点点唯一的亲人,所以他也很听陈姐的话。

    阮小溪给点点说过,上一次被乔一鸣撞见的事情。也告诉他,她为了骗乔一鸣,说点点是自己亲戚家的孩子。

    见过了一会儿,阮小溪还是没有下车来,而且车窗黑乎乎的,里面的情况什么也看不见。

    “不能再等了。”阮点点说着冲了出去。

    陈姐一个没看住,小祖宗已经跑出去老远了,于是赶紧跟上去。

    阮点点到了车门旁边,双臂环胸,开始用脚踹车门,大有“再不开门,我就砸了你的车”的架势。

    由于人小,车上的人完全看不到点点的存在,只听到踹门声,而且声音也不大。

    可是当阮小溪转头看到车窗外面的陈姐时,一下子惊呆了。

    陈姐在,很可能点点也在。

    阮小溪紧张,陈姐也紧张,熟不知阮点点还有些小紧张呢,因为马上就可以见到乔奕森的真面目了。

    车窗慢慢地降下,阮小溪赶紧给陈姐递眼色,陈姐心领神会,一边拉着点点,一边跟乔一鸣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

    陈姐把阮点点护在怀里,径直上楼去了。

    阮小溪的心一上一下的,没有心脏病也快被吓出心脏病来了。

    乔一鸣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看到他狐疑地神色,阮小溪赶紧补充道:“要不要看看车门坏了没有?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这个小区里面的孩子,一般还是挺懂事的。”

    “下车。”

    乔一鸣嘴里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阮小溪打了一个寒战,赶紧推开车门下来。

    这张阴晴不定的脸,兄弟两个简直是一模一样。

    看着乔一鸣扬长而去,阮小溪才提着东西上楼。

    这个阮点点,真的是越来越胆大了,幸好没有被乔一鸣看到。

    否则光是阮点点那张跟乔家人相似度极高的脸,也足以让乔一鸣怀疑什么了。

    刚打开门,就听到阮点点跟陈姐抱怨:“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乔奕森理论一番?他竟敢在光天化日我家门口欺负我妈妈?”

    呦,还找乔奕森理论,就他那个小个头,人家连看都没有看到他。

    阮小溪一进门,就看到阮点点气呼呼的样子。

    “来,让我看看你找谁理论呢?”本来想怪他太冲动,可是又不忍心,阮小溪的语气更多的是安慰和宠溺。

    “妈妈,你回来了?那个坏蛋有没有欺负你?”

    阮点点跑过来,抱住阮小溪的腿,仰着头问道。

    “哪个坏蛋?”阮小溪不解,车门都没有开,阮点点怎么会看到车里面的人。

    “乔奕森啊。”

    点点老实回答,但是说到乔奕森的时候,他眼睛里的期待也掩饰不住。

    阮小溪这才明白,原来阮点点把车里的人当成是乔奕森了。

    看来他的心里,一直都装着乔奕森。

    “不是乔奕森的车,车里也不是乔奕森。”

    阮小溪解释道。

    阮点点听到这句话,好像是有些失望,抿着小嘴,不再说话。

    “吓死我了,刚才一下子没看住这个小家伙,就跑了出去。”陈姐在一旁也倒抽了一口凉气说。

    “不好意思,陈姐,给你添麻烦了。”阮小溪一直很感谢陈姐尽心尽力对待点点,虽然只是一个保姆,但是他们已经亲如一家人了。

    “你说哪里的话,是我没有看住他才是。”陈姐说着还指了指点点的脑袋。

    阮小溪知道,点点虽然小,但是鬼主意不少,陈姐哪里禁得起他的折腾。

    “那是乔一鸣的车子,车里的人也是乔一鸣。”

    阮小溪视线回到阮点点的身上,跟他解释道。

    “哦。”阮点点直接回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哎,看到儿子这样子,阮小溪真的是内疚极了。

    点点从小都没有得到过父爱,他内心对自己父亲的渴求,并不比自己少。

    阮小溪是在十六岁之后没有父亲的,而点点从生下来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亲生父亲。

    把手里的东西交给陈姐去热一下,阮小溪觉得她很有必要跟阮点点谈一谈了。

    “点点,你要是真的很想见到……”

    阮小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点点大声笑了起来。

    “妈妈,你看,那个树袋熊好好笑啊。”

    阮点点指着电视上的动画片,给阮小溪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

    阮小溪只好顺着她的手指看向电视机,然后陪他笑起来。

    她心里不知道,是因为小孩子心里不存事,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是阮点点在故意掩饰。

    不管怎样,既然孩子不去再想,那就不再提了。

    在阮小溪看不到的地方,阮点点核桃似的大眼里面,已经蕴藏了好久的泪水,最终还是忍着没有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