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这么长的标题,这么醒目的字眼,还有那一张自己的侧面照。

    阮小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今天的衣服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一件了。

    这张照片只拍了大半个侧脸,还有耳畔的几缕头发遮挡,如果不是跟阮小溪特别熟悉的人,应该认不出来。

    这样想着,才稍稍得放心了一点儿。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样的新闻,为什么等到成了旧闻,我们才知道?”

    “再这样下去,我们直接关门大吉好了,报社不用再办下去了。”

    主编大发雷霆,上一次没有得到乔氏发声明的特权,今天又有对手杂志爆出了这样爆炸性的新闻,这将大大地危及到他们的生存。

    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吭声,就等主编的这番暴风雨过去。

    最后主编决定,派两个小组出去,分别由阮小溪和白静带头,盯梢乔奕森,做一个关于乔奕森的大专题《深扒乔奕森的女人们》。

    这样的安排,实在是老谋深算。白静和阮小溪本来就是竞争对手,他们为会为了副主编职位,使出浑身解数,势必挖出最有价值的新闻。

    虽然再次侥幸,又躲过了一劫,但是让阮小溪更加头疼的事情来了。

    她这才前脚踏出乔奕森的家门,后脚又要跟踪他。

    跟阮小溪一组的是宋萱,作为吃瓜观众的宋萱,还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呢。

    以阮小溪跟乔奕森的关系,肯定对乔奕森的事情了如指掌,他们这次肯定会比白静他们完成任务的要早。

    “小溪小溪,你真的从乔家搬走了?”

    一没人,宋萱就逮住阮小溪问个不停。

    阮小溪没精打采的,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那你们……真的离婚了?”

    宋萱就是有这么一副八卦到底的娱乐精神。

    阮小溪白了她一眼,拒绝回答。

    “那你对你家那位的情史,应该了如指掌吧,咱们也不用那么辛苦去跟踪去偷拍了。”

    宋萱心里还有些开心。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让我这个正牌夫人去跟踪偷拍自己的老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阮小溪想想就烦躁,她跟乔奕森就像是捆绑到一起了一样,越是想撇清关系,越是撇不清。

    “看来你还是很在乎乔大总裁嘛,那干嘛好好的夫人不当,非要出来当个小记者,整天干些偷偷跟踪自己老公的事情?”

    宋萱这是第一次听阮小溪承认自己的身份,对阮小溪的行为一直都不理解。

    她就是想不明白,明明可以当总裁夫人享福,非要对自己的身份遮遮掩掩的。

    “萱萱,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啊。”

    阮小溪开始服软,因为她担心宋萱再追问下去。

    “看我心情。”

    宋萱一副此时“我是爷”的姿态,说着甩甩手朝前面走去。

    之前阮小溪在乔家住的时候,倒是见过乔奕森交过一个女朋友。

    那时候乔奕森的眼里只有他的女朋友,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阮小溪一眼,就当她是空气一般。

    他的那个女朋友很是文静,只是乔母好像不太喜欢,后来就听说他们分手了,而且乔奕森因此一蹶不振。

    这才有了乔母为她和乔奕森安排的婚事,说白了,充其量她只是乔家为了给乔奕森治疗情伤的良药而已。

    可是她这服药根本没起作用,反倒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从她跟乔奕森结婚后,就搬离了乔家,至于乔奕森以后的私生活,她一点儿都不关心。

    大多时候都是从报纸新闻上看到的,要不是那一次偷拍,她都记不起来自己还有一个老公呢。

    所以乔奕森的女人们,除了那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还有她拍过的沐沐,其他的真的一无所知。

    “要我怎么帮你?”

    宋萱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哪里禁得住阮小溪的请求。

    “我就知道萱萱最好了。”

    阮小溪赶紧给宋萱戴上一顶高高的帽子,堵上她的嘴。

    晚上阮小溪和宋萱一起去吃了街边的小吃,还不忘记给点点和陈姐带了一点儿回去。

    刚走到家附近,阮小溪看到乔一鸣的车子停在自家楼下。阮小溪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她不知道乔一鸣是不是已经上过楼了,是不是已经看到了点点。

    该来的总会来的,阮小溪镇定了一下情绪,走了过去,直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一鸣,你来找我有事?”

    阮小溪装作很自然地问道。

    “我听说你从乔家搬走了。”

    乔一鸣的一只手里夹着一根烟,眼睛直视前方,说道。

    “是的,当时你不在,所以没有跟你打招呼。”

    阮小溪庆幸她搬走的那一天,乔一鸣和乔奕森都不在家。

    “我也搬走了,搬回自己的地方了。”乔一鸣就像是唠家常一样,故意这样说。

    “哦。”

    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打个离婚?”乔一鸣问的直截了当。

    “我,随时都可以,只是看他了。”

    阮小溪想起了给乔奕森留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乔奕森到现在都没有给他回话。

    就算是十年之期还差几天,那就等到最后一天,乔奕森应该就没有什么借口了吧。

    “以后,你有什么打算?”乔一鸣接着问。

    “以后……我还没有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阮小溪的以后,只有她和阮点点相依为命,把点点养大成人,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可是她不能这样跟乔一鸣说。

    “现在想。”

    乔一鸣转头看向阮小溪,目光灼灼,满怀期待,语气带着命令似的。

    许久阮小溪不说话,半响她觉得手有些酸了,忽然想起来手里还提着街边买回来的小吃。

    “你吃饭了没有?我在外面买的,味道不错,你可以尝一尝。”

    阮小溪感觉到乔一鸣要说的话,于是岔开话题道,看起来对手里的美味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如果你没有吃饱,我们可以出去再吃一些东西,边吃边聊。”

    乔一鸣说着就要启动车子。

    “不用了,我吃饱了,这只是剩下的。对不起,刚才我忘记了。”

    阮小溪赶紧解释,为自己刚才的唐突道歉。

    像乔一鸣乔奕森这种公子哥,怎么回去吃街边的小吃。他们向来都是出入高级餐厅,口味挑的很。

    “我们之间从来不需要‘对不起’三个字。”

    乔一鸣的话里带了几分宠溺。

    以前阮小溪觉得,乔一鸣就是她生命中的救星和依靠。

    从她十六岁那年,他把她从黑帮的手中救下来,然后他们一起在乔家长大,一起上学一起玩耍。

    每次他都护着她,想着她,事事以他为先。

    小时候玩过家家的时候,他总是扮演她的新郎,她也很开心。

    那种被疼爱的感觉,是妈妈过世之后,她最依恋的。

    以前年龄小,阮小溪也说不清楚她对乔一鸣是什么感觉,把他当做自己的哥哥一般,可是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兄妹。

    可是乔一鸣对她的感觉,她是十分肯定的,早已经超过了哥哥对妹妹的关怀。

    如果不是造化弄人,她想不管是不是爱情,跟乔一鸣在一起,也许会是幸福的,永远被宠爱的。

    可是现在,她跟他绝无可能。

    “一鸣,你值得更好的姑娘。”阮小溪看着乔一鸣,肯定地说。

    乔一鸣的脸色立马变得冰冷无比,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给我一个理由。”虽然心剧痛无比,但是乔一鸣还是想知道为什么。

    “我跟你大哥的关系,这是永远不可能迈过去的一道鸿沟。”阮小溪直言不讳。

    即使他们没有在一起,都要当心新闻媒体的捕风捉影,如果他们在一起,被外人知道,将是怎样的豪门丑闻。

    “你们的婚姻,外人不知道。即使知道,我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乔一鸣稍稍得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是因为这样,他倒是不担心。

    “可是我在乎,纸是包不住火的。”阮小溪不敢苟同,她甚至舆论的威力,足以毁灭一个人。

    “你爱过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