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咱们离婚吧
    阮小溪不死心,一直想找机会说服乔奕森去见沐沐。

    她知道,整件事情的症结都在乔奕森的身上。

    她只是暂时安抚住了沐沐,真想沐沐息事宁人,非得乔奕森亲自出马不可。

    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就没有看到乔奕森的人,乔一鸣也不在。

    从乔母那里得知,他们接到了一单大生意,都去忙了。

    晚上下班回去,往常乔母都会在客厅里等他们回来吃饭,可是今天没有。

    听家里的佣人说,乔父乔母要走了。

    阮小溪去了乔父乔母的卧室,他们当时正在收拾行李。

    “爸,妈,听说你们要走了?”虽然心里有些庆幸乔父乔母终于要走了,但是阮小溪看他们的脸色不太好,还是有些担心的。

    “小溪,你回来了,过来我给你交代一下。”

    乔母说话间有些有气无力。

    阮小溪走过去扶乔母坐下,她这才得知,原来是乔母的多年挚友得了癌症,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他们要赶回去见最后一面。

    人到晚年,对这个世界会更加的钟爱和眷恋,难免听不得见不得生老病死的事情。

    乔父乔母也一样,一来因为是好友,二来也是对生命无常的感叹。

    阮小溪安慰了乔父乔母一会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有默默地帮他们收拾行李。

    乔父乔母坐了第二天早班飞机回了美国,由于乔奕森乔一鸣都不在家,阮小溪执意要送他们去机场。

    乔母的情绪低落,执意不肯,也有不想看到离别的场景的意思吧。

    阮小溪如老人所愿,只把他们送上了车,司机送他们到机场。

    今天是周六,阮小溪休息,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吃过早饭,阮小溪回到房间里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了。

    她要搬回去住!再也不用再人前装恩爱了!

    想到这里,还是有些兴奋的,因为马上就可以跟自己的宝贝儿点点在一起了。

    想到这是最后一天呆在这里了,毕竟在这里当了这么久名义上的乔家少奶奶,阮小溪想在走之前做些什么,顺便等乔奕森回来。

    昨晚她给乔奕森去过电话,说是乔父乔母打算提前离开了,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乔奕森给的时间是今天下午。

    阮小溪先是打扫了乔父乔母的房间,然后去整理了乔奕森的房间。她发现乔奕森的房间相当的整齐,看起来这个男人平时很爱干净,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不羁。

    她住的侧卧,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早就整理好了。

    最后是乔一鸣的房间,阮小溪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没有进去。

    下午四点左右,乔奕森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他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司机开车送他回来的。

    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像是赶了夜路一样。

    阮小溪看时间差不多,早就在客厅里等着他了。

    乔奕森从外面进来,走到客厅里,在阮小溪旁边坐了下来,然后整个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爸妈走了?”

    乔奕森的声音有些沙哑。

    “恩,爸妈走了估计暂时不会回来了。”

    阮小溪说着将早就草拟好的一份文件推到乔奕森的面前。

    乔奕森刚才没注意桌子上的文件,现在扫了一眼。

    离婚协议书。

    乔奕森的眉头一皱,然后稍稍转头,挑眉瞪着阮小溪。

    “爸妈已经走了,不用再继续伪装了,我们离婚吧。”

    阮小溪说的很平静,内心却并不如表面这般。

    “我不同意!”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那越发精致的小脸,一字一句回答道。

    “这是我们早就说好的,难道你要反悔吗?”

    阮小溪看着他问,眼神对视,毫无畏惧,像是要把乔伊森看穿一样。

    她真的不明白乔奕森心里在想些什么,明明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可是乔奕森时而逗弄她,时而冷落她,现在竟然还迟迟不肯离婚。

    这不应该是他希望的吗?离婚了,大家都可以得到自由。

    “我是说过,只是期限未到。”

    乔奕森嘴上坚持的理由,其实跟他心里想的并不一样,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恐怕他心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想跟她离婚,因为她是一个谜?是自己还没有解开的一个谜?

    阮小溪怔怔地看着乔奕森,还有十几天就到期了,还在乎早几天晚几天吗?

    不等她再说什么,乔奕森就板着脸站起来朝外面走去,一会儿就听到汽车越来越远,他应该是走了。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阮小溪上楼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乔奕森的床头,然后提着自己的行李箱下楼去了。

    佣人们没有多加阻拦,因为这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乔奕森跟阮小溪那种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任由她去了。

    阮小溪在门口等了几分钟,都没有看到出租车,于是拖着行李箱往前面走。

    她知道乔奕森的家门口是一个是非之地,所以不敢多停留。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拖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被对手杂志社盯梢的人拍了个正着。

    庆幸的是,阮小溪乘车离开,盯梢的人没有及时拦到车,又把人跟丢了,否则她的住所很可能会曝光,永无宁日。

    阮小溪回到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是点点了。

    不过点点人小鬼大,他看出来阮小溪脸上在笑,但是不是以前那种特别开心的笑,所以也不敢特别缠着妈妈。

    第二天早上,阮小溪是被主编的夺命电话叫醒的,临时通知加班。

    一上班,主编又把大家召集起来开大会。

    阮小溪总是云里雾里的,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喂,你小心一点儿。”宋萱在一旁提醒道。

    “跟我什么关系?”阮小溪不明所以。

    沐沐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已成定局,乔母都已经离开了。

    难道……

    阮小溪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难道沐沐已经将她跟乔奕森的关系公布于众了?

    想到这里,她自觉地垂下了头,不敢看在座的每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得缘故,她总是感觉大家在看自己。

    宋萱悄悄地将一份报纸塞到了阮小溪的怀里,阮小溪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像是掉进了万丈深渊一般。

    主编说的什么,阮小溪完全听不到了,她的全部精力投注在这份报纸上。

    “乔氏集团掌门人因第三者与正妻关系告破,正妻离婚后搬离乔家住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