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一丝悸动
    乔奕森低头,几乎大脑连想都没有想,就邪魅的笑了一下,顺手阮小溪的两颗衬衫扣子。

    脸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

    阮小溪惊慌的想要躲,却根本躲不开,越挪动反而是越拉近了自己与乔奕森的距离。

    下一秒钟乔奕森毫不客气地扯住她的衣领,一用力,阮小溪衬衫上所有的扣子散落在温泉池子里。

    看着自己几乎的上半身,阮小溪终于清醒了。

    “你干什么?”

    说着想要推开乔奕森,可是无果。

    “你这么晚来找我,不就是为了玩吗?”乔奕森一字一句地说,趣味十浓的样子。

    阮小溪赶紧抱住自己的胸,却看到乔奕森狡黠一笑,然后他的手臂稍稍一用力,阮小溪的身子就倒向了她这边,身体也与他更加贴合了。

    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坐在乔奕森的腿上的,而且分明感觉到了的异样。

    阮小溪像是撞见了怪物一般,顾不得其他,身体往下一压,然后一个转体,就从乔奕森的身上下来,匆匆地朝池子边游去。

    “既然都下水了……”乔奕森说着游了两下,伸出手就扯到了阮小溪的衬衣,然后“撕拉”一声,衣服被从后面撕成两半。

    “你……”

    阮小溪回头,气呼呼地瞪着乔奕森,却说不出话来。

    乔奕森一副花花大少爷的模样,嘴角带着挑衅的笑。

    “你就这样子出去吗?”乔奕森笃定,现在的阮小溪哪里都去不了了。

    他之前,绝对没有动不动就撕别人衣服的爱好。

    可是,现在不知为何,面对阮小溪的时候,反倒是激起了异样的占有欲。

    他总是会以各种方式来激起她的反抗。

    似乎她越是反抗,他越是觉得趣味十足。

    阮小溪低头看看自己的上半身,还有被他撕烂的衣服,此时真想把乔奕森也撕成两半。

    趁乔奕森不注意,阮小溪掬起一捧水,朝他的脸上泼去,然后接二连三地朝他泼水,这是她此时唯一的泄愤方式了。

    “你是不是疯了,干嘛总扯我衣服!”

    乔奕森的眼睛也闭都不闭一下,任由她撒泼。

    这样的阮小溪,烈性,无助,倔强,不屈服,乔奕森觉得更有趣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小溪终于停下来了,她自己都累了。

    “玩够了?”乔奕森赖皮似的说着不着痕迹地上前,再次将阮小溪抱在怀里,手伸到后面,然后阮小溪上身唯一的一件脱落。

    阮小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她的被乔奕森大手一挥,扔出去好远。

    乔奕森的身体是滚烫的,而阮小溪的微凉。

    他觉得还不够,一只手将阮小溪的身体托起,另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腰间。

    阮小溪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自己身上几乎了,与他相对。

    “啊啊啊!”阮小溪就要疯了。

    不停地挣扎着,就是逃脱不了他的魔掌。

    乔奕森的头一伸,就捉到了阮小溪的唇,他想找到那股甘甜的味道。

    阮小溪哪里会屈从,左右闪躲,可是却被乔奕森按住了后脑勺。

    直到阮小溪在这个持久的吻中安静下来,他才松开,手移向她的后背。

    如丝绸般的触感,让乔奕森为之着迷。

    听到阮小溪微微的声,乔奕森的嘴角扯动了一下。

    温泉池里,俩人正吻得如火如荼,乔奕森的电话响了不停。

    阮小溪心中一震,瞬间清醒了。

    而乔奕森丝毫没有接电话的意思。

    “乔奕森电话!”

    阮小溪皱着眉头,尽量让自己忽略此时他们两个的身体靠的有多近,来提醒乔奕森。

    “不接。”

    乔奕森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反而是更加以矍铄的眼光盯着阮小溪。

    阮小溪是真后悔了!

    自己简直是一遍遍被自己的善良所累赘。

    干嘛要管乔奕森的破事,他自己都不注意,自己还跑过来见他要想一想对策。

    结果反倒是被他戏弄一番。

    早知道,自己就该去找点点,然后享受她和儿子的美好时光,管什么乔奕森的死活!

    可是此时,她逃不脱,她越是挣扎,乔奕森反倒是越牵制的她紧。

    两个人在温泉里泡着,这种本来的争夺抵抗感,却越来越是演变成了鸳鸯戏水感。

    让人觉得面红耳赤。

    阮小溪想要往后挪一下的时候,乔奕森只需要轻轻用手一拽,就能将她轻而易举的拽到自己的怀里来。

    “乔奕森!”

    阮小溪有些愤怒的看着乔奕森,一对上乔奕森的笑容,她就有些胆颤。

    乔奕森扬了唇角,说道,“叫乔宝。小河。”

    “……”阮小溪简直想死,“放开我。”

    她说。

    “你是不是背着我学习了方式,这种欲拒还迎的办法,确实让我觉得新奇。”

    乔奕森丝毫不搭理阮小溪的话,自顾说道。

    “啊!”

    阮小溪简直无语了!乔奕森耍起赖皮来,简直是让人觉得气的牙痒痒。

    可是,这种感觉就像是,你觉得他让人生气,又觉得总有着一丝的悸动。

    疯了,真的是疯了。阮小溪摇了摇头。

    电话响的断断续续,断断续续。

    一遍又一遍。

    乔一鸣处理完公务回家,才发现乔奕森和阮小溪都不在家。

    问了家里的佣人,都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给乔奕森打电话,没人接。他的心里很是烦躁,阮小溪与乔奕森同时消失,他也不知道这个电话应该不应该打,还是遵从着心里的意思,打了这一通电话!

    终于在电话响了十遍之后,阮小溪借了一股力,将乔奕森推开了。

    “接电话!”

    她咬牙说着的时候,乔奕森烦躁地停下手中的动作,顺手裹了一件浴巾,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阮小溪从惊慌失措中晃过神来,立马爬出池子,衣服是不能穿了,也只能裹了一件浴巾。

    正当她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

    乔奕森发来一条信息,让她去401房间休息。

    她犹豫了一下,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哪里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