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放开
    大概谁都不曾想到,阮小溪和乔奕森的事情。

    所以以至于,当阮小溪已经跑远了的时候,所有在原地的同事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到,过了好一会在大厅里面的同事反应过来,这才将宋萱围了起来。

    “宋萱,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敢从乔奕森的手里抢东西。”

    “宋萱,到底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

    “乔奕森是不是认识阮小溪啊?”

    “小溪为什么要跑?”

    ……

    一连串的问题,像是炸弹一样,全部投向宋萱。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宋萱……”

    主编这么多年,估计也没有意识到如此劲爆新闻可能发生在自己身边这件事,所以当她听着周围吵吵闹闹的时候,也准备问宋萱。

    “主编,我刚看见一个老同学,我先打个招呼去啊……”

    宋萱子虚乌有的一顿乱指外面,就朝着纪从任跑去,然后拉着纪从任从跑出了ktv的大门。

    “小溪,小溪还在里面。”

    “表哥,你就别管了,先走再说。”宋萱还是不放开纪从任。

    现在这种状态,她分明就会被主编以及一众同事乱枪扫射而死啊!

    先躲了再说!

    一直上了纪从任的车,宋萱才催促道,“赶紧开车。”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纪从任并没有启动车子,反而继续追问。

    “边走边说。”宋萱说。

    纪从任回头看了一眼ktv的方向,有些担心,却也没有再追问,而是启动车子,离开ktv。

    “刚才那个男人叫乔奕森,乔本集团你知道吧,现在是乔本集团的当家人。”

    宋萱介绍乔奕森道。

    “他跟小溪是什么关系?”

    “他是……”

    宋萱刚想脱口而出,忽然想起阮小溪交代她的话,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个事情,还是让小溪跟你说吧,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小溪也不让我说。”

    宋萱执意不肯出卖朋友,纪从任只好作罢。

    只是,宋萱叹了一口气,阮小溪一会怎么出来,以及如何解释,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一边是乔奕森抓到了她和别人接吻,一边是主编们发现了她和乔奕森。

    这两边分明都是豺狼虎豹!

    希望上帝保佑她吧!

    ……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小溪还是一把推开了乔奕森!

    再这样下去,总不能在洗手间里就……什么了!

    阮小溪凭借着自己最后一点理智,成功推开了!

    乔奕森看着对面的阮小溪,嘴唇红肿,红光潋滟,脸上红晕未散,而身上的衣服早就凌乱不堪了。

    唇边挂了一抹笑意。

    两个人的时间控制有些相似,即使此时阮小溪不推开乔奕森,他也会放开她的。

    他尽管讶异于对阮小溪的贪恋,但是他还不至于到了为了**而失去理智的地步。

    乔奕森就站在她的对面,看着她慌乱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最后伸手帮她拢了拢衣领。

    阮小溪啪地一下打开他的手,不知道是嫌弃还是生气。

    乔奕森这才发现,刚才或许用力太大,阮小溪的衬衣上少了两颗扣子,现在正躺在地上。

    阮小溪整理好衣服,转身就要离开。

    “你就打算这样子出去?”乔奕森在后面问道,眼睛里都闪耀着光芒的。

    阮小溪这才低头看着自己敞开的衣领,不由得红了脸。

    如果被同事们看到,又要大做文章了,可是她又能怎样呢?

    继续留下来?

    一想到这是男卫生间,阮小溪真是片刻都不想呆了。

    “这样也好过被你轻薄的好,乔总你也太饥渴了!”

    阮小溪皱着眉头,说道。

    乔奕森一笑,走上前,轻薄的挑了她的脸一下说道,“某人刚刚难道不享受?”

    “你!”

    阮小溪狠狠地瞪了乔奕森一眼,看着他骄傲的样子,她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词穷。

    气的涨红了脸,转身就走。

    也不管不顾了。

    就在她大步往前迈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东西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她一回头发现是乔奕森的西装。

    然后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带着她朝外面走去。

    乔奕森的身量高大,而阮小溪相对比较娇小,在乔奕森的怀里,从后面几乎看不到阮小溪。

    看来现在这是唯一的方法,能让她走出去男卫生间了。阮小溪再置气,权量轻重也忍了。

    乔奕森将阮小溪带到一个没人包厢里,然后自己就要离开。

    “你去哪里?”

    阮小溪问道,本来想提醒他出去小心,不要被他的记者同事们拍到什么。可是乔奕森丝毫不领情的样子,转身回道:“还需要我陪你吗?”

    说着作势就要回来,阮小溪不由自主地把身上的衣服裹得更紧了,后退了两步。

    乔奕森轻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阮小溪稍稍得松了一口气,坐下来。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九点了。

    她现在还不能出去,这个点儿同事们应该还没有回去。

    低头就看到自己身上乔奕森的衣服,于是嫌弃得扯下来。

    刚脱下衣服,就听到门外有敲门声,阮小溪赶紧又穿上。

    不知道外面是谁,阮小溪不敢应声。

    听到没人应门,外面的人推门而入,吓了阮小溪一跳。

    进来的女人穿着像是这里的服务生,看着阮小溪道:“这是乔总吩咐给您送来的茶水。”

    阮小溪这提到嗓子眼的心才又放下,这一惊一乍的,没有心脏病也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谢谢,你能给我找两个别针来吗?或者针线也可以。”

    阮小溪问服务生道。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很客气,不一会儿就拿来了针线。

    服务生一走,阮小溪立马反锁了房门,不管是谁,她都不会再开门了。

    刚刚掉地上的扣子,她还握在手心里。不一会儿,扣子已经缝好了。

    躲在包间里,听着墙上时钟滴滴答答,阮小溪数着分钟打发时间。

    “明天还要上班,大家应该不会那么晚回去。”这样想着,也不觉得时间难熬了。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已过,阮小溪猜测同事们很可能离开了,也打算回去了。

    她本想把乔奕森的衣服扔在这里,让他自己回来拿,后来又觉得不妥,万一他忘记了。看到包厢里有便利袋,于是就将乔奕森的西装装了进去。

    阮小溪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很安静,这才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