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一刹那情动
    刚开始以为是宋萱呢,心中一喜,可是仔细一听,阮小溪并不记得自己听过这个声音。她只好装作没听到,仍旧不回声。

    “里面没有其他人了,应该只有阮小溪,可以进去了。”还是那个女子的声音,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然后又听到皮鞋踩在地砖上的声音,越来越近,接着就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声音:“阮小溪,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出来的话,后果自负。”

    乔奕森还是找来了!阮小溪抓狂地直挠墙。

    “一”乔奕森的声音简直如鬼魅。

    “二……”

    随着他的每一句话,阮小溪觉得自己简直吓得不能呼吸。

    死了,死了。

    这种时刻简直是恐怖!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可是躲起来又根本就不是办法!

    “三”还没有出口的时候,阮小溪咬了咬牙,先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只看见乔奕森的嘴角挂着一丝得逞的奸笑,笔直地站在门口,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找我谈谈?”阮小溪故作轻松地问道。

    “你说呢?”乔奕森反问。

    阮小溪伸头看了一眼外面,还好此时没有人进来。

    “要谈的话,能不能找个稍微隐秘的地方?人来人往的,我可不想明天跟你一起上头条。”

    阮小溪说着就走了出来。

    “如你所愿。”

    乔奕森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挺配合的,让阮小溪很奇怪。

    乔奕森什么时候能这么好心了?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乔奕森拽着她的手臂,一个转身。

    然后他们就霍霍的进了男厕所。

    “喂,你干什么?”阮小溪觉得他简直是疯了,从女厕所来到男厕所。

    “这里不够隐秘吗?”

    乔奕森看了一眼这个狭小的空间,早就让人封锁了这边的厕所,根本没有人会进来的。

    “要死!”阮小溪感觉自己要完了!

    “能不能换个地方。”阮小溪皱着眉头看着乔奕森。

    乔奕森眼疾手快,啪的一声锁上了厕所的门,然后顺势将阮小溪按在了门上。

    “放开!”

    话一出口,阮小溪想要挣扎,可是她分明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可能有人要进来了。

    如果她不动,来人打不开厕所的门,可能就走了,所以她放弃了挣扎。

    见她老实就范,乔奕森就开心。

    听到脚步声走远,阮小溪就要挣扎,可是乔奕森的将她的两只手臂一提,一只手臂就轻松地压制住了她的两条胳膊,然后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问道:“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看你玩的很嗨。”

    “误会,纯粹是误会。”阮小溪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道。

    这个女人,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现在都玩到外面来了。

    “误会什么?是这个吗?”

    乔奕森说着就低头盖上了她的嘴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阮小溪在包厢里喝过红酒的缘故,乔奕森觉得与她接吻特别的甘甜。

    她的嘴唇软软的,甜甜的,很舒服。

    阮小溪觉得一阵酥麻,然后稍稍有了一点儿意识,她开始挣扎,可是四肢都被乔奕森控制,动弹不得,于是只有最里面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

    显然乔奕森很不满足,想要更多,于是他像是攻城略地一样,霸道地撬开阮小溪的贝齿,然后。

    阮小溪被她搅动地天翻地覆,不知所以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奕森才停下来,盯着阮小溪泛着红晕的脸颊。

    阮小溪无力地靠在门上,仰头凝视着乔奕森,又羞又恼。

    “够不够?”

    乔奕森故意问道。

    阮小溪知道,乔奕森这是在惩罚自己。

    虽然不情愿,但是此时她不得不解释:“我只是跟他借位而已,没有真的激吻。

    “我没见到的时候,也没有激吻?”乔奕森霸道地说。

    其实,阮小溪的话,乔奕森是相信的。

    阮小溪这种看起来挺像是没有的主的。这种没有的女人,也不会有什么的念头。

    但是他仍旧止不住想要逗逗她。

    刚才的挣扎,阮小溪的衬衣扣子已经挣开了两颗,露出她雪白的颈部和胸前的肌肤。

    乔奕森盯着她瞥了一眼,不由得笑了一下。觉得不够,干脆帮她又往下了两颗。

    “喂,你干什么?”阮小溪气急,虽然知道自己此时说什么都阻止不了他的“兽行”。

    “我们好歹夫妻一场。”乔奕森嘴里还是惩罚的意味十足。

    “这到底有什么关系!”阮小溪怒了。

    乔奕森不管,说着低头,吻上了她的脖颈。滑滑的,还带着一股清淡的体香。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阮小溪的味道还不错,甚至挺鲜美的。

    “乔奕森,你停下来,停下来。”

    不管阮小溪再怎么叫,乔奕森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一直朝下。

    阮小溪觉得他所到之处,都湿湿的粘粘的,瞬间觉得一股血液往头上直涌,连带着体温也上升了不少。

    “乔奕森,我们就要离婚了。”

    阮小溪无奈,只能提醒他们之间即将结束的婚姻关系。

    “现在不是还没有。”乔奕森呜呜啦啦地回了一句,还是没有停下来。

    本来只是想惩罚一下阮小溪,可是乔奕森忽然觉得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个女人,好像有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就好像某个夜晚,他曾经拥有过她一样。

    但是,他分明不可能拥有过他。

    这一刹那的想法,让乔奕森有些奇怪。

    接下来,阮小溪的上身几乎呈现在乔奕森的面前。

    看着乔奕森的笑容,阮小溪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也许是因为情动的原因,她的手臂转动了一下,反手握住了乔奕森的胳膊,死死地抓着。

    身体传来异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既心动又不安。

    她觉得浑身,想要推开乔奕森,可是,当他的呼吸打在身上的时候,她却又感觉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了,除了紧紧地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乔奕森。”

    她试图喊乔奕森的名字,却只得到了一声轻哼的回应。

    甚至有一刹那,她在想,他这算不算情动?

    疯了,疯了!

    阮小溪不断地甩走了自己脑袋里的想法,自己这是不是疯了,会想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