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副驾驶才是女朋友的位置
    宋萱这是一手包办的意思,她都忘记了阮小溪是已婚人士。不过这也不奇怪,阮小溪一直给人的感觉是自己单身,结婚跟没结婚一样,有老公还不如没有呢。

    纪从任看着阮小溪,他更加想听阮小溪的意见。

    “小溪,你觉得我合适吗?”

    其实纪从任想问的不是明天充当你的男朋友合适吗,而是我当你的男朋友合适吗?

    “啊?”阮小溪压根没有听见他们俩说的什么,纪从任的出现,让阮小溪陷进了对往事的回忆里。

    “合适合适,表哥你答应不?”

    宋萱觉得,现在任何一个男人都合适充当阮小溪的男朋友,反正是冒充的,关键就是纪从任答应不答应帮忙了。

    “十分乐意。”

    纪从任一点儿推脱的意思都没有。

    “太好了,我就知道表哥最绅士了,救人于危难。”宋萱一个劲儿夸纪从任。

    阮小溪这才回过神来,知道他俩已经成交了。虽然心中觉得有些不妥,不过现在她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了。

    饭后纪从任要送阮小溪回去,可是小溪执意拒绝,他才作罢。

    多年未见,纪从任有好多话想对小溪说,想问她这些年她都在哪里,想告诉她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小溪,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没有离开过。能告诉我你的地址吗?有空我去找你。”纪从任觉得自己好笨,是自己一走这么多年,否则说不定早就跟阮小溪重逢了。

    “你要是找我的话,可以让萱萱告诉我,这样更方便。”

    阮小溪觉得告诉纪从任哪里的住址都不方便,乔家不是自己的长久落脚之处,而点点那里,肯定也是不方便让纪从任知道的。

    “好的。”

    回到家,家里很安静,由于他们聊得太久了,所以时间也不早了,想必乔父乔母已经休息了。

    “去哪里了?”

    刚走进客厅,就听到乔一鸣从身后出来问道。

    阮小溪吓了一跳,原以为人都休息了,只给她留了灯,没想到乔一鸣今天回来了。

    “跟同事一起出去吃饭,聊得有点儿久了。”阮小溪转身,看到乔一鸣穿着家居服,显然一副早就回来在等自己的样子。

    “时间不早了,我去休息了。”

    阮小溪转身就要上楼。

    “家里没有记者跟着,你不用躲着我。”

    好几天没见道阮小溪,,乔一鸣本想早点儿回来,可是阮小溪却现在才归,而且也不愿意跟他多说话,难免心中气恼。

    “一鸣,你最近很忙?”阮小溪话家常似的问道。

    “恩。”乔一鸣回应,他的心里有疑问,如果大哥乔奕森对阮小溪没有意思的话,为什么在他出差的时候,还这么提防他们。

    “那你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阮小溪说完不再停留继续往楼上走。

    “大哥对你有感情吗?”乔一鸣大步一迈,几步就追上了阮小溪,顺势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再逃走。

    阮小溪觉得手臂热热的,这个温度一直传到她的心里,让她浑身一颤。

    “一鸣,这是在家里,你放开我。”理智告诉阮小溪,跟乔一鸣要保持距离。

    “那你还爱他吗?”乔一鸣不死心,他觉得阮小溪对自己的疏离,多少有点儿倾向大哥乔奕森的意思。

    阮小溪真的觉得不适合在家里讨论这些事情,而且她跟这两兄弟之间的感情纠葛,早就画上了句号。

    “谁在下面说话?小溪回来了没有?”听到楼上开门声,然后就听到乔母的声音。

    阮小溪趁着乔一鸣不注意,使劲儿甩开他的手,然后急匆匆地朝楼上跑去。

    “妈,是我,我回来了。”阮小溪一边跑一边回答。

    乔一鸣像是没事人似的,慢悠悠地走在阮小溪的后面。

    这样子乔一鸣很难找到跟阮小溪独处的时间,就连上下班也害怕记者尾随,于是心理异常烦躁。

    阮小溪的心里惦记的是晚上的聚会,毕竟纪从任是冒牌男友,如果别人揭穿的话,那她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小溪,我表哥说,下班来接我们。”快下班的时候,宋萱说道。

    “不要了吧,这样会不会太高调了。”阮小溪觉得没必要这么周到吧,毕竟不是正牌男友。

    “现在需要的就是高调。”很显然,宋萱已经答应了纪从任。

    阮小溪不再说什么,只是给乔母去了一个电话,说是单位聚会,晚上不用等她吃饭。

    下班的时候,同事们纷纷走了出来,阮小溪和宋萱也在中间。

    门口停着一辆奥迪q7,车内的人降下车窗,露出脸来。

    “来了来了。”宋萱赶紧提醒阮小溪。

    阮小溪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在这么多人面前秀恩爱,还是跟冒牌男友,而且对方是发小纪从任。

    “我们在这里,在这里。”见阮小溪没有动静,宋萱倒是先声夺人,说着朝纪从任摆手。

    纪从任点头,从车上走下来,来到他们的面前。

    “你们下班了。”纪从任说着就要从阮小溪的手上接过包包。

    阮小溪愣怔了一下,还是任由纪从任拿了去。

    这时候经过身边的同事问道:“小溪,这是你男朋友?”

    “是啊。”阮小溪有些尴尬地回答道。

    “看起来好有文化的样子啊,是海龟吧?”有人大胆猜测道。

    “你们猜对了,地地道道的海龟。”宋萱在一旁笃定地回答。

    然后就听到几个女同事羡慕的声音。

    此时白静从他们身边走过,将纪从任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颇有不屑的样子。

    “表哥,别管她,她就是嫉妒小溪。工作上不如小溪,就处处跟我们作对。”宋萱也不屑地看了一眼白静,安慰纪从任道。

    “小溪当然是最优秀的,这一点儿我知道。”纪从任的嘴里,小溪仿佛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

    “表哥,你的眼里都是小溪,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红娘了?”宋萱嗔怪道。

    “你这个死丫头,乱说什么?”阮小溪赶紧制止宋萱。

    这个大嘴巴子,什么红娘,她可是已婚妇女。虽然她也感受到了纪从任对她的好感,可是物是人非,还是不要多生枝节的好。

    阮小溪要跟宋萱一起坐在后排,可是宋萱说:“副驾驶的位置,才是女朋友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