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借了个男朋友
    这么大动静,阮小溪不免伸头看了一眼,结果就对上了白静那想揍她一顿的目光。白静手里还提着相机,竟然毫不疼惜地摔在了桌子上。

    看白静的神情,阮小溪就猜到,跟踪了乔一鸣好几天,应该是一无所获。

    别说没拍到沐沐指控的乔一鸣跟阮小溪的私情,就连乔一鸣身边女人的影子估计都没有见到。

    想到白静那天在会议上笃定的样子,看她怎么跟主编交差。

    所以啊,这人,有时候为难别人,就是为难自己。

    “宝贝,我要上班了,就先这样,拜拜。”

    阮小溪挂了电话,看到白静去了主编的办公室。

    白静硬着头皮对主编说,乔一鸣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公司里,连回家的次数都极少,或者去私人会所见客户,但是他去的私人会所,一般安保严密,外人是很难进去的。

    “这么多天,这就是你的收获?别说没有拍到猛料,就连一点儿花边儿都没有?”主编有些双臂抱胸,显然对白静给的汇报材料很是不满。

    “主编,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是乔一鸣就像异性绝缘体一样,连他出去带的助理都是男的。”白静很是无奈,这样多金帅气酷毙的男人,身边竟然没有女人。

    如果她有机会靠近乔一鸣,倒贴也是有可能的,怎么就不见其他女人主动上贴呢。

    难道他是gay?

    白静也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你也说了,他去了私人会所,你怎么知道他去私人会所仅仅是见客户?”

    主编对白静的能力,不免有些怀疑。没有收获,这么轻易就下结论。

    “或者说他是一个gay!”

    白静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疑。

    “白静同志,诋毁诽谤社会精英,很可能会惹上官司的,你想给报社还是给你自己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吗?”

    主编对白静无凭无据的猜疑,更加不满。

    虽说言论自由,可是乔一鸣和他背后的乔本集团,那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吗?

    “对不起主编,我失言了。”

    “那现在怎么办?不再跟了?”

    白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主编的神色,问道。

    “已经投入了这么多,都有知上门来了,即使挖不出什么猛料,能不能写一篇关于社会精英日常的报道呢?”

    主编觉得这个白静,思维还真是不够灵活,跟阮小溪确实差了一点儿。

    “那我再追踪几天,记录一下乔一鸣的日常。”

    白静赶紧应承,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到阮小溪就一脸愤恨的样子。

    刚开始还有同事私底下议论,阮小溪的秀恩爱,是不是装出来的。可是白静的一无所获,让大家渐渐地相信,沐沐的是子虚乌有,纯粹是为了挟私报复。

    同事间的舆论渐渐平息,阮小溪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不能过于大意,每天早上的秀恩爱电话,照打不误。

    到了年中聚会的时候,今年大家提议去ktv嗨翻一个晚上。

    见阮小溪天天在电话里腻歪,就是不见真人,于是就有同事建议,让有家属的都带家属前往,特别提醒阮小溪要带男朋友。

    阮小溪笑着答应一定带男朋友,可是转身就开始犯难了。

    她带谁去啊?难不成带她前世的小?肯定不行。

    如果不带男朋友出现,那大家稍稍放下对她的猜疑,肯定又要再次。如果带去了,就彻底洗清了沐沐的谣言。

    下班了,阮小溪和宋萱走在路上。

    “小溪,你又怎么了?”看到阮小溪一副苦瓜脸的样子,宋萱问道。

    “萱萱,明天的聚会要带男朋友,你说我该怎么办?”

    阮小溪恨不得宋萱是男的,这样子就可以当她的挡箭牌了。

    “你不是有男性朋友嘛,天天电话打的,那叫一个腻歪。”宋萱不解。

    “那是假的,不是真男朋友。”

    “我知道,那也可以暂时带来,帮你顶一下啊。”

    宋萱还是不解,这个阮小溪,在工作上号称无所不能的小能手,在生活上,怎么这么多困难呢。

    “反正不能,他来不了。我都已经在同事们面前答应了下来,怎么办呢?”

    阮小溪觉得自从遇上了乔奕森,自己的生活就一团糟了,他真的是自己的克星。

    这个时候竟然想起来乔奕森,阮小溪觉得自己真的是脑残了。

    “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男伴儿,给你顶一下?”

    关键时刻,还是宋萱而出,不惜为朋友两肋插刀。

    阮小溪很是犹豫,总觉得这样不好,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更适合的人选了。

    宋萱打电话约了自己的表哥,他们约好在一家餐厅见面。

    阮小溪的心里有些莫名的紧张,对于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请求人家冒充自己的男朋友,十分不妥。

    “来了,我表哥来了。”

    宋萱看到门口进来的高大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朝门边招手:“表哥,我们在这里。”

    阮小溪也跟着站起来,看向走向他们的男人。

    只见男人的脸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浓眉大眼,白白净净,看起来很斯文。

    “小溪,我给你介绍,这就是我的表哥,纪从任,刚从国外回来的。”

    等男人走过来,宋萱先介绍他的表哥。

    纪从任!阮小溪的眼睛瞪大看向面前这个书生模样的男人。

    “表哥,这是我的同事,也是好朋友,阮小溪。”

    宋萱又向表哥介绍小溪道。

    从看到阮小溪的第一眼,纪从任已经挪不开眼了,那么熟悉,依稀还有小时候的模样,尤其是那双眼睛,水灵灵的。

    直到宋萱说出阮小溪的名字,纪从任才十分地肯定,她就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童年伙伴。

    阮小溪也一样,听到纪从任的名字,到乔家以前的那些事情,开始不断地在她的脑海中出现。

    “小溪,真的是你?”

    纪从任还是不敢相信地问道。

    “纪哥哥,是你吗?”

    阮小溪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她不敢确定。

    自从到了乔家之后,她就不太愿意去回想以前的事情,那些大都是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可是还有一些她生命中重要的人,比如她的妈妈,还是她的纪哥哥。

    “纪哥哥?喂,怎么回事?你俩认识吗?”

    宋萱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萱萱,真的没有想到你跟小溪竟然是同事。小溪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好朋友。”

    纪从任喜出望外,在这以前,他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阮小溪了。

    “是啊,我们小时候是邻居。”

    阮小溪儿时的玩伴,记忆最深的就是纪从任了。

    “真的是太有缘了!”

    宋萱感慨不已。

    于是三个人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

    “小溪,我去你家找过你好多次,听伯父说,你搬到别人家去住了。后来伯父和阿姨也搬走了,我就再也没有你的消息了。”

    纪从任记得小时候,一天要去找阮小溪的爸爸很多次,问小溪去谁家了,可是阮爸爸就是不肯说。

    没过多久,他再去阮家的时候,房子已经换了主人。

    “是的。”阮小溪有点儿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

    自从她到了乔家以后,她的爸爸和她的后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一次无意间听到乔父和乔母聊天,阮小溪才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已经离开了这里。

    他的亲生父亲就这样将她卖给乔家,然后杳无音信。

    想起这些,总归是酸涩的。

    见阮小溪不愿意再多说,纪从任便不再追问下去。

    “对了,萱萱,你在电话里面说,需要我帮一个忙,到底是什么忙?”

    纪从任转向宋萱问道。

    “萱萱,要不算了吧。”

    阮小溪想阻止宋萱说出来,儿时玩伴重逢,就让人家冒充自己的男朋友,阮小溪觉得不合适。

    “人都来了,再说了,你俩本来就认识,我看这件事情,我表哥是最合适不过了。”宋萱还是一副热心肠的样子。

    “表哥,我给你说,明晚我们单位要组织一次k歌,要带家属,你可不可以顶替一下小溪的男朋友?”

    “小溪,没有男朋友吗?”

    纪从任很想知道,明明是在跟宋萱说话,眼睛却看着阮小溪。

    “没有,所以要你顶替啊。而且小溪明天必须带男朋友出现,还有好多事情呢,一会儿我再给你细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