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小情人
    “小溪,你才跟男朋友分开一天,就这么想念了?”

    宋萱在对面,恢复了正常,故意问道。

    “是你,你不想吗?”

    阮小溪配合地很像,跟真的似的。

    “嗯嗯,想。”看阮小溪演戏这么逼真,宋萱忍不住又笑了。

    “上班了。”

    阮小溪提醒道。

    就宋萱这个样子,配合她演戏,不穿帮才怪呢。

    宋萱上,一直追问阮小溪的“男朋友”是何方神圣,都被阮小溪无视了。

    自从沐沐昨天在这里大闹了一场之后,同事们都开始半信半疑,私下里对阮小溪议论纷纷,看她的眼光都变了,好像在说:“看不出来啊,阮小溪竟然攀得上乔一鸣。”“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人不可貌相。”

    ……

    还好,阮小溪的心理素质比较好,对这些不实的言论,自动忽略,尽量让自己不受影响。

    快下班的时候,阮小溪收到乔奕森发来的短信。

    乔奕森告诉她,他要去外市出差几天,并且叮嘱她,不要靠近乔一鸣。

    阮小溪看着这条信息,简直觉得可笑之极,他这是害怕她趁他不在的时候,红杏出墙?

    可是,这么说乔一鸣有点未免太小气。

    直接不回,并且删掉了这条信息。出差才好呢,倒让她省心不少。

    乔奕森在出差之前,开了公司的高层会议,当然乔一鸣也参加了。

    他把接下来他不在期间的事情都一一部署,并且全权交给了乔一鸣处理。除此之外,乔奕森还带走了公司的几位高层,而这几位高层的出差期间的一切事务,也都交给了乔一鸣处理。

    在乔一鸣眼里,乔奕森明显这是用工作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他没有时间跟阮小溪接触。

    他没有拒绝,却觉得乔奕森这样做有些用意不明了,自己不喜欢阮小溪,却偏要护着。

    下班的时候,宋萱还是一直缠着阮小溪,问早上电话的那个“男朋友”是谁。

    阮小溪平时几乎是男性绝缘体,怎么在之间找到了一个“男朋友”,宋萱很是好奇。

    “你是好奇宝宝吗?”

    阮小溪当然不能告诉她,那个“男朋友”是自己的儿子。

    宋萱还不知道点点的存在,阮小溪想等以后合适的时候再告诉她。

    “你就当我是吧。”宋萱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副狗腿子模样。

    “萱萱,在你心里,我不会这么没有魅力,连一个男性朋友都没有吧?”

    阮小溪用激将法。

    “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咱们小溪可是深藏不漏的大美女。至于男性朋友嘛,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宋萱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我是没有对你提起过,因为他是我的小。有人会把小到处宣扬吗?”阮小溪反问。

    “小?小溪,原来你真的劈腿啊?”

    宋萱想法比较简单,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阮小溪的家庭不幸福,就去外面寻求安慰。

    这样一想,对阮小溪更加刮目相看了。

    “女记者,未来的副主编,豪门阔太太,劈腿的深闺妇人?到底哪一个才是你的真正身份?”宋萱说着,围着阮小溪三百六十度转圈打量,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阮小溪拿起一份报纸,开始追着宋萱打。

    这个姑娘,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才会想象力这么丰富,果然是做记者的好料子。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未婚先孕,秘密生子,不知道宋萱还会做出怎样惊天东西的猜测。

    说阮点点是她的小,一点儿也没有错啊。

    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那么儿子自然就是妈妈前世的小了。

    十分想念儿子,阮小溪觉得这不失为回去看望儿子的好时机。

    乔奕森出差了,自然顾不上她。而乔一鸣有记者跟着,也跟她保持距离,所以现在相对安全。

    如果她不回去跟那个小不点儿解释清楚,早上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依照阮点点那跟乔奕森像极了的脾气,说不定下次不帮她忙,不配合她了。

    现在的阮点点,一定在家等她一个解释呢。

    阮小溪的突然回来,给了点点一个很大的惊喜。

    点点不是那种十分粘人的孩子,相比同龄的孩子,倒是了不少。可是今天,点点一直挂在阮小溪的身上,时不时地亲一口。

    阮小溪装作很嫌弃地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道:“行了啊,给你点儿阳光就灿烂了。”

    “我现在可是你的‘男朋友’,福利当然应该多一点儿了。”人不大,知道的倒是挺多的。

    “别瞎说,你知道什么是男朋友吗?”阮小溪摸了一下儿子的脑袋问道。

    “男朋友就是可以跟你接吻,跟你一起睡觉的男人呗。”毕竟是孩子,说出来的话,让人啼笑皆非。

    “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小小年纪,不学好。”阮小溪嗔怪点点道。

    “不过妈妈,当你的男朋友,还真的挺不错的。”点点一本正经地说。

    “为什么这么说?”阮小溪倒也乐意听听,这个小大人有什么高见。

    “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话那么温柔过。”点点开始表示抗议了,说完鼓着小嘴,气呼呼的,好像是自己最心爱的事物被人抢走了一般。

    阮小溪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对别人更加没有那般说话过。

    即使是真的男朋友,那样腻歪地说话,都觉得别扭,所以才叫演戏嘛。

    “傻瓜,早上我不是跟你说的,不是你听的电话吗?”阮小溪敲了一下点点的脑门。

    点点思索了一会儿道:“也对啊。”

    嗨,毕竟是小孩子,脑子再好使,也禁不住自己亲妈绕啊绕。

    阮小溪跟点点约定,每天早上都要打一个问候小的电话。点点问为什么,她搪塞说,是因为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她告诉别人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点点,你要是不想妈妈被别的男人抢走,你最好配合我啊。”

    阮小溪还威胁上了,她知道,阮点点对她很是依赖,以前就总是问她,会不会给他找个爸爸之类的话,所以这招肯定管用。

    果然阮点点的头点的跟捣蒜似的,他才不希望别的男人他的妈妈呢。

    接下来的几天,阮小溪过得逍遥自在。

    乔奕森出差,仿佛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乔一鸣的日程被工作填的满满的,晚上有商业应酬,白天一堆的公务要处理,有时候两天都不会出现在家里。

    不过有一件事情成了阮小溪的日常,那就是每天早上上班前十分钟,跟他的上辈子的小打电话秀恩爱。

    阮点点埋怨,要不是因为老妈需要一个男朋友做挡箭牌,是不是他还听不到妈妈的声音呢?

    小孩子这么会吃醋,以后要真的是有了情敌,那还得了?

    阮小溪正在煲电话粥,白静气呼呼地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