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情话
    “昨晚没回来?”早餐桌上,乔一鸣问道。

    “你说是昨晚有应酬,晚了就不回来了。”乔母说道。

    阮小溪一直低头吃饭,不说话。

    “没回来,大嫂不知道吗?”乔一鸣转向阮小溪。

    阮小溪嘴里正吃着面包,听到乔一鸣的话,一下子就噎住了,咳嗽起来。

    “吃的这么着急,慢点儿,喝点儿牛奶。”乔母赶紧递上一杯牛奶。

    阮小溪大口喝了几口,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脸胀得通红。

    她抬眼看着乔一鸣,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乔一鸣平时很少叫她大嫂,而且也忌讳叫大嫂吧,可是今天突然叫大嫂,还是在乔奕森彻夜不归的情况下,讽刺意味显而易见。

    “当然知道,昨天下班的时候你就给我打过招呼了。”阮小溪故意这么说。

    乔一鸣当然不相信,即使是打招呼,恐怕也是为了让阮小溪演戏的时候不露馅儿。

    “既然不在,我就送你上班吧。”乔一鸣吃完,靠在椅子上,静等着阮小溪吃完。

    “谢谢,不过还是不麻烦你了。你吃完就先走吧,我还没有吃完呢。”

    阮小溪果断拒绝,今天的种种绝对是乔一鸣故意的。

    乔一鸣看了一下腕表,然后说:“不麻烦,时间还早,我来得及。”

    阮小溪瞬间就要晕倒,乔一鸣这是要跟她作对到底了。

    她当然不能跟乔一鸣一起出现了,说不定白静此时就在哪个角落里等着逮他们呢。

    吃完饭,阮小溪借口忘记拿东西了,就上了楼。

    一会儿,他在楼上叫乔一鸣:“一鸣,我需要你的帮忙,你能上来一下吗?”

    乔一鸣不知道阮小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上楼去找她。

    阮小溪站在卧室房间门口,看到乔一鸣上来,先走了进去。

    自打乔奕森和阮小溪结婚以后,乔一鸣还没有来过这间卧室。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走了进去。

    阮小溪站在房间的小客厅里,示意他将房门关上。

    乔一鸣很听话地关上门,然后朝阮小溪走去。

    “你把我叫到这里来,难道……”

    乔一鸣的脸上带着诡秘的笑容,打趣着阮小溪。

    “停住。”

    阮小溪伸出一只手臂,将乔一鸣挡在一臂之外。

    “我觉得有必要好好地跟你谈一谈。”

    阮小溪说着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毕竟他们曾经算是相爱过,彼此那么熟悉。对乔一鸣,她还是很了解的,相对于对乔奕森,她有点儿害怕,但是对乔一鸣丝毫没有惧意。

    乔一鸣走过去,坐在阮小溪的身边。

    “外面有记者,我们一起出去,岂不是坐实了沐沐的谣言?”

    阮小溪果然是为了说服乔一鸣。

    “那又怎样?”

    乔一鸣显得很无所谓。

    “那又怎样?对你是没有什么,你有没有考虑过爸妈?爸妈看到了这样的报道,会有什么感想?”

    “还有,跟踪你的记者是我的死对头,我的同事,以后我该怎样在单位里面自处?”

    阮小溪口苦婆心,陈述利弊。

    乔一鸣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

    “你没有别的考虑吗?”乔一鸣问道,他指的当然是乔奕森。

    “我只是为了父母,他们年纪大了,还有自己。”

    阮小溪很肯定地回答。

    说话间乔一鸣看到侧卧的门是开着的,他无意间瞟了里面一眼。

    “我知道了。”然后乔一鸣的脸上露出轻松地表情,说着就朝外面走去。

    这个变化有些大,阮小溪不知道乔一鸣咋就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本来她都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看来现在用不上了。

    多想无益,阮小溪也准备收拾一下去上班。一抬头她也发现了,自己早上太匆忙,忘记关侧卧的门了。

    好吧,被乔一鸣发现了,她和乔奕森分居。

    乔一鸣开着车率先离开了,一路上觉得空气都是美好的。

    阮小溪睡在侧卧!他记得,乔奕森从来都是睡在主卧的,嫌弃侧卧空间太小。也就是说,她和之间。这个发现,让乔一鸣欣喜到了极点。

    约摸着乔一鸣的车子远了,阮小溪才开始出门。

    为了跟乔一鸣出门的时间拉开距离,阮小溪为此早起床了半个小时,以免上班迟到。

    乔一鸣到了公司门口,下车关车门的时候,从后视镜中发现了车后面的假山旁边,有记者拿着相机在偷拍他。

    他甩上车门,将钥匙扔给保安,然后自己进了大厦。

    阮小溪来到单位,离上班时间还有快十分钟的样子。同事们到了有一多半了。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陈姐的号码。

    “陈姐,点点起床了没有?”阮小溪小声地问道。

    ……

    “把电话给点点。”阮小溪说着小心地看了一下四周。

    不一会儿,阮小溪的脸上就笑出了花儿,声音甜腻,跟她平时的工作狂样子大相径庭。

    “喂,宝贝,你吃早饭了没有?”

    阮小溪关切地问道。

    点点人小鬼大,在电话那头儿一愣,虽然说阮小溪平时对她也很温柔,可是今天觉得有点怪怪的,尤其是这个声音,甜死了。

    作为儿子,他都有些了。

    “妈妈,吃过了。”点点还是老实地回答道。

    “那就好,饿着了,我可是会很心疼的。我不在你身边,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哦。”

    阮小溪说着,脸上还露出心疼的表情。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没有刻意地掩饰,已经有同事朝这边看过来了。

    任谁看她这一副娇羞的样子,都像是在跟打电话。

    这时候宋萱也来了,坐在对面,歪着头看着阮小溪,只听见她继续道:“我也想你。”

    宋萱忍不住捂住嘴巴笑,昨天的计划,看来今天已经开始实施了。

    阮小溪当然看到宋萱在笑自己了,她自己本来装的就听别捏的,还有宋萱笑话她,于是趁着大家不注意,给了她一个“不许笑”的眼神。

    可是宋萱哪里忍得住,后来直接趴在桌子上,捂着嘴笑。等到她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两眼泪花,笑出眼泪了,

    “妈妈,你是缺一个男朋友吗?”

    点点在那头儿问道。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最聪明的,亲爱的。”阮小溪忍不住夸赞儿子,还要给别人制造出一副赞美情郎的样子。

    “亲爱的,我也爱你。”

    点点忽然在电话那头冒出这么一句,那语气,稚嫩又一本正经。

    阮小溪差点儿笑喷,要不是她极力忍住,不想被别人看破,真的就笑场了。

    “好的,爱你,那就这样,我要上班了。”阮小溪看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是上班的正点了,她也害怕自己在听到点点的什么话,自己就真的忍不住了。

    “记得想我哦。”阮小溪说着就挂了电话。

    最后还听到点点说了一句:“宝贝,我会想你的。”

    开始觉得好笑,后来阮小溪就觉得脑门流汗了。

    这个阮点点,小小年纪,说起情话来,一套一套的,都是跟谁学的。

    难道是遗传?有其父必有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