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是不是真的
    沐沐来者不善,但是却没有想到如此反咬一口。阮小溪悄悄地握紧了拳头。

    这沐沐到底要搞什么鬼?

    她尽管劝自己不紧张,却还是有些止不住的紧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不得不战斗了。

    “你胡说,你才是小三儿,血口喷人!”

    阮小溪还没有说话,宋萱先忍不住了。这样的小三儿实在是太猖狂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颠倒是非黑白。

    众里寻她千百度,沐沐终于在大家的视线聚焦处,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阮小溪。

    阮小溪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来,对着沐沐。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沐沐顾不上刚才对她吆喝的宋萱,与阮小溪四目交对。

    “沐沐小姐,你这是恼羞成怒,伺机报复吗?”阮小溪不紧不慢地问道。

    “大家还想听更多细节吗?我不介意都说出来。”

    沐沐直接忽略阮小溪的话,眼角和嘴角都是报复的,她环视了一周四面的人,然后继续说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乔本集团旗下的艺人吧……”

    沐沐一副完全不在乎自爆花边新闻的样子,可把阮小溪给吓坏了,赶紧打断她道:“沐沐小姐,有事情我们可以出去说。也许事情对你来说,并没有那么糟,你今天说的话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阮小溪有意提醒沐沐,公开她乔奕森太太的身份,对沐沐一点儿好处也没有,更会把她自己彻底地变成第三者插足,可是又不能提醒地那么明显。

    “你是在威胁我吗?”

    沐沐露出一丝无所谓的笑容,然后继续说道:“之前我好不容易攀上了乔本集团的副总乔一鸣,都是因为她,阮小溪,毁了我的一切。”

    对于沐沐这突如其来的指控,阮小溪也蒙了,怎么把乔一鸣给牵扯进来了?

    阮小溪回过神来,瞪着沐沐。

    她刚才阻拦沐沐的话,已经让她此时有口莫辩了。这时候即使否认,也不能证明什么。

    宋萱觉得好乱啊,乔一鸣?乔奕森?小溪不是乔奕森的太太吗?怎么跟乔一鸣扯到一块儿去了?

    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看看阮小溪的脸色,宋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这些记者不是最会捕风捉影吗?不是很会写吗?今天的料,我放这里了。”

    沐沐说完,给了阮小溪一个挑衅的眼神,然后仰起头傲娇地转身离开。

    “对了,如果你们需要证据的话,可以跟踪一下乔一鸣,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走到门口,沐沐还不忘记停下来提醒一句。

    办公室一片哗然,刚才由于太突然,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此时都要炸开锅了。

    沐沐这招挺狠的,话说一半。

    如果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的话,也就一了百了了。

    这可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所有的心都得在这兜着。

    以往在灭绝师太面前,谁敢大声喧哗,可是这个消息太火爆,太跌人眼球了。

    大家压根就顾不上那么多,纷纷奔向阮小溪,将她一层又一层裹粽子似的围了起来。

    主编就这样被隔绝在外,她以一双窥探似的眼睛,从人群的缝隙中,仔细地观察着阮小溪。

    “小溪,刚才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溪,你真的跟乔一鸣在一起了?”

    “小溪,你是不是一直瞒着我们,跟乔一鸣在一起?”

    “小溪,昨天那篇报道,你是不是因为私情带有针对性,才引来人家的上门报复啊?”

    ……

    同事们充分发挥记者的八卦心态,刨根究底,像连环炸弹似的,抛向阮小溪,将她炸的头晕目眩,脑袋嗡嗡作响。

    阮小溪觉得一阵头疼,没站稳趔趄了一下,幸好扶住了桌子。

    宋萱看不下去了,从缝隙中挤进来,来到阮小溪的身边。

    “小溪,你没事吧?”

    宋萱还是心疼她的。

    “好了,我说你们不要吵了,那个的话,你们也相信?”

    “小溪是我们的同事,我们要相信小溪才对。”

    宋萱极力为阮小溪辩白。

    “萱萱,是不是因为你俩关系好,所以你才护着阮小溪?”

    阮小溪的死对头白静,很不屑地说。

    “你……”

    宋萱不否认自己带着个人感情,不过白静是阮小溪副主编职位的竞争对手,这时候出来诋毁中伤,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小溪,你倒是说说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同事紧追不舍,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不愧是记者。

    此时阮小溪的辩驳无疑毫无说服力,即使她说没有,但是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怎样才能够把乔一鸣和乔奕森给略过去呢?

    “反正就是没有的事情,你们都别问了,没看到小溪不舒服嘛。”

    宋萱看到阮小溪的脸色不太好,驳斥同事道。

    此时主编在后面发声了:“好了,现在马上到会议室开会。”

    毫无疑问,开会肯定是研究沐沐的。大家都兴致勃勃的走向会议室,阮小溪和宋萱一脸苍白。

    主编最后看了阮小溪一眼,然后也走向会议室。

    “小溪,你没事吧?要不我给你请假,你就不要去开会了。”

    宋萱见她状态不好,建议道。

    “我没事,走吧。”

    阮小溪拉着宋萱的手,也走向会议室。

    主编坐在首席的位置上,环顾着在座的每一位,最后将目光定在了阮小溪的身上。

    “对于刚才知的,你怎么看,阮小溪?”

    主编直接将问题抛给了阮小溪。

    阮小溪知道主编不会放过她,可是也不要这么直接啊。

    “主编,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很负责任地声明,刚才的都是假的。”

    阮小溪显然也是以局中人的身份来回答主编的问题,虽然在这个场合有些不妥,但是希望能够不要因为沐沐的惹出什么事端来。

    “以你个人的角度?也就是说另有隐情了?既然你驳斥驳斥人的,那就麻烦你告诉我们实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说话的还是白静,针对性很强,步步紧逼。

    “大家说,是不是?”

    不仅如此,白静还鼓动同事们一起逼宫阮小溪。

    “是啊,就是。”

    同事们大多一边倒向了白静。

    工作这么多年,估计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因为记者写了当事人的文,当事人追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