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报复
    虽说年轻人恩爱很正常,但是毕竟结婚好几年了,还如此你侬我侬,并且感情如此好,竟然一直没怀孕。

    上次误以为阮小溪怀孕去医院做孕检的时候,乔母私下里偷偷地问了医生。医生很肯定地回答,阮小溪的身体非常好,没有一点儿问题,非常适合怀孕。

    难不成是自己的儿子有问题?乔母又狐疑地看向乔奕森!

    这两个人肯定有一个人有问题,要么就是俩人都有问题。

    “妈,看什么呢?没事赶紧回去睡觉吧。”乔奕森禁不住母亲这么怀疑的目光,于是催促道。

    阮小溪真的不想乔母这么快就走,还不知道乔奕森怎么折腾她呢?

    “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不我陪您说会儿话?”

    阮小溪弱弱地问道。

    “好啊,我也正想找你聊聊天,咱们娘俩,好久都没有促膝长谈了。”

    乔母欣然答应。

    “促膝长谈?”乔奕森愈发不高兴了,意思是母亲今晚要跟阮小溪聊天到很晚,到天亮也可能。

    “我就借用你媳妇一晚,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乔母反问儿子。

    “不会的,他不会的。”阮小溪提乔奕森回答,恨不得乔母夜夜都能跟她促膝长谈。

    “你就睡在侧卧吧。”

    不等乔奕森拒绝,阮小溪已经挽着乔母的胳膊,走向了主卧。

    她的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暂时安全了。如果看到身后的乔奕森那一会儿绿一会青的脸色,阮小溪会更加欣喜吧。

    要与阮小溪促膝长谈,乔母也是临时起意。

    想到自己抱孙子的愿望还遥遥无期,乔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妈,你怎么了?”阮小溪与乔母靠在床头上,她问道。

    “小溪,你从小在我们家长大,我不仅把你当做儿媳妇,也把你当做我的女儿。”乔母语重心长地说,伸手着阮小溪的长发,一转眼,孩子们都长大了。

    “妈,我知道。在我心里,您已经跟我的亲妈妈一样了。”

    阮小溪对乔父乔母的感情,也早已经超出了公婆。

    她一直感念他们,当年救她于水火,又让她有富足的生活,能够安心地念书。

    “既然这样子,我也就不兜圈子了。”

    乔母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阮小溪有些不安,意识到乔母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七八成跟生孩子有关。

    “你们一直怀不上孩子,是不是……是不是奕森的身体有毛病?”

    乔母此话一出,阮小溪差点笑喷出来。

    如果乔奕森的身体有问题,那么家里面那个小不点阮点点又是从哪里来的。

    乔奕森要是听到母亲的话,肯定会气的当场晕过去的。

    “妈,你想多了。”过了良久,阮小溪才回答。

    她思忖了一会儿,这个借口,但是不失为搪塞乔母的一个好办法。但是直言乔奕森有问题,难免让乔奕森的脸上难堪,所以并没有直接回答。

    “小溪啊,这里只有咱们娘俩,你给我说实话就行。”

    “我知道奕森从小就死要面子,这种事情肯定是不想外人知道的。不过你放心,我又不是外人,不会随便说的。”

    乔母还担心阮小溪顾及乔奕森的面子,不肯说实话呢。

    “妈,这个……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

    阮小溪吞吐,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这样损乔奕森,还真是过瘾!

    想想他知道后的表情,都足以让她泄愤三天!

    “好了,小溪,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能怪你。”

    “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孩子迟早会有的。”

    乔母反过来安慰起阮小溪来了,这让阮小溪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两个人就这样聊来聊去,不知不觉竟然都睡着了。

    第二天,阮小溪是被乔奕森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看到乔母还在睡着,阮小溪真想把那夺命敲门声给隔离了去。

    乔母最终还是醒了。

    “妈,昨晚睡得晚,您再多睡一会儿吧。”

    阮小溪说道。

    “几点了?”乔母问道。

    额,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早上八点半了。糟糕,要迟到了!

    阮小溪瞬间清醒,顾不得穿拖鞋,就跑了出去。

    “妈,我要上班迟到了,顾不得您了,我先去洗漱了。”

    阮小溪说着冲回自己的卧室,利索地换衣服刷牙洗脸,十分钟搞定。

    等他下楼的时候,只有乔父坐在客厅里看报纸,乔奕森和乔一鸣已经不在了。

    “爸,奕森和一鸣呢?”

    阮小溪还想着乘他们的车呢,这样还可以少迟到一会儿。

    “一鸣走的早,说是今天有事情,奕森刚刚出门。”

    阮小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就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按照乔一鸣的个性,肯定是昨天和乔奕森在一起说的那些话,让他心生厌恶了。

    这种做法,阮小溪不能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准确来说,还真的是解脱大于不安。

    阮小溪想了想就要往外走。

    乔父叮嘱道:“给你留的早餐,记得吃。”

    “不吃了,上班要迟到了。”

    阮小溪抓起包就往外走,乔父又说的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

    一想到最近自己的种种很可能已经让主编不满,最重要的是因此与升职加薪失之交臂,阮小溪就肉疼。

    以百米的速度冲出去,拦了一辆车,直奔单位而去。

    ……

    另一边沐沐几乎未眠,昨晚她一直打乔奕森的电话,可是始终没有接,后来干脆关机了。

    沐沐不愿意相信,自己就这样在乔奕森那里失去了魅力。

    最近自己与乔奕森越走越远的感觉。

    一定是阮小溪搞的鬼!

    对,一定是她,没错!是阮小溪嫉妒她,才恶意破坏她和乔奕森的关系,这样才能保住正宫娘娘的身份。

    “阮小溪!我不会放过你!”沐沐在心里想着,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都没有合眼,但是也抵挡不住她要去挽回乔奕森的心。

    一大早沐沐就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准备给乔奕森一个惊喜。

    走到门边换鞋,沐沐又看到了那篇关于她被抛弃的报道。

    于是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来就要撕掉。忽然一个念头闪过,沐沐的嘴角挂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让她的面目看起来有些狰狞。

    她改变主意了,收起报纸装进自己的包包里,然后拿起车钥匙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