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我想干嘛,你不清楚吗?
    忽的一下子坐起来,警惕地看着门口的黑影。

    “大半夜,你不睡觉,想吓死人啊?”阮小溪抱着被子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的。

    乔奕森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开灯,而是直接走到了床边,坐在阮小溪的对面。

    阮小溪不由得后退,知道抵在了床头,再无地方可躲。

    忽然乔奕森发出阴森森的笑声,阮小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怎么了?你就这点儿胆儿?”乔奕森的眼睛在黑夜中,犹如猫一般晶亮,仿佛可以洞察阮小溪的一举一动。

    “回去睡觉吧,不要打扰我睡觉。”

    阮小溪哪里甘心被看穿,故作毫不在意地躺下,几乎是贴着床的另一侧,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阮小溪,我忽然有一个想法。”

    乔奕森在阮小溪的背后,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

    阮小溪的心头一颤,知道这个家伙没安什么好心。

    “有什么想法,明天再说。”阮小溪继续装睡。

    “有些想法,适合晚上说。”乔奕森说着已经。

    阮小溪的身体瞬间僵硬,她几乎闻到了乔奕森身上那独有的男人味道。

    下一刻,乔奕森已经紧贴着阮小溪躺下。隔着薄薄的夏凉被,阮小溪似乎可以感觉到乔奕森那滚烫的胸膛。

    阮小溪不动声色地又朝床的另一侧挪了挪,想要隔离那代表着意图不轨的温度。

    或许是因为心虚,阮小溪并没有立马赶乔奕森走,按兵不动。

    乔奕森忽然从后面抱住了阮小溪,修长的臂膀将她裹住,动弹不得。

    “乔奕森,你想干嘛?”阮小溪转头,恶狠狠地问道。

    “我想干嘛?你不清楚吗?”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乔奕森的最后一句话是贴着阮小溪的耳朵说的,声音喃喃的,说完还不忘记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阮小溪浑身一颤,突然觉得好没有力气,心跳也在加快。但是理智告诉她,一定要拒绝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为了戏弄她,得逞之后就会对她百般嘲笑。

    阮小溪伸出胳膊顶在乔奕森的胸膛上,迫使他不得不离自己稍远一些。

    “乔大少爷,今晚你的大奶怪貌似不太高兴,你此时不应该去安慰一下吗?”阮小溪试图转移话题。

    “再怎么说,你都是我名义上的老婆,当然安抚你第一。”乔奕森说着腾出一只手来,轻而易举地将阮小溪的胳膊移走并控制,然后低头就去吻她的脖子。

    “唔。”痒痒的,粘粘的,阮小溪忍不住哼了一声。

    “乔奕森,你混蛋!”阮小溪挣扎不过,只有破口大骂。

    乔奕森投网上台,黑暗中审视着阮小溪那愤怒的目光,不怒反笑。

    “我混蛋?对,我是混蛋,虽然你引不起我的什么性趣,但是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老婆,我也得首先满足你,省得你‘饥不择食’。”

    乔奕森说完,一把扯掉阮小溪身上的被子,大手直接附上她的腰肢。

    盈盈一握小蛮腰,乔奕森觉得自己以前还真的是看走眼了。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眼里,从来就是其貌不扬,不修边幅,虽然跟邋遢扯不上,但是跟时尚也不沾边。

    这触感不错,乔奕森忍不住在阮小溪的腰上来回地摸索着,好像是丈量腰围一样。

    “乔奕森,你住手!你这不正是饥不择食吗?”

    阮小溪很是愤怒,但是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有反唇相讥道。

    “呵呵,自己的老婆,何来饥不择食之说?倒是你,如果你需要,可以直接告诉我,没必要把一鸣拖下水。”

    乔奕森果然还是很介意这件事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介意阮小溪“”的男人是自己的亲弟弟,还是介意阮小溪对待别的男人的态度。

    反正他很愤怒,他愤怒的方法,就是惩戒阮小溪,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乔奕森,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阮小溪想解释她跟乔一鸣并没有什么,但是又觉得说不清楚,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乔奕森这种人解释。

    “哦?不一样?那你证明给我看。”乔奕森说着一个翻身就将阮小溪了。

    阮小溪大惊,乔奕森一定是疯了!

    “乔奕森!”阮小溪几乎是从牙缝里这三个字的,恨得牙痒痒。

    “你叫我乔宝,我也不介意。”乔奕森在黑夜中,那诡异的笑容,不知道是此时征服般的得意,还是对阮小溪的嘲讽。

    乔奕森说着还故意动了动,使得他与阮小溪贴合的更加紧密。

    阮小溪又羞又恼,力气不及人,嘴皮子也不敌。

    “乔奕森,我们就要离婚了!”

    阮小溪想要提醒乔奕森,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些大。

    “奕森,小溪,你们睡了吗?”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还有乔母的声音。

    “妈,还没有睡呢!”

    阮小溪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赶紧应和道。

    还好她留了一个心眼,进门后没有将房间的门反锁,所以乔母自己就可以进来。

    但是因为今天心不在焉,她倒是忘记反锁卧室的门了,这才引狼入室。

    乔奕森记得,自己刚才进门,也没有锁卧室的门。

    想到乔母分分钟就会进来,乔奕森立马从阮小溪的身上下来。

    阮小溪得到解脱,立即翻床,顾不得穿鞋子,直接奔向卧室外面。

    “小溪,你怎么光着脚?地板凉,赶紧穿鞋去。”乔母心疼地看着阮小溪道。

    “没事的,妈。”

    阮小溪的心口还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上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些许情动,还是愤怒。

    “妈,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觉呢?”乔奕森从卧室里出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你怎么睡在侧卧?”乔母狐疑地看着乔奕森,然后又看看阮小溪。

    乔奕森直接忽视掉这个问题,看向阮小溪,很显然,又将这个难题丢给了阮小溪。

    “这个……妈,主卧睡多了,想换个地方。”这个回答,连阮小溪自己都觉得牵强。

    “是啊,妈,换个地方,才有新鲜感。”

    乔奕森故意曲解阮小溪的意思,说着还给阮小溪递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当着乔母的面,阮小溪当然全数收下,还不忘记回了一个秋波。

    看着儿子和儿媳妇当着自己的面,眉来眼去的,乔母却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