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醋意
    “乔奕森,你干什么?”阮小溪火大,说着就站了起来。她的这个身份,以前不止是乔奕森不愿意外人知道,她阮小溪更加不想别人知道。

    “我说错了吗?”乔奕森反问,依旧带着笑,那绝对是挑衅的笑容。

    “我们……”

    阮小溪刚想说“我们很快就会离婚了”。却被乔奕森抢了去:“我们是夫妻。”

    这是事实,阮小溪无力反驳。

    乔一鸣在一旁忍不住了,乔奕森不说,他也要说:“,何必呢?”

    “何必?”乔奕森反问,直逼乔一鸣的眼神。

    “一鸣,别说了。”乔一鸣还想说什么,被阮小溪给打断了。

    乔一鸣只好作罢,现在看来,跟乔奕森说不清楚了。只有改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地聊一聊。

    “森……”沐沐在一旁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

    刚才坐在乔奕森身边的女人还是她,一会儿工夫就换了。

    沐沐心里那个憋屈,今天的好戏都是她一手安排的,可是没想到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好了,你先回去吧。”乔奕森有些不耐烦。

    “森,你说了今晚陪我的。”沐沐不死心。

    乔奕森不再搭理他。

    沐沐将所有的怨气都怪在阮小溪的身上,狠狠地剜了它一眼,然后悻悻的离去。

    “我也要回家了。”阮小溪不想在这种怪怪的氛围中多呆。

    “等等,今晚我们在这里约会。”乔奕森是对阮小溪说的,却看向乔一鸣。

    乔一鸣睁大眼睛,知道此举是为了针对他。

    “乔奕森,你有病吧,要约会去找你的大奶怪。”阮小溪立马跳起来,跟看怪物似的看着乔奕森。

    刚才当着沐沐的面,阮小溪不想将乔家的家事传到外面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没有任何顾忌。

    “怎么?你今天不回家,不就是为了约会吗?我满足你。”乔奕森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分明有别的意味。

    阮小溪都生过一个孩子了,也肚子在外面打拼这么多年,她当然听得出来,乔一鸣更听得出来。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跟小溪……”乔一鸣想解释,他害怕阮小溪在乔奕森这里吃亏。

    “小溪?你不应该叫大嫂吗?”乔奕森一记严厉的眼神过去,乔一鸣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乔奕森,你够了,一鸣不是外人,不用演戏,你不累我还累呢。”

    阮小溪一直以为乔奕森在演戏,装恩爱。

    “确实不是外人,他是我的亲弟弟,你的小叔子。”乔奕森一再强调。

    阮小溪岂会不知道,像乔家这样的豪门大户,如果发生家庭丑闻,那对家族的事业是很大的。

    所以,即使离开乔奕森,她也不会跟乔一鸣再在一起的。

    她要对得起乔家,更要保护乔家的名声。

    “这个不用你来告诉我。”阮小溪针锋相对。

    “回家!”乔奕森吐出两个字,率先走了出去。

    乔奕森的车和乔一鸣的车,都停在眼前,阮小溪不知道该上哪一辆。

    看看乔奕森那吃了她的目光,阮小溪直接无视;又看看乔一鸣那满怀期待地目光,阮小溪有些犹豫了。

    最后阮小溪走向乔奕森的车子,跟乔奕森并排坐在后排。

    她的余光看到乔一鸣那失望的神情,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做,好让乔一鸣死心。

    阮小溪几乎是贴着车门坐的,离乔奕森远远的。

    这让乔奕森十分不满,好像他是恶魔一般。而刚才阮小溪在乔一鸣面前那娇羞的模样,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

    乔奕森一把抓过阮小溪的手,用力一拽,迫使她的身体与自己的靠在一起。

    阮小溪很反感,抬头等着乔奕森。

    “你身上的香味,最好去去,否则我难以呼吸。”阮小溪嗅到了乔奕森身上的香水味,显然是沐沐留下的。

    说完就要远离乔奕森,可是乔奕森哪里肯,索性伸手抱着她的腰身,让她动弹不得。

    “你要是不喜欢别人的味道,那就用你自己的味道来遮一遮。”乔奕森的嘴唇贴在阮小溪的耳畔,说话间热气直喷她的耳朵上。

    阮小溪觉得痒痒的,更加让她崩溃的是,乔奕森的一只手还在她的腰间来回摩擦。本来衣服就单薄,她可以感受得到乔奕森手指的温度

    车里空间太小,阮小溪的体温瞬间上升。

    乔奕森当然感觉到她的异样,只是哪里会轻易地让她好过。

    阮小溪表现得越淡定,他越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的底线在哪里。

    忽然,乔奕森伸出舌头,了一下阮小溪的耳垂。

    阮小溪觉得有一道电流流变自己的全身,酥麻酥麻的。身体也不由得柔软下来,依靠在乔奕森的怀里。

    “阮小溪,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圣母呢?差点儿被你骗了,演技真好。”下一刻,乔奕森在耳畔挑衅地说。

    前面还有助手在开车,阮小溪一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可是乔奕森的这句话,彻底让她清醒过来。

    果然一肚子坏水,时刻不能放松警惕。

    阮小溪低头,死死地咬住了乔奕森禁锢她的手臂。

    乔奕森一声闷哼,脸上狰狞得厉害,慢慢地松开了阮小溪。

    阮小溪这才松开了他的手臂,从乔奕森的怀里出来。

    乔奕森看着自己沁出血液的手臂,死死地瞪着这个女人道:“你是属狗的。”

    “专门对付你这种过街老鼠。”阮小溪回道。

    助手在前面开车,后面的动静太大,他实在不是故意偷听的。

    一个不小心,噗嗤笑出声来。

    “很好笑吗?”乔奕森呵斥助手道。

    “对不起,乔总。”助手连忙道歉,可还是忍不住笑意。

    “这个月奖金没了。”

    乔奕森此话一出,助手立马止住了笑,换成了一副苦瓜脸。

    “别啊,乔总。”

    助手转过头,想为自己求情。

    “你再说话,这个季度的奖金没了。”

    乔奕森板着一张脸,他哪里允许别人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相,可是助手还不知死活地扭过头来说话。

    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也太狠了。助手立马转过头去,闪电一般的速度,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颈椎咯吱一声。

    可是这疼痛哪里比得上奖金没了的肉疼,对,确实是剜肉地疼。

    回到家里,乔奕森率先下车,大步流星地朝屋里走去。没有像平时那样子,等着阮小溪并肩而行。

    阮小溪倒也轻松,这样子至少真实,不用装模作样,太累!

    时间已经不早了,还好乔父乔母都已经休息了。否则看到他们两个吃瘪一样的表情,还指不定要审问到半夜呢。

    阮小溪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显然乔奕森看出了她和乔一鸣之间有点儿什么,只不过这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都过去了,她不想因此惹出什么风波。

    只希望乔奕森不会深究,不会因此让他们兄弟之间产生嫌隙。

    乔奕森今天介绍她为“他的太太”,阮小溪百思不得其解。乔奕森现在不是跟那个大奶怪打的吗?这样一来,他就不怕让他的大奶怪吃醋?

    不过想必今天乔奕森应该会安分一些,不会找他麻烦了。

    阮小溪正要睡过去,门被猛地一下子推来了。在黑暗中她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是乔奕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