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陷阱
    乔奕森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并且他一直好奇阮小溪是怎么战胜一只凶狗的。

    这样的好奇心,乔奕森不免多看了两眼,扫到下面阮小溪的名字,乔奕森才知道,怪不得今天沐沐又找了过来。

    乔奕森拿过报纸,认真拜读一下阮小溪的大手笔。

    读到标题,乔奕森就忍不住撕扯了一下嘴角,阮小溪一直让他不要去找沐沐,原来就是为了坐实这篇报道。

    这个女人,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笨,还会布这样的局。

    乔奕森当然知道,阮小溪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曝光他。这样的一篇报道,既让她完成了任务,又达到了她自己的目的。

    看到乔奕森不说话,沐沐继续说道:“森,那天其实我没有告诉你实情,因为有些事情我实在是不好说出口。”

    沐沐突然表现的很拘谨,像是有难言之隐似的。

    乔奕森有一种预感,跟阮小溪有关,于是说道:“你说来听听。”

    “其实那天菲菲的死,不是这个记者阮小溪,而是……而是乔副总。”

    沐沐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乔一鸣。

    乔奕森眉头一皱,怎么又跟乔一鸣扯上关系了。

    “那天这个记者去偷拍我,然后菲菲去咬她,不知道乔副总从哪里出来了,就撞死了菲菲,然后把这个记者带走了。”

    沐沐小心地观察着乔奕森的表情,各种添油加醋。

    明明菲菲没有被撞死,只是有一点点残。

    然后沐沐继续说道:“看起来她们的关系很亲密的样子,而且也是因为这个,我得罪了乔副总,才被撤掉了代言人的身份。”

    乔奕森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报纸,都揉出褶皱了。

    “他们是一起去的你那里?”过了一会儿,乔奕森问道。

    虽然沐沐难免会夹杂个人的情感在里面,但是这个逻辑似乎也很合理。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乔副总的车子怎么会在我那边停靠呢?你也知道,那边平时是没有什么人的。”沐沐间接地肯定了乔奕森的问题。

    “好了,你先出去吧。”

    乔奕森不置可否的态度,正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是沐沐在乔奕森的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将他的变化看在眼里。

    想必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得了自己老婆的背叛吧,尤其是像乔奕森这样的男人。

    沐沐故意没有道破阮小溪的身份,也是为了将自己的嫌疑排除在外。

    阮小溪其貌不扬的一个小记者,她见过一次没有记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个解释绝对说得过去。

    报纸上有阮小溪的工作电话,沐沐小心地记了下来。

    出了乔本集团,她就去路边买了一张没有过户的手机卡,然后装在了自己的手机里。

    接下来的几天都相安无事,乔奕森对阮小溪冷冰冰的,也不再找她的茬儿。阮小溪倒是松了一口气,正常上下班。

    只是点点说要见她,她都以很忙为由拒绝了。

    因为上次被乔一鸣看到了,以防万一,暂时还是不要再跟点点见面的好。

    乔一鸣每天几乎同时跟他们上下班,一家人吃饭,各怀心事。

    乔父一再劝说乔母,传宗接代顺其自然,乔母才没有再出什么新招儿。

    沐沐一再邀约乔奕森,前几次被拒绝了。可是乔奕森忍不住沐沐的一再坚持,便答应跟她共进晚餐。

    前一天约好了时间地点,沐沐坐等一场好戏开场。

    沐沐到了一家咖啡馆,点了一杯咖啡,然后给了服务员一点儿小费,请他帮忙给报社的阮小溪打一个电话,报上邀约的时间地点。

    然后用那个买来的手机号,以阮小溪的名义,给乔一鸣发了一条信息,发出邀约的时间地点。

    信息一发出,沐沐就将那张卡片取出来扔进了垃圾箱。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乔奕森给阮小溪发信息说,晚上有应酬,让她自己回家。

    那个电话是同事接的,转达给阮小溪的。所以阮小溪想要拒绝,但是也没有乔一鸣的联系方式。

    这些年为了躲开他,阮小溪删除了关于乔一鸣的一切联系方式。

    乔一鸣按照那个电话号码拨回去,对方已经显示关机。对于阮小溪突如其来的邀约,乔一鸣有些奇怪。

    却也没有怀疑。

    在路上的时候,碰巧路过花店,他一眼就看到了百合花。

    他记得,阮小溪最喜欢的花是百合。

    所以便买了一束。

    阮小溪知道自己必须拒绝乔一鸣的情和意,这一次说清楚也好,让彼此死了这份心。

    正好乔奕森不跟她一起回家,她也有时间去单独见乔一鸣一面。

    为了今天晚上的约会,沐沐精心打扮了一个下午。橱柜里面的衣服都被她翻了个遍,可是没有一件相中的,真是后悔没有出去扫货。

    思来想去,她拿出一件旧衣服,在身上比了比,然后就愉快地决定了今晚的约会服装。

    沐沐挑选的衣服并不特别,甚至有些朴素。可是这件衣服对她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因为这是她当初去乔本集团面试的时候穿的衣服,当初的她身无分文,穷困潦倒,没有钱给自己买华丽的服装。

    在面试的现场,她看到每个人都着装大牌,而自己可以用寒酸形容。

    当她觉得自己没有机会的时候,就是乔奕森的一抬头,给了她此生翻盘的机会。

    她清晰地记得,乔奕森第一次见到她时,那完全被她吸引的神情。

    她不是最出众的,但是确实唯一得到乔奕森钦点被录用的。

    沐沐一改成熟的妆容,改为淡妆,挽嘴一笑,她深信,今晚绝对能够打动乔奕森。

    乔奕森看看时间,差不多快要下班了,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拿起自己的外套,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拨通内线:“让乔副总来找我一下。”

    秘书室接了电话,然后转接了乔一鸣办公室。

    乔一鸣正好要出门,接到电话,上了一层来到乔奕森的办公室。

    “晚上你帮我去应酬一下,绿森集团海外执行总裁,今天回国。”乔奕森简明扼要地说道。

    “很重要?”

    乔一鸣反问。

    “一般。”乔奕森说着就要出去。

    “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乔一鸣婉拒。

    绿森集团是乔本集团的合作伙伴,如果是重要的会晤,乔奕森应该亲自参加才对。他不参加,反倒一副要外出的样子。

    “哦?”乔奕森没想到乔一鸣会拒绝。

    以往有什么会议或者应酬,乔一鸣从来不会推辞代替他出行。而乔奕森这个人,不喜欢那些冠冕堂皇的社交场合,宁可自己一个人躲去风流。

    “没时间。”乔一鸣很肯定地回答,看着乔奕森的眼睛。

    “那算了。”乔奕森没有继续追问,转身就要离开。

    乔一鸣也没有耽搁,跟在乔奕森后面除了公司。

    下班高峰,堵车厉害,第一次乔一鸣觉得十分想要爆粗口。

    那个地方,离阮小溪的单位近一些,所以她比乔一鸣要早到。

    助手开车,乔奕森先让去接沐沐,然后才去定好的酒店。

    乔一鸣几乎一眼就看见了在酒店门前的路旁等他的阮小溪,那一刻,他真的想飞奔过去。

    车子停到了酒店门口,乔一鸣从车上下来,立马有侍应生过来接过车钥匙。

    乔一鸣走到车的另一侧,打开车门,取出一大束洁白的百合花,捧在手里。

    阮小溪认识乔一鸣的车,她想走过去,可是看到乔一鸣怀中的一大束抢眼的百合花时,她傻眼了,一动也不动。

    乔一鸣捧着花,慢慢地走近阮小溪,他的心情还是很紧张的,仿佛这样的慢步伐显得庄重一些似的。

    “小溪。”乔一鸣轻轻地叫道。

    有太久,乔一鸣不曾叫过她的名字,大概是从她和乔奕森的婚礼开始,从乔一鸣那句“大嫂”开始。

    阮小溪有一刹那的恍惚,仿佛时间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乔一鸣将花递给阮小溪,可是她没有接,只是怔怔地看着那束花,就如当年乔一鸣向她示爱的时候一样。

    那时,乔一鸣约她到公园的一棵大树下,从背后拿出一大束百合花,然后告诉她:“小溪,做我的女朋友吧。”

    阮小溪惊讶极了,也惊喜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忘记了去接花。

    在她的眼里,乔一鸣就像是她的守护神,救她于危难,不离不弃。她寄养在乔家,却不敢有任何非分的想法,所以她不知所措。

    乔一鸣有些生气,他以为阮小溪不接花,还是在拒绝他。

    “进去吧,你打算在这里站一辈子?”

    乔一鸣的语气有些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