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不甘寂寞
    “一鸣,天色不早了,还是回家吧。”阮小溪忽略掉自己的感觉说道。

    “那个孩子是谁?”乔一鸣不敢看阮小溪,无法面对她的答案,但是还是想要知道真相。

    阮小溪一怔,双手不自觉得握住。

    看来乔一鸣看到了点点,这让阮小溪有点儿不知所措,太突然了。

    “你说什么?”阮小溪忽然一笑问道,像是没有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我说,刚才跟你吃饭的孩子,是谁?”

    乔一鸣一字一顿地问,不给她任何回避的借口。

    阮小溪想了一下,仿佛恍然大悟:“哦,你说的那个孩子啊,他叫点点,是我亲戚家的,就是一起吃饭的那个大姐。”

    阮小溪尽量让自己说话说的自然,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

    阮小溪说的跟真的似的,乔一鸣努力地想要从她的脸上捕捉到点什么,可是他失败了。

    这些年来,阮小溪学会了隐忍。

    “可以回家了吧,爸妈在家等着呢。”阮小溪不想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说着就要往前走。

    忽然前方的路被照亮,乔奕森的车子从后面开过来,看到乔一鸣和阮小溪停了下来。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乔奕森呢摇下车窗问道。

    乔一鸣看着阮小溪,心中不悦不想多说话,直接转身进了自己的车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开了进去。

    他不想多停留一秒钟,因为他害怕自己多年来的隐忍会爆发。

    阮小溪更加不想理会乔奕森,继续向前走。

    乔奕森十分不悦,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进门没有看见乔母,想必是去休息了。

    昨天的怀孕乌龙应该让乔母十分失望,应该是对阮小溪十分失望。

    想着找个机会弥补一下,即使不能满足乔母的心愿,但是阮小溪还是愿意像女儿一样孝敬乔母的。

    毕竟自己的母亲过世后,乔母就像是她的亲生母亲一样,将她养育成人。

    阮小溪也觉得有些累,默默地站了几分钟后,直接转身回房间休息。乔奕森是开着车的,比她先进来,所以进房间的时候,阮小溪就多了一份警惕。

    一进门就听到乔奕森和乔母的声音,两个人在争吵什么。

    阮小溪走到乔奕森的卧室门口,就看到乔母不悦地坐在。

    “妈,你怎么在这里?”阮小溪走过去,觉得屋子里有股子味道,有些不明情况。

    看到阮小溪进来,就像是看到了知己一样,乔母立马站起来找她评理,“小溪,你来的正好,你看这是我今天去庙里请的送子观音。”

    “我把送子娘娘放在你们的床头,希望你们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阮小溪看过去,一尊慈母善目的送子观音就摆放在床头柜上,送子观音像前面还插着香炉。原来屋子里的味道,就是香灰燃烧的味道。

    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说,乔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乔母也是海外回来的,怎么还这么迷信呢。

    再说了,她跟乔奕森是不可能再有孩子的。

    昨天的事情够打击乔母的了,所以阮小溪还是不想违逆乔母的意思。

    “妈,谢谢您的好意。既然请了,就放在这里吧。”

    阮小溪看了一眼送子娘娘,即使不能送子,就当辟邪吧,尤其是乔奕森这个邪恶之徒。

    “还是小溪懂事,不像某些人,一点儿都不像我的亲生儿子。”

    乔母心里还是埋怨乔奕森。

    乔奕森再不情愿,也不想跟母亲太僵,何况两个人都统一战线了,他再说什么,显得里外不是人了,于是直接进浴室了。

    乔母也摇了摇头,转身走了两步,然后又停了下来:“小溪,来,我教你怎么拜送子娘娘。”

    “啊?”阮小溪彻底僵化,难不成这以后还要天天给送子娘娘烧香叩拜啊。

    “啊什么,赶紧来。”乔母不是说笑的,拉着阮小溪就到了送子娘娘的面前。

    阮小溪学着乔母的样子,自己僵硬的不行。乔奕森从浴室里面出来,鄙夷地看了一眼阮小溪,然后直接无视两个迷信的女人。

    乔母临走之前,悄悄地俯在阮小溪的耳边叮嘱道:“这个送子娘娘,要两个人一起拜,才灵验的。”

    乔母暗示阮小溪说服乔奕森一起诚心拜送子娘娘,阮小溪瞥了一眼乔奕森,说服那位大爷,比登天还难,不过还是朝乔母点了点头。

    阮小溪送走乔母,直接回自己的卧室。一开灯,就看到乔奕森姿势优雅地侧卧在自己的。

    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烟,时不时地吸两口。

    吞云吐雾的男人,仿佛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也别有一番魅力。

    “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别把我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的。”阮小溪嫌弃地用手扇了扇空气。

    “我那屋子被你们弄得更加乌烟瘴气,今天就住在这里了。”乔奕森说的理所当然。

    阮小溪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耍起无赖来,真的是跟身份没有一点关系,比如堂堂大总裁。

    “好,给你睡。”阮小溪说着走了出去。

    这个房间的卧室,已经被乔奕森糟蹋个遍了。看来现在只有主卧可以睡了,再说了,有送子娘娘在,还可以辟邪,什么妖魔鬼怪,都呆在外面吧。

    阮小溪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家居服,铺在,这才躺了上去,其实就是心理图个不膈应罢了。

    刚刚眯上眼睛,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

    阮小溪睁开眼睛一看,乔奕森已经到了眼前。

    “喂,你不是不睡这里吗?”阮小溪瞬间睡意全无,赶紧坐起来时刻警惕着乔奕森。

    “这是我的卧室,我想睡就睡,你不会是心虚了吧?”乔奕森眯着眼睛盯着阮小溪,审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心虚什么?”阮小溪觉得莫名其妙。

    “晚上干什么去了?那么晚才回来?”乔奕森问道。

    “跟你没关系。”

    “不会是某人寂寞难耐……”

    乔奕森继续挑衅。

    “也跟你没关系。”阮小溪没好气地回答。

    “有关系!”

    乔奕森郑重地说道:“你现在还是我名义上的老婆,你出去与别人私会,你说跟我有关系没有?”

    “那你还不是一样去勾搭,都领回家里来了。”

    阮小溪在这件事情上,绝对是以牙还牙,乔奕森在冤枉她。

    “怎么?你吃醋了?”

    乔奕森觉得戏弄阮小溪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样一个女人,没有一点儿风情,什么样的男人瞎了眼睛才会看上她。

    阮小溪倒是认为自己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吃醋了?

    呵呵,即使乔奕森睡了全天下的女人,都跟她阮小溪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你看,我像是吃醋的样子吗?”阮小溪眨巴眨巴眼睛,面带微笑,一脸的无所谓。

    “确实不像,不过你的演技可是影后级别的。”

    乔奕森心里不爽阮小溪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只有讽刺她,心里会好过一点儿。

    “没工夫跟你讨论演技。”

    阮小溪拿起一个枕头朝乔奕森的身上砸去,同时自己起身离开这间卧室。

    真的是有乔奕森的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呆。

    ……

    关于沐沐的报纸满天飞。这样的负面新闻,对于一个刚刚有起色的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沐沐一看到报纸上的照片,就知道是阮小溪那天偷拍的。因为照片上还有他的狗菲菲,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

    “阮、小、溪!”沐沐看到报纸最后的署名,咬牙切齿地念出了这个名字。

    在这之前,她并不知道乔奕森的老婆叫阮小溪,不过现在,她知道了。

    拿起一份报纸,沐沐就要去找乔奕森。

    有了上次的教训,沐沐也不会再干没有脑子的事情了。

    在路上,她将自己这两天的坎坷遭遇细数了一遍,都离不开两个人,那就是阮小溪和乔一鸣。

    很显然,乔一鸣护着阮小溪,所以才会对她冷眼相看。

    莫非……

    沐沐神秘一笑,或许她已经有了主意。第一次在乔奕森的面前不敢揭发乔一鸣,可是这次就不一样了。

    她有一种预感,如果一直放任着这个报纸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自己早晚得和乔奕森说拜拜了。

    阮小溪的实力,自己真的是小看了。

    见到乔奕森,沐沐先是一阵道歉和诉相思,博得了乔奕森的好感。

    乔奕森也不好再将她赶出去,然后沐沐才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报纸来。

    “森,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沐沐立马换了一副沮丧的脸。

    乔奕森瞥了一眼,是娱乐报纸,他根本不屑看这些八卦新闻的,即使是关于他的。

    沐沐将报纸拿到乔奕森的面前,然后对着照片上的狗开始落泪。

    “菲菲,这是菲菲的最后时刻,在这之后没多会儿,它就成了车轮下面的牺牲品。”

    沐沐一副心疼的模样,仿佛她在意的并不是关于她的舆论。

    沐沐的狗菲菲,乔奕森知道也见过,也听沐沐说过之前死了,好像是阮小溪弄死的。

    但是他无心关心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