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那个孩子是谁?
    “好的,晚上一起吃饭。”

    阮小溪看着短信好久,最后还是答应了点点。

    虽然这样做,会被乔家起疑的,但是她挡不住对儿子的思念,也不忍心儿子承受思念之苦。

    答应了点点,就得给乔奕森一个十足的理由。

    下午的时候,阮小溪在校对稿子,就是明天准备刊登的头条,题目是“形单影只,疑被抛弃”。

    对,就是阮小溪冒着生命危险偷拍沐沐的那篇。

    其实在去偷拍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这篇文章的大致内容。

    宋萱在一旁看着她的文稿,虽然笔风婉转,但是句句影射,将一个小被富豪抛弃的糟糕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哎,小溪,你这不是公报私仇吧?”

    宋萱一边唏嘘,一边开玩笑地说。

    照片那几张都表现不出什么,可是生生的靠文字表演了一出大戏的样子。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阮小溪一点儿都不在乎,对着宋萱眨了眨眼,一副你休想套我话的表情。

    反正她跟那个大奶怪的仇已经结下了。

    阮小溪的三缄其口,但不住宋萱的好奇之心。

    “哎哎哎,小溪,咱俩的关系铁吧。你就给我说说,是不是你跟你家那位的感情和好了,所以这个小就靠边站了?”

    阮小溪白了宋萱一眼,以前八卦别人也就算了,现在天天围着她八卦,真是。

    “阮小溪,你不要忘记,你还欠我一次人情呢。”

    见阮小溪不就范,宋萱就开始威胁。

    “那又怎么样?”阮小溪继续整理稿子。

    “就当是交易,我不让你请我吃好吃的了,你就给我稍微透漏一下下你们这个三角恋关系。”

    宋萱那一副狗腿子地模样,绝对是当记者当出来的。

    “那我情愿请你吃好吃的。”

    阮小溪打死都不说。

    宋萱完败,看来是套不出什么口风了。

    自己和阮小溪这么铁,她肯定又做不出出卖朋友的事。

    “那好,就今晚,我要吃麻辣小龙虾。”宋萱恨不得当场就兑现。

    “不行,今晚不行。”阮小溪停下,看着宋萱,无奈地说。

    宋萱有些失望,但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套出一点儿豪门秘事的机会:“为什么?难道今晚要参加什么宴会?我的贵妇人。”

    “想什么呢?我有别的事情。”

    阮小溪一巴掌拍在了宋萱的脑门上,作为她好奇宝宝的代价。

    快下班的时候,乔奕森发来信息,说是晚上有应酬,不跟她一起回家了。

    阮小溪简直像是得到大赦一样,想了一个下午,拿来搪塞乔奕森的理由,这下子用不上了。

    于是快速地收拾好东西,就等着下班立马冲出去。

    路上堵车,阮小溪着急,按照这个蜗牛速度,到家也差不多天黑了。

    掏出手机,给乔家去了一个电话,说是晚上同事聚会,不回去吃饭了,顺便告诉乔母,乔奕森也不回去吃饭了。

    乔一鸣开车到家的时候,却发现乔奕森和阮小溪都没有回来。

    饭桌上,还是没忍住,问乔母道:“,没回来吗?”

    “说是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乔母回答道。

    乔一鸣还是心不在焉,乔奕森没有回来,阮小溪也没有回来。

    “那,大嫂呢?”

    大嫂两个字,乔一鸣实在是叫不出口,叫着别扭,但是还是生硬的吐了出来。

    “说是同事聚会,也不回来吃饭了。”乔母自顾自地吃饭,还不停地给乔父夹菜。

    “哦。”乔一鸣应声,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

    乔一鸣饭还没有吃饭,就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乔母问道。

    “爸,妈,你们先吃,我忽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一点事情,我回去处理一下。”

    乔一鸣说完,就迈着大步出了餐厅。

    “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晚上去?”

    乔母的话还没有说完,乔一鸣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阮小溪回到家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夏天的白天,就是很长。

    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面点点的声音。

    “妈咪怎么还没有回来?我们出去等妈咪吧。”点点看起来等的着急了。

    屋里陈姐一个劲儿地安慰点点,让他再耐心一点儿。

    阮小溪迫不及待地打开门,想要给点点一个惊喜。

    果然,看到阮小溪,点点就扑了过来,一直抱着她不放手。

    “好了,点点,妈咪回来了。”阮小溪安慰孩子道,按捺住自己心中的酸楚,抑制住眼泪不让掉下来。

    “妈咪,我好想你。”

    点点抬头看阮小溪的时候,圆溜溜的眼睛里,分明闪着泪花,可是就是没有掉下来。

    这让阮小溪更加心疼,点点的懂事已经超出了他的年龄,这本不应该是他承受的。

    这样想着,阮小溪竟然没忍住哭了出来。

    “看看你俩,这见了面,反倒哭起来了,以前也没有这样过。”陈姐在一边劝说道。

    是啊,以前阮小溪出差去外地,有时候一去一周,好久都看不到点点,也会每天打电话发信息,也没有像这样过。

    只是这一次的分别不一样,因为是因为乔奕森。

    这个男人,是点点的亲生父亲,是他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所以每一次和乔奕森在一起的时候,阮小溪就会觉得自己亏欠点点更多。

    越和乔奕森在一起,越会有这种感觉。尤其是乔奕森冷漠的时候。

    “好了,不哭了点点。以后只要有机会,妈妈都回来看你好不?”阮小溪自己擦擦眼泪,佯装一副笑脸,然后去摸点点的小脸蛋。

    点点乖巧得点点头,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意思自己很饿了。

    “你们坐着,我马上去做饭,很快就好。”陈姐说着就要去忙活。

    “陈姐,这么晚了,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不要做了,我们出去吃吧。”阮小溪看着外面的天就要黑下来,建议道。

    “好啊好啊,我们出去吃饭喽。”

    点点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虽说陈姐的厨艺不错,但是吃久了,总会腻的,尤其是对这么大的孩子来说,外面的垃圾食品是最爱。

    三个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阮小溪拦了一辆出租车,让陈姐先上,然后是点点,自己在最后。

    乔一鸣的车子还没有到楼下,就看到阮小溪上了出租车,他想叫住她,可是来不及了,出租车已经开走了。

    于是乔一鸣便开着车在后面追,他想给她打电话,可是忽然想起来,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联系,他连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车子驶进闹市,车水马龙,乔一鸣紧紧地跟着,还是被前面的车跟钻了空子。

    一会儿工夫,就看不到前面的出租车了,被前面的豪华大奔给挡住了。

    乔一鸣灵活地驱动车子,终于绕开了那辆豪华大奔,看到阮小溪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一家德克士门前。

    阮小溪从车上下来,然后是点点,然后是陈姐。

    乔一鸣的眉头紧皱,虽然点点是一个小人儿,但是他又不近视,绝对忽略不了。

    阮小溪付了车钱,然后将点点抱起,三个人欢天喜地地进了德克士。

    看着阮小溪跟点点亲热的样子,而身边的陈姐却有些客客气气的,难免让人觉得他们完全像是一对母子。

    乔一鸣坐在车里,看着德克士的方向,透过的玻璃窗,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三个人就餐的情况。

    阮小溪和那个孩子,有说有笑,还不时地帮孩子擦嘴角,而那个孩子,还往阮小溪的嘴里送东西。

    “这个孩子是谁?”

    乔一鸣看着面前一切的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心里有一百个问号,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冲进去问个明白的冲动。

    如果这个孩子跟阮小溪这些年的经历有关,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不知道在得知真相后,自己还能不能原谅自己。

    亦或者,给自己增加更深的痛苦。

    乔一鸣的收紧紧地握着方向盘,青筋暴起。

    他静静的点燃一支烟,看着阮小溪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到的是笑脸,他却总觉得那张笑脸背后,隐藏着很多悲伤的故事。

    而这些故事的原因,他觉得是自己的错。

    烟头掉了一地,车子里面烟雾缭绕,直到看见阮小溪三个从德克士里面出来,乔一鸣才停下来。

    这次那个孩子没有让阮小溪抱,好像是吃多了的样子。

    三个人在门口说了好一阵,还比比划划的。好像是阮小溪执意要跟他们一起走,可是那个女人和孩子不同意,一定让阮小溪先走。

    最后阮小溪禁不住两个人的说辞,只好自己先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又拦了一辆,三个人同时上了两辆车,这才离开。

    乔一鸣立马启动车子,跟上阮小溪。

    阮小溪在离乔家不远的地方下了车付了钱,然后自己一个人朝前走。

    乔一鸣的车子如风一般从后面行驶过来,然后一个紧急刹车,又立马停在了阮小溪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阮小溪吓了一跳,还好停的及时,否则非要撞上不可。

    车窗放下,阮小溪在夜色中看到了乔一鸣那张有点儿憔悴的脸庞。

    “马上就到家了,我自己走回去,正好吃多了消化一下。”阮小溪说着就绕过车子,想要继续往前走。

    乔一鸣从车上下来,挡在了她的面前。

    黑暗中的乔一鸣,没有白天的意气风发和冷肃,平添了几分温暖和颓废。

    阮小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样的乔一鸣,她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