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没有怀孕
    吃过早饭,阮小溪要去上班,可是乔奕森一动也不动的。

    “走吧。”阮小溪催促道。

    “干什么去?”乔奕森明知故问。

    “当然是上班。”阮小溪回答道。

    乔奕森立马化身体贴老公模样,拉过阮小溪的手道:“今天我哪里也不去,就专门陪你和妈去医院做产检。”

    阮小溪瞬间石化,哪壶不该提哪壶。乔奕森要不是故意的,她阮小溪跟他的姓乔。

    “对对对,今天要去产检的,你们就不要上班了。”乔母在一旁附和。

    “妈,产检很快的,中午下班抽个时间就可以了。再说了,我没有请假。”

    阮小溪推脱,不想因为这件莫须有的事情旷班。

    她早已经看到了乔奕森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有时候觉得,这个男人心都应该坏透了,要么做不出这些事!

    “那不行,要仔细检查才行,回头让奕森帮你请假。”乔母坚持。

    “哦,对了,你在哪家报社工作?回头把工作辞了吧,又脏又累,在家专心养胎就行,让奕森养你就行。”

    乔母真的事事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阮小溪没有怀孕。

    阮小溪不再说话,因为只要检查她没有怀孕,乔母的这些安排都可以重新考虑。

    如果乔奕森帮她请假,岂不是吓坏了主编的胆儿,更会曝光她的身份,所以阮小溪决定还是自己亲自跟主编请假。

    一个产检而已,不到一个上午就可以搞定,用不了请那么久。

    乔一鸣看着乔奕森驾车带着阮小溪去产检,忍住了自己也要跟去的冲动。

    在阮小溪的推荐之下,他们去了本市的妇产医院,本来这家医院也是很专业正规的,所以说服乔母和乔奕森没花多大功夫。

    乔奕森亲自陪着阮小溪做产检?呵呵,在乔母看来,那是体贴老婆。

    可是阮小溪清楚,他就是为了跟着看她的笑话的,看她怎么收场的。

    阮小溪预约了宋萱的表姐,作为自己的产检医生。一切顺利,就等着检查结果出来。

    乔母坐在走廊里面焦急地等待着,掩饰不住的兴奋。阮小溪看着,差点儿就告诉她真相了。

    再看看乔奕森,一副墨镜架在脸上,耍酷。一路走进来,已经有不少女病人或者护士看他了,还这么高低。

    乔奕森不停地看时间,有些着急的样子。

    “你要是有事情,就先走,不必在这里等我们。”阮小溪走过去,轻声地说。

    乔奕森在这里,实在是不方便。除了他的身份,他的长相本来就是有磁性的,吸引人。如果被人认出了他的身份,很快就会引起大批记者围观。

    “我去车上等你们。”乔奕森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乔母想要叫住他,可是被阮小溪给制止了。

    “妈,他的身份不方便曝光,让他在外面好了。”阮小溪安慰乔母道。

    “再怎么不方便,也没有陪着老婆产检重要。”乔母虽然理解,但是不赞同。

    “妈,说不定没有怀上呢。”阮小溪弱弱地说,先给乔母打一剂预防针。

    “别胡说,你昨天的反应,就是怀孕了。”乔母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或者是她太希望抱上孙子了,所以才会这样的武断。

    终于叫到阮小溪去拿检查结果了,乔母跟阮小溪一起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朱大夫,我儿媳妇怎么样,是怀上了吧?”乔母迫不及待地问。

    宋萱的表姐看了一眼阮小溪,然后看向乔母安慰道:“您不要着急,以后会怀上的。”

    “什么?昨天她明明吐得很厉害,怎么可能不是怀孕?”乔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质疑医生的检查结果。

    “妈,可能昨天就是弄错了,我没怀孕。”阮小溪赶紧补充道。

    乔母再次看向医生,像是确认似的。医生朝她点了点头,乔母这才相信了,难掩失望之色。

    “妈,对不起。”阮小溪小声地道歉道。

    既是为了欺骗她,更是为了不能满足她的心愿而道歉。

    “傻孩子,说的什么话,这又不是你的错。”乔母真的是把阮小溪当做女儿一样的疼爱,哪里会舍得责备她。

    “大夫,那我儿媳妇为什么昨天回吐得那么厉害?是不是身体哪里不好?”乔母很担心阮小溪的身体。

    大夫很同情老人的心情,看了一眼阮小溪,有点儿不解,不过也按照昨晚宋萱就交代好的说道:“吐得厉害,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刺激到了胃。”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吃了饭还好好的,就是闻到了中药,才吐的。”乔母很认真地回忆。

    “年轻人身体底子好,没病最好不吃药,这样才有利于备孕。”医生建议道。

    “哦哦,好的,不吃了。”

    乔母信以为真,甚至觉得不应该逼着阮小溪喝药。

    看到母亲和阮小溪出来,乔奕森赶紧迎了上去。

    “妈,结果怎么样?”

    看到母亲失望的神情,乔奕森已经猜到了,可是还是故意问道,挑衅似的看着阮小溪。

    阮小溪为乔母的失望而难过,为自己的不得已而抱歉,所以也懒得搭理乔奕森。

    在车上,乔母一直不说话,阮小溪只好安慰她道:“妈,我们还年轻,会怀上的,您不要急于这一时。”

    “哎,小溪,你们一定要努力啊。”乔母勉强一抹笑容,为了不让阮小溪为难。

    阮小溪让乔奕森送母亲回家,然后自己执意要打车去上班。

    乔奕森的车子刚开走,乔一鸣的车子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阮小溪一直低头走路,并没有太注意周围的情况。还是乔一鸣开着车跟在她身边一直按喇叭,她才抬头发现了是乔一鸣。

    “上车!”乔一鸣说着,已经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阮小溪坐了上去,她知道乔一鸣有话要问他,就等他开口。

    乔一鸣开着车一直往前走,就是不说话。他不知道开口后,阮小溪告诉他的答案,会不会是他不愿意听到的。

    车子完全是漫无目的地开,阮小溪看得出来,乔一鸣的心里是乱的,才会这样毫无目的毫无章法地转圈。

    “我没有怀孕。”阮小溪主动说道。

    听到这个答案,乔一鸣是欣喜的,但是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猛地踩了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

    转过身子看着阮小溪,他还是这么轻易地就被她看穿了心思。

    就像是在她很乔奕森的婚礼上,他叫了她一声“嫂子”,虽然看不出一点儿情绪,但是她知道,他的心已经痛到。

    “这样要到什么时候?”乔一鸣终于忍不住了,他需要一个期限。

    “很快就结束了,很快。”阮小溪在回答乔一鸣,又仿佛是在对自己说一般,她也同乔一鸣一样期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但是我们不可能。”最后阮小溪又深深地看了一眼乔一鸣,然后以转过头去。

    “呵。”说着乔一鸣启动车子,送阮小溪去上班。

    心里莫名的烦躁的。

    到了单位门口,阮小溪推开车门。

    “谢谢你,不过以后不用麻烦你了。”阮小溪说着就下车。

    “等一下。”乔一鸣皱着眉头看着阮小溪的脚。

    他才注意到,阮小溪的脚上穿的不是昨天他送给她的那一双鞋子。

    “我习惯了穿自己的鞋子,那双鞋子咯脚,不适合我。”阮小溪也看向自己的脚,解释道。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鞋子不适合脚,就如她不适合他一样。

    “穿久了就习惯了。”乔一鸣丢下这样一句话,扬长而去。

    阮小溪望着远去的车子,心理何尝好过。只是不可能的,她已经不去想了。如果一味执着于过去,又怎么能过好当下和未来呢。

    当下她要做的就是努力赚钱,养活家里的那个小家伙。即使不能够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也要尽自己的所能,给他最好的一切。

    乔一鸣一到公司,助手就通知他去摄影棚,看这期宣传片的拍摄效果。

    一来到摄影棚,就听到一个傲娇的声音:“你们是怎么拍的?到底专业不专业?看看都把我拍成了什么样子……”

    听到这个声音,乔一鸣的脸色瞬间冰冷到底。

    宣传片的女主角不是别人,正是沐沐。因为她和乔奕森的关系,所以给她的机会也相对多一些。

    正因为此,沐沐恃宠而骄,在摄影棚里吆五喝六的,还对专业的摄影师指手画脚,大家已经忍她很久了。

    影棚负责人站在乔一鸣的身边,有些尴尬。沐沐已经扰乱了摄影棚正常的工作秩序,但是他作为负责人,又不敢上前制止,难免有失职之责。

    沐沐正穿着曳地长裙,香肩小露,的波浪卷披在一侧,端庄又不失,只是她的行为真的是跟这副形象大相径庭。

    由于背对着乔一鸣的方向,所以她不知道乔一鸣已经站在她身后很久了。

    而沐沐周围的工作人员已经注意到了乔一鸣,更加忽略不了他那张冰山脸。一个个都噤声,任由沐沐一个放厥词,没有一个人提醒。

    沐沐将工作人员数落了一个遍,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影棚的负责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清咳了两声,以示提醒。

    “怎么?我说的话你有意见?有意见去找乔总说去?”

    沐沐不清楚状况,说着便转身去看是谁打断了她的话。

    一转身,她傻眼了。似乎陷身冰窖一般,一股寒气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