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还是赶紧上楼去休息吧,小心些。”乔母叮嘱阮小溪道。

    “妈,我没事的,现在感觉好多了。”阮小溪真的不想欺骗乔母,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说也奇怪,她当初怀点点的时候,一点儿孕吐反应都没有,能吃能喝能睡。除了后期肚子有点儿鼓,身体一点儿发福的样子都没有。

    甚至穿一件宽松的衣服,都可以遮住隆起的肚子。除了宋萱说她吃胖了,肚子起来了,其他人都没有看出来。

    以至于现在,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她已经生过孩子了。

    “听我的,回去休息。”乔母说着就要扶着阮小溪上楼去。

    “妈,我来。”乔奕森很有眼力劲儿地赶紧接过乔母手里的阮小溪,主动护送。

    “好好,你来。小溪现在怀孕了,你可要让她高高兴兴的,这样大人和孩子都能健康。”乔母叮嘱儿子道。

    “我知道。”乔奕森一副关心老婆大人的顺从模样儿。

    只有阮小溪知道,乔奕森的肚子里一定装着什么坏水。

    因为除了她自己,乔奕森应该也知道她不可能怀孕,因为他俩压根没有同床。

    “我那碗药就不用喝了吧?”乔奕森问母亲道。

    看看,原形毕露了吧。

    不揭穿阮小溪,原来是为了躲掉喝药。

    “不用不用,以后都不用了,都怀上了,还喝什么药?”乔母的话里掩饰不住的喜悦。

    刚走到楼梯处,就听到乔母又在后面说道:“怀孕了,小心点儿,不能有房事,以免伤着孩子。”

    阮小溪无语了,这完全是一个误会,可是乔母这么认真,让她心里难免愧疚。

    “放心,我会悠着点的。”乔奕森坏坏地看着阮小溪,头也没回回答乔母道。

    “这孩子,这么不听话,伤着我孙子,我跟你没完。”乔母还在后面放狠话。

    乔一鸣看着他们一起上楼的背影,心里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

    要是当初他再坚持一点儿,现在在阮小溪身旁的那个人应该是他。可是,现在自己除了嫉妒就是无尽的懊悔。

    他知道,阮小溪跟他大哥之间貌合神离,可是又父母的掺和,现在恐怕生米早就煮成了熟饭,如果孩子生下来,那么他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俩人一走进房间,关上房门,还不等乔奕森质问,阮小溪就率先抽出自己的手,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可是毕竟乔奕森身高腿长,三步两步就抢到了阮小溪的前面。

    乔奕森站在门口,一手撑在门框上,将阮小溪挡在外面。

    “你又想干什么?”阮小溪还是在生气,这个男人,时时刻刻都在算计别人,当然也包括她。

    如果不是刚才她突然作呕,恐怕今天是难逃一劫了。

    “小心,生气伤身,尤其对孕妇来说。”

    乔奕森说着低头看了看阮小溪的肚子,脸上尽是嘲讽鄙夷之色。

    “既然你都知道了,就别挡着道儿。”

    看乔奕森那不屑的神色,阮小溪猜到,他知道自己没有怀孕。但是她也不想解释那么多,跟他多说一句都是浪费,至少阮小溪是这样认为的。

    “装的挺像,可以当影后。”乔奕森很认真地讽刺阮小溪道。

    阮小溪不打自招,乔奕森也不傻,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在自己的老公面前,还这么理直气壮,一般女人做不到,当然包括阮小溪。

    所以他认定她是假装孕吐的。

    “彼此彼此,影帝!”阮小溪毫不客气地反讽。

    “为了让你以后可以下台,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儿什么?”乔奕森说着开始逼近阮小溪。

    “你想做什么?”阮小溪一边后退一边警惕地问。

    乔奕森将阮小溪逼到了墙上,还在一点点儿地靠近她。

    阮小溪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乔奕森的独有的男人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充斥着她的感官,她感到心口在加速地跳动。

    “壁咚早就过时了,我不感冒,尤其对你。”即使这样,阮小溪还故作镇静地说。

    乔奕森莞尔一笑,俯身就去亲吻阮小溪。

    阮小溪想躲,可是她早已经被乔奕森给固定在了他坚实的手臂间。

    过了好一会儿,那种感觉没有落下来,阮小溪慢慢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乔奕森正瞪大眼睛看着她,一动也不动的。

    阮小溪这才明白,自己被耍了。

    “你给我走开。”阮小溪捶打着乔奕森的前胸。

    “既然你不愿意我帮你,那你明天自己善后吧。”乔奕森说着从阮小溪的面前走开,很潇洒地走向自己的卧室。

    关门的那一刻,还不忘记伸出脑袋讽刺阮小溪道:“我很期待你明天的表现。”

    阮小溪快要炸毛了,要不是乔父乔母在家,要不是她碍于力量悬殊,真想冲进去,对着乔奕森左右开弓,一解心头只恨。

    打开门进了自己的卧室,阮小溪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

    只有这里,才是属于自己的空间,一出去就要应对每个人的问题,想想就头大。

    当务之急是,明天的孕检。

    现在即使找乔母说出真相,乔母应该也不会信了吧。

    可是一个月糊弄过去,是不是就好了?

    阮小溪思索了一下,立马掏出手机,给宋萱打了过去。

    “喂,萱萱,我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不等那边说话,阮小溪直奔主题。

    大晚上的接到阮小溪的电话,宋萱还是挺惊讶的。

    因为根据她对阮小溪的了解,阮小溪一般不在晚上活动,以前邀请她出来唱歌,她都不出来。

    更加让宋萱不解的是,她跟阮小溪的关系那么铁,阮小溪从来不让她去家里玩。

    不过现在宋萱有点儿明白了,阮小溪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她豪门少奶奶的身份。

    “我的少奶奶,你有什么事情,你们家大少爷不能帮你解决的,要找我?”宋萱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阮小溪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说真的,求你帮忙,一定要帮我。”

    阮小溪很认真地恳求宋萱。

    宋萱听出来不是开玩笑,也立马认真起来:“什么事情,你说。”

    “你在市里的妇产医院认识的有人,是不是?我好想听你说过,是你的表姐在里面。”阮小溪确定道。

    “对啊,怎么了?你怀孕了?”宋萱脱口而出,一个嫁了人的女人咨询妇产医院,不是怀孕了就是怀不上。

    “没有,我想请你表姐帮一个忙,明天我要去她那里做一个检查。”

    阮小溪刚换了一口气,宋萱就接了过去:“难道你要看不孕?”

    呸,这都是什么好朋友啊?要不是了解宋萱的性格,知道她心直口快,阮小溪早就在电话里跟她干起来了。

    “能不能听我说完?”阮小溪的语气很着急,也很认真。

    “好,你说。”宋萱立马闭嘴。

    “事情是这样子的,乔奕森的爸妈回来了,想让我们要孩子,可是我跟他都不想要。今天吃晚饭的时候,我反胃呕吐不止……”

    阮小溪将事情的大概给宋萱说了一遍,然后说自己的请求:“请你表姐给我做一个孕检,结果肯定是没有怀上,也请她告诉我婆婆,我不需要吃任何汤药,很健康,明白否?”

    “那你婆婆岂不是对你很失望。”宋萱很是替阮小溪担心。

    人家豪门媳妇都是抢着为夫家添丁,以巩固地位的。可是她倒好,不仅跟自己老公的关系不好,而且还不愿意生下豪门儿子。

    宋萱越来越不理解阮小溪了,明明可以呆着家里过养尊处优的少奶奶生活,非要自己出来拼命赚钱。

    “这个我自己解决,我给你说的,你记住了没有?”阮小溪不放心宋萱,这姑娘现在还不清楚她的状况呢。

    “哦,记住了。”宋萱在电话那头点点头,虽然有疑惑,但是也没有再问。

    “记得请我吃饭。”挂电话之前,宋萱也不忘记要自己的福利,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吃货啊。

    “没问题,事成之后。”阮小溪很爽快地答应了。

    阮小溪这才放心地睡觉了,先把眼前的关度过去再说。

    第二天早上一打开卧室的门,阮小溪冷不防门口站着一个人,乔奕森。

    “你干什么?大早上的就出来吓人?”阮小溪觉得乔奕森真的是阴魂不散。

    “要不是你怀孕了,我也不必这么小心地伺候你。”乔奕森还是不忘记讽刺她。

    阮小溪不理会他,直接下楼去。乔奕森立马跟上,一副小心护驾的样子。

    “你可以了,做做样子就算了,不要这么过分。”

    阮小溪小声地提醒着他。她当然知道,乔奕森越是这样子,等到结果出来的时候,更加难看的是她自己。

    “我不觉得。”乔奕森显然就是故意的,不整阮小溪,他不开心。

    “哎呦,慢点慢点。”乔母一看到阮小溪从楼上下来,就赶紧过来迎接。

    阮小溪一下子就成了家里的大功臣,乔母越是这样子,她的心里就越是内疚。

    乔一鸣也站在不远处看着阮小溪,他几乎一夜未睡,就想找个机会文问阮小溪。

    可是乔母和乔奕森寸步不离,乔一鸣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