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怀孕了?
    乔奕森不着痕迹地大步一迈,就追上了阮小溪,然后霸道地握住她的手。

    阮小溪本能地想要反抗,刚才还在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地打电话,现在就来跟自己假装恩爱,她接。

    虽然知道只是装的,但是阮小溪心里还是别扭,装不下去。

    不过乔奕森哪里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主儿,阮小溪挣扎的越厉害,他就用更大的劲儿,在力气上制服这个女人,小菜一碟。

    阮小溪像是较真儿似的,非要跟乔奕森保持距离。在力气上比拼不过,那就用眼神。

    一个眼神儿秒过去,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乔奕森仍然不就范,反而得寸进尺,伸手就揽住了阮小溪的肩膀,带着她往里面走。

    就在阮小溪差点儿伸脚去踹的间隙,看到了乔奕森提醒的诡异眼神,接着就听到乔母的声音。

    “终于回来了,药早就备好了。”

    乔母的话里满是期许。

    虽然没有喝,可是一闻到那个药味,阮小溪就反胃,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可是她明明看到了乔奕森嘴角那一抹笑,不知道肚子里又憋了什么坏水。

    “妈,您不用天天站在这里等我们,我们下班就回来了。”

    转脸看向乔母的时候,阮小溪的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模样,乖巧伶俐的好媳妇儿。

    “是啊,妈,小河说得对。”

    每一次的小河,对阮小溪来说都是一地鸡皮疙瘩。

    可是乔奕森不放过任何一个在乔母面前秀恩爱的机会,阮小溪真服了他了,但是表面上还十分配合,娇嗔地望了他一眼。

    看到他们的感情这么好,乔母自然是乐开了花。

    “行了,你们不用这么夫唱妇随的,只要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或者孙女,我就不操心了。”

    乔母说着便转身去招呼早已经熬好的汤药了。

    阮小溪无奈地看了一眼乔奕森,然后一把将他推开,朝着餐厅走去。

    乔奕森刚坐下,乔一鸣也走了进来。

    乔母转眼看看自己的小儿子,道:“这孩子越来越懂事了,以前也没见兄弟两个这么默契,现在难得每天都前后脚进门。”

    “不跟以前一样,每天我都要打电话催这个催那个回来吃饭,结果一个也不回来。”

    “行了,孩子们不让你操心了,你还这么多话。”乔父见不得乔母每天这么唠叨,但是也就这样唠叨了一辈子,嘴上嫌弃,脸上却是笑意满满。

    “妈,您和爸难得回来一趟,我多陪陪你们二老,这也不行?”

    乔一鸣是对乔母说的,却不自觉地看向了阮小溪。

    阮小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抬头看向乔一鸣,或者是因为今天早上他的及时出现,再次搭救了她。

    她的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以前是,现在也是。

    可是对上乔一鸣的眼神,阮小溪就急忙躲开。他看她的眼神依旧那么热烈,并不像他的脸上那个冷冰冰,让阮小溪不知所措。

    “行,我求之不得呢,你啥时候能把女朋友带回来,我会更高兴的。”

    乔母不忘记挂念乔一鸣的婚姻大事。

    “妈,你又来吧,赶紧吃饭吧。”

    乔一鸣坐下闷头吃饭,回避乔母的话题。

    “看这个孩子。”乔母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向阮小溪道:“小溪,你跟一鸣年龄相近,又是一起长大的,他喜欢什么样的,你应该比我清楚,改天帮我甄选一下。”

    阮小溪没想到乔母会让她帮忙插手乔一鸣的婚事,抬头看向乔一鸣,然后装作没事人似的又看向乔母道:“好的,妈。”

    乔一鸣听到阮小溪一口就答应了,不悦地看向她。不过阮小溪早就逝去的带下了头,决定不再跟他目光交叉。

    吃完饭,乔母又开始逼着乔奕森和阮小溪喝汤药。

    昨天糊弄过去一回,今天总不会使用昨天的招吧。

    阮小溪皱着眉头看着药,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反正现在她跟乔奕森是一条战线,只要乔奕森不喝,她也不用喝。

    依照乔奕森的性子,肯定是不会喝的。于是她可怜兮兮地看向乔奕森,将这个难题扔给他。

    “小河,妈也是为了我们好,就喝了吧。”

    没想到乔奕森竟然劝她喝药,更狠的还在后面呢。

    “小河,你就帮我尝一,看看是不是跟昨天的味道一样。辛苦你了,亲爱的。”

    乔奕森难得说话这么肉麻,在众人面前,让阮小溪无法拒绝。

    “小溪,你先喝。奕森从小就害怕打针吃药,现在还是这幅德行。等你喝完了,我看他还有什么借口。”

    乔母也开始怂恿阮小溪。

    阮小溪欲哭无泪,这分明是乔奕森早就想好的招,给她下套呢。

    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阮小溪心一横,不就是汤药嘛,强身健体,又没有坏作用。

    这么想着,她鼓起勇气,端起一碗药,就往嘴边送。

    “小溪,你……”乔一鸣想要阻拦,但是话还有说出口,就看到药碗掉在地上,药味瞬间散发开,而阮小溪捂着嘴巴跑向了洗手间,很难受的样子。

    “这……”大家都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况,阮小溪的反应也太大了。

    乔母不知道怎么回事,伸着手指着阮小溪的背影,说不话来。

    “小溪,这是怎么了?”乔父问道。

    “我去看看。”

    “我去看看。”

    乔奕森和乔一鸣几乎同时脱口而出,然后两个步走向洗手间,乔父乔母也跟着过去了。

    洗手间的门没关,他们走过去就看到阮小溪趴在马桶边呕吐不止,都吐出酸水来了。

    三个男人都没有什么经验,还是乔母先反应了过来。

    “小溪,你没事吧?我的好孩子。”乔母一边帮阮小溪捶着背,一边问道。

    阮小溪摆摆手,很难受的样子,脸色都不对了。

    乔一鸣也十分担心,在一旁说道:“会不会是吃坏了肚子,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阮小溪还是摆摆手拒绝,比刚才烧好了一些。

    只有乔奕森在一旁,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心里却是另外的想法。

    为了不吃药,阮小溪的演技也实在是太好了。不仅打翻了药碗,没药可吃,而且获得了大家的同情和关心。

    高!真高!

    乔奕森是这样想的。

    “来,起来,慢一点儿慢一点儿。”

    乔母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将阮小溪给扶起来,那谨慎地样子真的是跟伺候皇太后一样。刚才担忧的神色一扫而光,现在反而说不出的喜悦,掩饰都掩饰不住。

    “小溪,一鸣说得对,不舒服就去医院,不要硬撑着。”乔父也在一旁附和。

    “嗨,你们男人家不懂,这不是什么病。”乔母此时很嫌弃这几个精明男人的智商。

    “我没事爸。”阮小溪除了还有些喘气,基本上已经正常了。

    乔母扶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挨着她坐下,喜滋滋地上下打量着她。

    “妈,我没事了,真的不好意思,刚才打翻了药碗。”阮小溪很是抱歉,虽然她十分不情愿喝,但是那是乔母的一片心意。

    当着乔母的面打翻了药碗,实在是不应该。

    “没事没事,打了就打了,怀上了以后就不用再喝了。”

    乔母说着便去摸阮小溪的肚子。

    “妈,你说什么?”阮小溪有点儿蒙,这都哪里跟哪里。

    “傻孩子,你是第一次怀孕,没有经验,当初我怀奕森跟一鸣的时候,也这样,这是孕吐。不碍事的,大部分女人都会这样子。”

    乔母很仔细地给阮小溪解释道。

    这下子乔奕森和乔一鸣算是都长见识了,除了乔父乔母,也傻眼了。

    阮小溪怀孕了?

    乔奕森心里仍旧是怀疑的,阮小溪装大了,这一装被母亲误以为是怀孕了。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阮小溪真的怀孕了,不过不是他的。

    他敢肯定以及确定,他跟阮小溪绝对没有实质性的夫妻关系。

    如果阮小溪真的怀孕了,那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毕竟名义上他们还是夫妻。

    或者是男性的自尊在作怪,乔奕森心里竟然莫名地有点儿生气。

    乔一鸣觉得自己有些窒息,阮小溪怀孕了?是她跟的孩子?

    他们的关系不是一直不好吗?怎么会这样?

    一连串的问题,最终被他认清的一个现实打败了,那就是阮小溪跟他的现在还是夫妻,而且他们一室,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得。

    这个认知让乔一鸣的心烦意乱,比几年前看着他们结婚,还要烦。

    乔父乔母都异常的高兴,这是他们期盼已久的。

    最清楚的莫过于阮小溪了,她怎么可能会怀孕?真的是笑话!

    她刚才只是闻到了药味,突然反胃的厉害,想要呕吐。大概是午饭没吃,刚才晚饭吃的太急,肚子里没东西垫底,所以才会反胃得厉害。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确定一下。”

    还没等阮小溪澄清事实,乔奕森就迫不及待地支招。

    “对对,还是小心为好,去医院检查一下放心。”

    乔父乔母都附和,这可是他们的第一个宝贝孙子,能不宠着嘛。

    阮小溪狠狠地瞪了一眼乔奕森,不再说话,看来此时解释不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