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连哄带骗蒙混过关
    阮小溪将照片放在主编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主编的脸色。

    主编拿起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看着,有远景有近景,但是几乎都是一个场景。

    阮小溪没有看错,主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

    客观地评价,女人都羡慕沐沐的魔鬼身材。

    “你就给我拍回来这些?”

    阮小溪走神的时候,听到主编不满地说道。

    “额,主编,这些照片还是我九死一生拍到的,该拍的我都拍了。”

    阮小溪想到惊险的一幕,还倒抽凉气,不过她确实有点糊弄。

    那能怎么办,沐沐不和乔奕森在一块的时候,本来就没什么好拍的嘛。

    而乔奕森,她肯定不能拍

    “我让你拍的是沐沐和她背后的那个男人,男人呢?”

    主编显然对背后的男人更加感兴趣,因为那才是精英,值得浓墨渲染,而像沐沐这些,只是配角而已。

    既然拍了这些照片,阮小溪自然是有对策的,并且不曝光乔奕森,是她的初衷。

    “主编,您仔细地再看看这些照片。”

    阮小溪在一旁提醒道。

    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样子,主编狐疑地又拿起照片,皱着眉头翻看着。

    “还是这些啊。”主编不明所以。

    阮小溪再次鄙视了主编一番,他的眼睛只看到了沐沐的胸,哪里看得到别的细节啊。

    “您仔细看看沐沐的表情,那些放大的照片。”阮小溪再次提醒道。

    主编于是盯着沐沐的脸,看来看去,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一点儿端倪。

    “好像不太高兴,这怎么了?”主编还是不明白阮小溪喉咙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这就对了,说明她被甩了呗。”阮小溪一语道破天机。

    对于他们这些娱乐记者和媒体来说,捕风捉影那是经常的事情,一叶而知秋,名人的一举一动,就可能会推测出与之关联的一串事情来。

    主编似乎明白地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

    “这不足以证明你的这个推测,如果不是呢?”主编反问道。

    嗨,傍大款,被甩是迟早的事情。

    况且根据阮小溪的观察,依照沐沐的德行和智商,绝对进步了乔家的大门。虽然乔奕森很衰,但是乔奕森的智商还不是负的,绝不会任由沐沐摆布。

    别说乔奕森了,就说乔父乔母,那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如果不是,那迟早会拍到她背后的那个男人的,您放心吧。”阮小溪打包票,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放弃跟拍的。

    顺便在心里暗暗为自己的智商点了个赞!

    “好吧,你先把文章写出来,好好润润色,不能太绝对,把握好这个度。”主编看着沐沐的照片叮嘱道。

    “我明白,主编。”

    阮小溪说完,没有要走的意思。

    主编盯了一会儿照片,忽然发觉阮小溪还站在这里,皱着眉头问道:“还有事情吗?”

    阮小溪尴尬地笑了笑:“要不这些照片,先放在您这里?”

    “咳咳,拿走。”

    主编盯着沐沐的胸看太久了,不知道是只处于对女人的嫉妒,还是,如外界传的,主编喜欢女人?!

    阮小溪结果照片,恨不得立马消失。

    刚将主编敷衍过去,出了办公室就看到宋暄望穿秋水似的等着她呢。

    阮小溪头大,这个姑娘,好奇心也太重了。

    “自己看吧。”阮小溪自觉地将照片递给宋暄,然后自己软软地坐在宋暄的对面。

    宋暄的心思还在阮小溪的鞋上,不过既然有额外福利,宋暄当然不会放过。

    接过照片,宋暄看着沐沐那呼之欲出的,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阮小溪鄙视了宋暄一番,当然连带着主编。

    “你说她这个是不是假的?”宋暄这句话,典型的羡慕嫉妒恨。

    “真的假的,关你什么事?”阮小溪抢过照片,扔在自己桌子上。

    宋暄被呛了,悻悻地不在讨论沐沐的了,立睛一亮,转移到阮小溪的鞋子上去。

    “老实交代,你这双鞋,是不是你家那位大爷送的?”宋暄说完还挑挑眉头,一肚子坏水的样子。

    阮小溪开始不明白,但是看到脚上那双鞋,又立马明白了宋暄的意思。

    “唬住你了吧,这是仿品,不是真的。”阮小溪轻松地说。

    宋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仿品仿的也太像了吧,简直跟真的一模一样。

    看宋暄的表情,阮小溪知道她相信了。

    “不会吧,你可是堂堂的总裁夫人,乔总的老婆,乔总竟然连一双真鞋都不舍得给你买,让你穿仿品,我不相信。”

    宋暄立马又醒过神来,不相信地摇摇头。

    “你小点声,唯恐别人不知道,是吧?”阮小溪赶紧制止宋暄,小心地看看四周,还好大多人都不在,估计都出去跟拍了吧。

    宋暄赶紧捂住嘴巴,用眼神跟阮小溪道歉。

    “你上次也看到了,就我们俩那关系,他会给我买?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仿品,没多少钱的。”阮小溪为了让宋暄相信,说的更加生动了。

    要不是宋暄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阮小溪的话,不过现在她是信的。

    “那你也给我买一双跟你一样的仿品吧,即使穿不上正品,咱也可以穿个高仿的。”

    宋暄此话一出,阮小溪就抓瞎了。

    她只是为了堵住宋暄的嘴,省得她刨根究底。这下子却把自己给栽进去了,她上哪里去给宋暄弄仿品去啊。

    “额,这个,这个是别人帮我捎回来的,等下一次有机会,我让她也给你弄一双。”

    阮小溪说完,赶紧低头装着忙东西,不再看宋暄。

    “什么朋友啊?”宋暄这个大嘴巴,还是不放弃。

    阮小溪觉得头疼,但是还是要敷衍一下宋暄:“主编刚才让我赶稿子,等有机会我一定帮你记得这件事情。”

    说完阮小溪继续埋头写东西,装作没有听到宋暄下面的话。

    下班时间快到了,阮小溪又收到了乔奕森的短信,老地方。

    一上车,阮小溪就对上了乔奕森那有些奇怪的眼神,似笑非笑的。

    乔奕森一直盯着阮小溪,不说话,也不开车。

    “干什么?”阮小溪迎视着乔奕森问道。

    “今天拍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乔奕森饶有兴趣地盯着阮小溪问。

    阮小溪刚刚从这件事情的惊恐中走出来,乔奕森又提起。

    “谢谢你提供地址,走吧。”阮小溪避重就轻地回道。

    可是乔奕森并没打算开车,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事情。

    “你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下车了。”阮小溪觉得莫名其妙,这个男人管的真的是越来越宽了。

    “随便。”乔奕森说着耸耸肩膀,毫不在意。

    阮小溪侧身就要推来车门,可是怎么都推不开。不知道什么时候,乔奕森已经将车门锁上了。

    “不走的话,你就说说吧,没看出来,你连狗都不怕。”乔奕森此时看着阮小溪,觉得兴趣盎然,他觉得以前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女人。

    阮小溪又看向乔奕森,盯着他的眼睛,看来那个大奶怪已经找过他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怎么?大奶怪不是都告诉你了吗,还来问我?”阮小溪嘴角一扯,笑着问道。

    “我想听你说。”乔奕森带着命令的语气。

    “我说的,你相信吗?”阮小溪反问,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是我的事情。”乔奕森永远都是处于这种主动的地位,不容别人指手画脚。

    “说不说,也是我的事情。”阮小溪比葫芦画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现在不说,不要后悔。”乔奕森说完启动车子,朝着家开去。

    阮小溪心里狐疑,不知道乔奕森这样说,是不是虚张声势,但是她绝对不会向他的淫威屈服的。

    车子快到家的时候,乔奕森的手机响了。

    他戴上蓝牙耳机,按了接听键。阮小溪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偷看的习惯,只是乔奕森的手机屏幕略大,手机响的时候,她无意中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来电显示的是沐沐的名字。

    “我有事情,回家了。”乔奕森机械式的回答道。

    不知道电话里又说了些什么,乔奕森仍然是不冷不热地应对着。

    阮小溪的目光看向窗外,根本对他的这个电话丝毫不在意。

    “好了,宝贝,听话。”乔奕森的语气突然变得异常温柔。

    阮小溪虽然没有回头,但还是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种甜言蜜语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的,阮小溪会觉得正常,但是从乔奕森的嘴里说出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好的,拜拜,等我。”乔奕森说完挂了电话,车子已经驶进了院子。

    阮小溪率先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乔奕森跟在后面,他想看到阮小溪的反应,可是她的反应就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乔奕森有点儿不懂这个女人,准确地说,他从来没有懂过她。之前所有的印象,都是结婚那天,她对一切的顺从和唯唯诺诺。

    现在他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她是故意装清高,还是装白莲花?

    一进家门,一看到乔父乔母,他们就变成了统一战线的伙伴,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生子秘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