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他还记得她的尺寸
    “这就是你放狗咬人的理由吗?”

    乔一鸣看着沐沐,满脸的厌恶。

    如果阮小溪今天有什么好歹,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恶毒的女人的。

    “我……”

    沐沐看着自己的狗狗,心里气愤不已,但是当着乔一鸣的面,又不能发作。

    她真的很后悔,没有早点儿放狗咬阮小溪,是不是早一会,乔一鸣就不会出现了。。

    阮小溪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看着狗在旁边乖起来的样子,冲着乔一鸣摆了摆手。

    “算了,我们走吧。”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不愉快,阮小溪不想再在这里跟沐沐纠缠下去,虽然狗狗没有死,也毕竟受了伤。

    乔一鸣没有再理会沐沐,径直走向自己的车,开到阮小溪跟前。

    阮小溪没有再拒绝,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她的一只脚还光着呢,脚底被咯得生疼。

    “我的鞋子丢了一只,你开回去找一下吧。”阮小溪看着自己的光脚道。

    “不用找了。”乔一鸣开着车,离沐沐站的地方越来越远。

    沐沐站在原地,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目光变得阴毒起来。

    乔一鸣将车子停在一家高级定制的女鞋店旁边,然后说道:“你坐在车里,不要动。”

    说完就自己进去了,根本不给阮小溪说话的机会。

    阮小溪知道这家鞋店,那一双鞋子的价格,可以顶的上她俩月的工资。

    为了养活家里的那个小家伙,她从来不舍得给自己奢侈一把。

    这个礼物太贵重了,阮小溪觉得自己不应该接受,亏欠乔一鸣的太多了。

    没多一会儿,乔一鸣提着一个鞋袋子出来了。

    坐进车里,打开鞋盒,一双漂亮精致的女式凉鞋呈现在眼前。

    乔一鸣的审美就跟他的人一样出色,阮小溪从来没有怀疑过。

    看鞋子的尺寸,是她的尺码。

    原来他还记得她穿多大的鞋!

    乔一鸣弯腰,将鞋子放在阮小溪的脚下,他本能地伸手,想阮小溪的脚放进鞋子里。

    可是就在即将触碰到她的脚的时候,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收回了手,直起了身子。

    阮小溪当然注意到了他的动作,那一刻心中收紧,却忘记了挪开自己的脚。

    当她回过神来,乔一鸣已经恢复了常态。

    曾经他在菁菁校园里,弯腰蹲下,在无数人注视的眼神中,替她系鞋带。

    曾经他在下雨天,帮她已经湿掉的鞋子,然后背起她,在大雨中前行。

    那些温暖的时刻,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可是后来,乔父乔母希望她嫁给他的乔奕森,而她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只能决绝地跟他说不可能,成为他名义上的大嫂。

    从此,她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他,告诉她自己说的那些话都不是真的。

    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伤害很多无辜的人,很多爱她的人,包括乔父乔母。

    他也在她的婚礼之后,万分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再多坚持一点。他知道她过得不幸福,他到处地找她,可是她却像是投入了大海,杳无音讯。

    几年之后,当他再见到她时,他对她形同陌路,而她却笑意吟吟,像是没事人似的。

    她跟他之间,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因为他们之间已经错过了太多的东西,每一个都是跨不过去的坎儿。

    “这双鞋子很贵吧,回头我把钱还给你。”

    阮小溪故作轻松地说。

    “是用我的钱吗?”

    乔一鸣知道,以阮小溪当记者的薪水,对这双鞋子的价格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她故意这样说,为的是划清楚他们之间的界限。

    这让他心里不爽,忍不住反唇相讥道:“那个叫沐沐的,现在跟我在一起,是我的新欢。”

    “我知道。”

    阮小溪淡淡地回答道,没有太多的惊讶,很是平静。

    乔一鸣想从阮小溪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情绪,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好像他刚才说的,是别人的老公,跟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偷拍她?”

    正室和小三儿,不应该是水火不容的嘛,阮小溪却被一个小三儿弄得那么狼狈,乔一鸣真的不知道阮小溪在想些什么。

    “那是我的工作,我必须去。”

    阮小溪说的很认真,但是仍然看不出任何的波澜。

    实际上,对她来说,沐沐确实对她毫无影响,唯一的就是,她不能曝光跟沐沐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她这样做,是为了保护乔家,而跟乔奕森无关。

    “去哪里?”乔一鸣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她道。

    “送我去单位吧,谢谢啦。”

    阮小溪表现得很客气。

    沐沐回到别墅里,立马就给乔奕森打去电话。

    乔奕森正在工作,看到是沐沐,直接挂了。

    可是沐沐不死心,还是一遍遍地打,今天她一定要见到乔奕森不可,已经好几天不见他的人影儿了。

    她害怕真的如阮小溪说的那样,自己地位不保,那么以后还怎么混呢?她深深地知道,没有乔奕森罩着,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乔奕森听到手机不停动皱眉,但是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森,你在干嘛呢?”

    沐沐的声音娇媚得很,能够得到乔奕森的青睐,她自然懂得察言观色。

    “工作,有事吗?”

    乔奕森的回答简单明了,丝毫没有跟沐沐电话的意思。

    “没事,人家就是好几天不见你,想你了。”

    沐沐主动出击,他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抵挡不住她的柔情攻势。

    “我知道了,没事,就这样,我在忙。”

    乔奕森淡淡地回答着,说完就要挂电话。

    沐沐在那头儿急了,乔奕森对她完全没有之前的热乎劲儿了。

    “森,晚上我们见面好吗?等你下班,来找我吧,我是真的想你了。”沐沐仍旧不死心。

    乔奕森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我晚上要早点儿回家,家里有事。”不等沐沐再开口,乔奕森已经挂掉了电话。

    在别墅里的沐沐,急的直跺脚,又是这个借口,家里有事要早点回家!

    这里面肯定不对,要么乔奕森跟他的老婆感情和好了,要么就是又有了别的女人,所以才会对她推三阻四的。

    这样想着,沐沐不能坐以待毙了。真的被别的女人抢走了乔奕森,那她后悔都来不及了。

    沐沐立马去浴室洗漱一番,然后换上一件漂亮的裙子。

    这条裙子,是唯一一条乔奕森夸过的,她想,乔奕森一定会喜欢吧。

    一切都觉得最好了,沐沐才开着车直接奔向了乔本集团。

    乔奕森跟沐沐的关系,在公司里面是公开的秘密。平常在乔奕森面前,沐沐都表现得十分乖巧懂事,不给他惹麻烦。

    但是今天,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和在乔奕森心中的地位。

    于是她直接走向总裁专用电梯,平时她跟乔奕森一起的时候,也乘坐过的。只不过现在唯一的不同是,乔奕森没有跟她在一起。

    保安立马上前阻拦她道:“沐沐小姐,您不能乘坐这部电梯,还是去那边乘坐员工电梯吧。”

    沐沐心中恼火,她又不是没有坐过。

    “你没有看见我是谁吗?”沐沐立马指着自己问保安道。

    保安还没有眼花,当然看清楚了,只是这是公司的规定,员工是不能乘坐总裁电梯的,平时乔奕森在,那是乔奕森默许的。

    现在乔奕森不在,保安还是得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来。

    “看到了。”保安回答道。

    “那你还要阻拦我吗?”沐沐仰起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对不起,沐沐小姐,请您去乘坐员工电梯。”保安仍旧坚持。

    沐沐跺脚,掏出电话就要给乔奕森打。

    “你给我等着,让乔总亲自给你说。”沐沐咬牙切齿地说,她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乔奕森会为了这种事情为她例外。

    乔奕森去了洗手间,没有听到电话。他工作的时候,一般手机都是震动的。

    保安也盯着沐沐的手机,没有听到电话里传来乔奕森的声音,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像他们这种为乔本集团看家护院的,自然是要听上面的意思。不过也担心沐沐在乔奕森的身边吹耳边风,让他丢了饭碗。

    沐沐气的只想摔手机,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事事不顺心。

    看着保安坚持的样子,沐沐只好不情愿地走向员工电梯,走之前还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

    到了乔奕森的办公室门口,沐沐再次被乔奕森的助手给拦住了。

    “沐沐小姐,请留步。”助手拦在了沐沐的面前,阻止她敲门。

    “我来找乔总,有事情。”沐沐知道助手深得乔奕森的信任,所以说话也缓和了很多。

    “乔总现在不在,您不可以进去。如果有事情,可以先去休息间稍等,等乔总来了,我去通知您。”助手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是我,是我,我来找乔总。”沐沐觉得这些人都是眼瞎了,助手是最清楚她跟乔奕森关系的,竟然也敢阻拦她。

    “对不起,沐沐小姐,这是规定。”助手仍然不放行。

    “怎么了?”

    乔奕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