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竟然放狗
    不过她这样说也不奇怪,沐沐是一个嫩模,上报纸上杂志,可以提高她的知名度。

    作为名人,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既然躲不过,那只有面对了。

    阮小溪侥幸地想,只见过一面,沐沐说不定认不出她来。真是这样的话,就赚到了。

    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带微笑地看向沐沐。

    沐沐的目光却没有看阮小溪,而是不经意地看向别处,一副大牌的样子。

    “把你刚才拍的,拿给我看看吧。”沐沐说着伸出了手,但是目光却停在了她的狗身上。

    “其实刚才我什么都没有拍到,就被这只狗给发现了。”阮小溪说着,狠狠地剜了一眼这只可恶的狗。

    “真的吗?”沐沐说着抬头看向阮小溪。

    阮小溪有些心虚,赶紧躲闪,眼神飘忽不定。

    “要不要我家菲菲问问你?”

    沐沐说着给她的狗递了一个眼色。

    这么大个狼狗竟然如此清新叫菲菲?

    阮小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容不得想太多。刚刚平静下来的狗又朝着阮小溪狂叫起来了,近在眼前,那震慑力不是一般的。

    阮小溪后退了两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沐沐小姐,你看那些照片干什么?就是你跟狗狗交流的照片,其他什么也没有。”

    阮小溪解释道。

    “那些照片删掉,重新再拍,我要以最美的形象出现在报纸上。”

    沐沐的脸上慢慢地写着自恋两个字。

    “沐沐小姐,您本来就很美的,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

    阮小溪开始奉承起她来,虽然说出这些话,让她自己都觉得反胃。

    不过,沐沐竟然没有再问自己其它事情都一副没认出自己来,神奇。

    明知道阮小溪说的不是真的,但是沐沐听起来就是受用。

    “再说了,我们选照片的时候,当然是选您最好的那几张登上去的。”

    阮小溪继续说道。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换一身衣服,然后我们再好好地拍。”

    沐沐显然相信了阮小溪的话,说着就要回去换衣服。

    “那个,沐沐小姐,能不能把你的狗也带进去?”

    阮小溪看着这只狗凶巴巴的样子,还真是什么都做不了。

    “你放心,没有我的命令,它是不会咬你的。我就让它在这里看着你,省得你趁着我换衣服的空跑掉了。”

    这个女人,心眼还真的是多。

    沐沐说完迈着她那修长的双腿去换衣服了,剩下她的狗菲菲和阮小溪四目相对。

    阮小溪想转身离开,于是就试探一下这条狗。她超前走一步,只见狗也跟着她向前走一步,她停下来,狗也跟着停下来。

    还真的是一条通灵性的狗,这样子,阮小溪打消了逃跑的年头。

    幸好沐沐没有认出她来,等一下给她拍几张,就可以手工回去了。

    一会儿沐沐换了一身火红色的连衣裙出来了,头发也拾掇了一下,整个人显得精神了很多。

    “就在这里吧。”沐沐走到花丛处停下,自顾自地摆出了一个pose。

    阮小溪举起相机,朝沐沐走去,狗也跟着过去。

    真的是阴魂不散,说实话,阮小溪不怕沐沐,但是就是怕她的这条狗。

    还没有开拍,沐沐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刚刚摆好的姿势,又放了下来。

    “等一下。”沐沐让阮小溪停下来。

    “怎么了?”阮小溪不解地问道。

    沐沐向阮小溪走过来,从头到尾审视着她。

    “我们见过?”沐沐站在阮小溪的面前问道。

    阮小溪眼珠子一转,想否定,但是又觉得不妥。

    “当然了,您是名人,我是记者,我平时拍您,这不是很正常嘛。不过没想到,您的记性这么好,竟然对我有印象。”

    阮小溪巧妙地回答道。

    沐沐有几秒钟没有说话,像是在回忆。

    “不对,你是……上次在别墅里,就是你。”

    “你是被乔总嫌弃的飞机场。”

    沐沐终于想起来阮小溪来,显得有些激动,说话也不完整,然后才慢慢地恢复了自信。

    “飞机场?”阮小溪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原来乔奕森在外面就是这样损她的。

    “大奶怪!”阮小溪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你说什么?”沐沐向来以她的胸自豪,没想到有人会这样侮辱她,简直是气炸了。

    “我说你是大奶怪,你不觉得你的胸有点儿太大了吗?是不是整过?在哪里整的?韩国?”

    阮小溪一连串问题抛过去,问的沐沐哑口无言,直跺脚。

    “那也总比你这个飞机场强,没人喜欢的八婆。”

    沐沐指着阮小溪的胸部,反击道。

    “看到这所别墅了吧,就是森送给我的。”

    沐沐看着身处的这座别墅,眼里都是得意,突然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阮小溪也顺便扫视了一圈,然后嗤之以鼻:“像这样的别墅,我们家多得是。你能住在这里,当然是我允许的。你以为我今天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当然是我老公告诉我的。”

    “我不信!”沐沐不相信乔奕森会告诉阮小溪。

    “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他啊。”

    “你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我家那位了吧?他最近都在家陪着我,如果他来找你,那也是告诉过我的。你以为你自己是谁?狐狸精!”

    阮小溪说的一板一眼,有模有样的。

    沐沐想起来这几天下班的时候,她打电话约乔奕森一起共度,而乔奕森都借口要回家,家里有事情。

    这样一想,她对阮小溪的话也就信了几分。虽然乔奕森说过,他并不喜欢现在的老婆,但是人家毕竟是明媒正娶的正牌夫人。

    “菲菲,咬她!”

    沐沐说不过,心里有气,于是就命令她的狗去咬阮小溪。

    阮小溪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条大狗就朝着她扑过来。她知道,这下事大了,要完蛋了,于是拔腿就跑。

    幸好在学校的时候,有过长跑的强项,后来当了记者,也是经常在外面奔走。

    但是这只大狗身强体壮,紧跟阮小溪的身后,眼看着就到了铁门旁边,还是不放弃。

    沐沐则在后面看着阮小溪的狼狈样子,大笑不止。

    一直追到了铁门外面,阮小溪只有顺着马路跑。她已经跑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可是那条狗丝毫不倦怠。

    阮小溪想找一个武器,吓唬吓唬这条讨厌人的狗,好让它知难而退,可是她根本不敢停下来,因为那条狗距离她实在是太近了。

    她确定,一旦停下来,狗就会立马扑到她的身上来,然后将她咬个血肉模糊,也说不定。

    不知道又跑了多远,阮小溪的一只鞋子都跑掉了,沐沐的笑声也越来越远,她实在是跑不动了,但是手里还死死地保护着她的相机。

    那条狗还是紧追不舍,眼睁睁得看着就要扑上来。阮小溪闭上眼睛,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她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只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面前刮过,没有感受到预想的身体的钻心疼痛,却听到一声狗的惨叫。

    阮小溪睁开眼睛,那条紧追自己的大狗此刻已经躺在血泊中,身体还在抽搐着。

    而乔一鸣的车子停在狗的前方,还可以看到车轮沾上的斑斑血迹。

    阮小溪仍然心有余悸,要不是乔一鸣开车撞死了这条狗,此时她估计已经被狗咬的面目全非了。

    当时狗跟她近在咫尺,要不是乔一鸣的开车技术了得,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直直地阻拦了狗的猛扑,而没有伤到她,估计此刻不被狗咬死,也会被车给撞飞。

    沐沐一直在后面看着她的爱犬追赶阮小溪的好戏,看到她的爱犬被车撞飞,躺在地上发出了一阵阵的哀鸣,过了好久才一瘸一拐的站起来。再也没了刚刚嚣张的气势。

    但是沐沐还是疯了似的小跑过来。

    “是谁?谁撞了我的菲菲?”

    沐沐蹲在还在呜咽般的狗旁边,伸手去摸了一摸。

    此时乔一鸣坐在车里,看着这一幕,从沐沐脸上的表情来看,好似狗被他撞死了一样。

    但是他清楚的很,他刚刚的速度,只是吓唬一下这只狗,而狗飞出去,不过是因为车开过来的惯性。

    听到沐沐的声音,乔一鸣打开车门,优雅地走了出来。

    看到乔一鸣,沐沐那凶狠的眼光呆住了,完全没有想到。

    乔一鸣走到沐沐的身边,站住,而沐沐还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说乔一鸣也是乔本集团的副总,虽然比乔奕森低一级,但还是乔奕森的亲弟弟。

    被乔一鸣看到自己这么失态,沐沐有些慌乱。

    “乔副总,您怎么在这里?”

    沐沐收起自己凶狠的表情,有些怯怯地问。

    “作为乔本的广告模特,公司给你的定位是阳光、正能量,你竟然放狗咬人?”

    乔一鸣训斥道。

    在公司里,乔一鸣的权利不比乔奕森小到哪里去,沐沐知道自己的形象毁了。

    “乔副总,不是您看到的这样子的。是这个记者,是她跑到我的家里,竟然偷拍。”

    沐沐解释道。

    阮小溪既然是乔奕森地正牌老婆,作为弟弟乔一鸣不可能不知道。真是因为如此,她才担心紧张,毕竟人家是一家人。

    就是不知道乔一鸣对阮小溪的态度,是否跟乔奕森一样不在乎,所以她才没有言明阮小溪的身份,想试探一下乔一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