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偷拍被发现
    乔母看出来阮小溪不好意思,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道:“我来是给你送药的,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跌打损伤药,效果很好,来,我给你涂上。”

    乔母说着就走到床边,去看乔奕森的脚。

    “妈,这种事情就不用你亲自动手了。”

    乔奕森将自己的脚藏在被罩下面严严实实的,不给母亲看。

    “这孩子……”

    乔母表面上是嗔怪,实际上脸上还挂着笑。

    转身将药递给阮小溪道:“小溪,你帮他涂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阮小溪迟疑了片刻,还是接过了药。

    送走了乔母,阮小溪还是决定关上房间的门,省的被突袭。

    接连两天的突袭简直是太尴尬了。

    回到卧室的时候,就对上乔奕森那得意的目光,他的那只受伤的脚伸在外面,对着她的方向。

    阮小溪将药放在床头柜上,没有他的意思。

    “阮小溪。”乔奕森声音愠怒。

    “你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到。”阮小溪看都不看他一眼,绕到床的另一侧。

    乔奕森翻身将床单被罩全部,继续挑衅地看向阮小溪。

    阮小溪无语,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个无赖。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谈一谈。”

    阮小溪直视着乔奕森的眼睛,表情很平淡。

    “你说。”乔奕森不以为意。

    “十年之期一到,我们就离婚,这是我们之前就说好的。”

    “然后呢?”乔奕森眯起狐狸般的眼睛问道。

    “也就是说,很快我们就是陌路人了,那么在剩下的二十多天里,是不是应该在外面演好戏就行了,关起门来,互不干扰。”

    阮小溪表情认真,一副巴不得马上离婚的样子。

    “你的意思很明显了,在离婚前,我们还是夫妻。”

    乔奕森故意曲解道。

    “乔奕森,你不会是不想跟我离婚,舍不得我吧?”

    阮小溪忽然嘴角一笑,脸上全是轻视。

    有那么几秒钟,空气是凝滞的,乔奕森没有说话,看着这个说这种大话的女人。

    还没有一个女人这么跟他说话,也没一个女人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跟这个女人过不去。或许是突然发现了她身上那桀骜的倔强,燃起了他莫名的征服欲。

    “你想多了。”

    下一刻乔奕森从坐起来,唇间这几个字,眼里尽是冷漠,说完就下床离开了。

    阮小溪终于舒了一口气,走过去将房门关上,然后反锁。

    这个男人,是不是吃错药了?过去的几年里,她只能从报纸电视上看到他的专访或者绯闻,他们之间几乎是陌路。

    甚至在那天偷拍的时候,他都没有认出来自己。

    现在却处处跟她作对,无处不在。阮小溪只能这样解释,这样的男人占有欲太强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可惜她既不是他碗里的,也不是他锅里的!

    忽然想起来信用卡的事情,阮小溪从包包里掏出来那天乔奕森给她的那张信用卡,既然相机已经买了,也该还给他了。

    她放在床头柜上,省的明天给忘记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阮小溪特地给自己化了一个人神共愤的大浓妆。

    已经快要脱离了浓妆,变成乔妆了。

    只求不被沐沐那个大奶怪发现。

    他本来还担心出了洗手间,被乔奕森吐槽自己的妆容,却有些反常的,乔奕森忽略了她。

    乔奕森像昨天一样,送阮小溪上班,然后又将她扔在半路上。

    阮小溪可以感觉得到,今天的乔奕森有些不对劲儿,浑身散发着那种肃杀气,即使隔得很远,也能感觉到那种冰冷的气息。

    虽然在一辆车里,但是谁也不说话,直到到了下车的地方,也是车停了,阮小溪主动下车,然后乔奕森扬长而去。

    看着车后扬起的灰尘,阮小溪摇摇头,这样的男人,谁遇见谁倒霉,阴晴不定。

    她刚往前走了两步,乔一鸣的车子又出现了。

    乔一鸣放下车窗,看着阮小溪,也不说话。

    这两个兄弟,有时候简直一模一样,特别是不说话的时候。

    “那个,一鸣,我今天要出去,不去单位,咱们不顺路,就不坐你的车了,谢谢啊。”

    阮小溪委婉地拒绝道。

    “上车!”

    乔一鸣才不管呢,盯着阮小溪躲闪的眼神,坚定地说道。

    嗨,阮小溪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乖乖地上了车。

    她了解乔一鸣,固执。

    “你要去哪里?”

    乔一鸣开着车问道。

    阮小溪报出了乔奕森告诉她的那个地址。

    乔一鸣一听,就有些不对劲儿。这个地方好像是在哪里看见过,但是一时也想不起来。

    “你怎么化成这个样子?”

    乔一鸣疑惑的问道,整个眉头都皱起了。

    “工作需要。”阮小溪自觉地低下头,不让自己的乔装逗得乔一鸣笑,以防出现什么交通事故。

    “采访?”

    “恩,不算,偷拍吧。”阮小溪想了想回答道,给了她的工作一个准确的定位。

    乔一鸣见过这个地址也不奇怪,因为公司的艺人都登记的有住址和联系方式,以防有突击性的工作,方便联系。

    到了别墅区附近,阮小溪让乔一鸣停车,她要自己走过去。

    她这是偷拍,开着这样豪华的车过去,岂不是太招摇了。

    乔一鸣也没有多说,感觉阮小溪都乔装成了这样,应该不会问他太大。

    所以等阮小溪下车后,他就开车离开了。

    走了没多远,他就看到不远处别墅的阳台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当时并没有在意,乔一鸣继续开车。

    阮小溪顺着别墅区往前走,挨着看门牌号。

    这里别墅成群,环境僻静,适合富人们周末过来度假,所以平时住的人不多。

    阮小溪几乎是溜着别墅的铁栅栏围墙走的,因为她害怕将自己暴露,那样就没戏了。

    拍沐沐,她与沐沐之间的关系,她总是会觉得心里有些不自在。

    终于看到前面那幢别墅阳台上有人了,不过距离有些远,于是阮小溪举起相机,拉近焦距,沐沐就出现在了她的镜头里。

    “啪啪啪”来了一个五连拍,先拍一些远距离的。

    然后阮小溪小心地靠近那幢别墅,别墅的院落不算大,但是造型很别致。

    昨天听乔奕森说,沐沐不工作的时候就住在这里。

    想必这别墅也是乔奕森帮她安排的吧,虽然沐沐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但是据说也是签约到了乔本集团以后,才从默默无闻变得小有名气的,但是小有名气虽然是名气,终究还是小。所以应该不会有豪掷千金的魄力,在这里买房子的。

    阮小溪心里想着,看来乔奕森还是很喜欢这个大奶怪的,对她不错。

    她堂堂的正牌夫人,还只是住在乔奕森的一套三居室的公寓里面。

    这个差别啊,阮小溪不由得哀叹一声。

    随即甩了甩头,没有再多想。

    阮小溪心里不会在乎的。过不了多久,等她离了婚,现在住的房子也会还给乔奕森的,哪怕是出去租房子,也不想再跟他有一点儿联系。

    这样,她就算是自由人了。

    铁栅栏里面的花草繁茂,阮小溪正好可以在这里藏身。

    沐沐正在阳台上逗狗,不过这只狗绝对不是宠物狗那样的体格,简直就是大狼狗,看起来凶狠吓人。

    她还不时地朝门口的方向看两眼,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难道是乔奕森?

    不应该,乔奕森去公司了,再说了,如果乔奕森来这里的话,应该比她先到才对。

    阮小溪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再去看沐沐,神情有些失望,看来是没有看到她想看的人吧。

    想拍一张沐沐的近照,最好能抓拍到她落寞的神情,这样她就可以图文并茂地写出一篇花边报道了。

    可是沐沐抬头的时间很短,后来干脆不去看了,专心逗狗,看来是已经死心了吧。

    阮小溪溜到了铁门旁边,才发现门是开着的,并没有锁,于是趁着沐沐不注意,偷偷地进了别墅的院落。

    在花丛的掩护下,阮小溪慢慢地靠近阳台,拿出相机,又是一阵猛拍。

    这个大奶怪,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

    凭良心说,长得还不错,跟乔奕森真像的是一对,当然说的是那傲娇的样子。

    看着那只大狼狗,被沐沐得不错,一直伸着舌头盯着沐沐看。

    不会是跟乔奕森一样,也垂涎沐沐的大奶吧?

    阮小溪鄙视了一下自己,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她是为了工作才来的。

    沐沐穿着上衣弯腰,胸前呼之欲出,风光无限。

    阮小溪举起相机,再来一个五连拍。

    不由得慨叹着,自己的主编也真是的,现在一个个的都靠这些擦边来卖钱。

    忽然那只狗的视线从沐沐的身上移开,直直地往下看着阮小溪。

    阮小溪起初是没有发现的,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连忙的一动也不敢动,心里祈祷,她没有沐沐这么诱人,还是赶紧去看沐沐吧。

    大狼狗实在是太吓人了。

    阳台下面的花丛不比栅栏旁边,没有那么密实,阮小溪想躲起来都难,所以不被发现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这只狗的身上。

    可是它并没有要放弃看向下面的意思,反而朝着阮小溪“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狗的叫声成功地引起了沐沐的注意力,顺着狗的视线,朝下面看去。

    阮小溪赶紧拿相机挡住自己的脸,下一刻不跑那是傻瓜。

    阮小溪转身拔腿就跑,却只听见沐沐在身后厉声喝道,“站住!”

    偷拍被抓到了,对记者来说,也是常有的事情。只是阮小溪并不想让沐沐看到自己的脸,省的招惹麻烦。

    所以哪里会听她的,继续往前跑。

    “站住!否则我就放狗了。”沐沐威胁道。

    听到身后大狗的叫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凶狠,阮小溪不由得停了下来。

    依据那狗的身材和叫声,应该是一只壮狗,真的要赛跑起来,她被狗追上的可能太大了。

    沐沐见到人停了下来,就带着狗从阳台上出来。

    “转过身来。”沐沐在阮小溪的背后说道。

    阮小溪一百个不愿意转身,可是那狗叫的太凶狠了。

    “你要真的想拍我,我可以随便给你拍,不用偷偷摸摸的。你们这些娱乐记者啊,这就是你们的工作嘛,我就是你们工作的对象。”

    沐沐的话听起来很友善,不过阮小溪不是第一次见到沐沐,上一次在乔奕森家里,那飞扬跋扈的样子,她还记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