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生子秘方
    乔一鸣也瞥了一眼,皱着眉头不说话。

    “能不能生孩子,跟喝药没关系。”乔奕森说着将药推到了一边。

    他要是想生,多少女人排着队愿意为他生,用得着受这份罪。

    乔母费心费力弄来的药,被儿子不屑一顾,脸一下子就黑了。

    阮小溪见状,赶紧上前安慰。

    “妈,先吃饭,一会儿再喝。”

    乔母的脸色还是不好看,板着脸不说话。

    “中药不是应该饭后喝的吗?我们先吃饭,药稍后再喝。我听说,这个中药要饭后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喝,这样效果才会显著。”

    阮小溪说的头头是道。

    “对,我差点忘记了,是要饭后喝。”

    乔母恍然大悟,是自己太心急了。

    在阮小溪的有意缓和下,这一顿饭才勉强吃了下来。

    “我吃完了,先回房间了。”

    乔奕森扔下碗筷,站起来就走,完全把乔母的话给当了耳旁风。

    眼看着乔母要发飙,阮小溪赶紧拦住道:“妈,我也吃好了,您放心,我们一定把药喝了,我监督。”

    “刘妈,麻烦你把药给端到房间里面来。”

    阮小溪又朝一边的佣人说着,就急忙出了餐厅。

    “哎,你们俩……”

    乔母的话还没有说完,乔奕森和阮小溪已经消失了。

    “真的是不让我省心。”乔母只有自己嘟囔了一句。

    “妈,您就别瞎操心了,别掺和了。”

    乔一鸣在一旁说道。

    乔母不乐意了,她的一片好心,怎么就没有人理解呢。

    “什么叫我瞎操心?我这是为他们着想,也是为了老乔家的香火……”

    乔母还没有说完,乔一鸣也站起来上楼去了。

    “你看看这这些孩子们,一个个的,我说什么都不管用了,你也不帮我。”

    只剩下一只坐着几乎没有说话的乔父了,乔母又将矛头指向了乔父。

    “行了,孩子们大了,对自己的事情有主张,让他们去吧。”

    乔父一直都是那种深明大义的家长,劝说乔母道。

    佣人将汤药端到了房间,阮小溪已经在房间的沙发上等着了。

    “刘妈,放在这里吧。”

    阮小溪说完给了刘妈一个眼神,让她先出去。

    刘妈一走,阮小溪便端着两碗药朝浴室走去。

    门虚掩着的,她也没多想,用身子推开门就进去了。

    刚一抬头,她就愣住了,准确地说是吓住了。

    乔奕森正裸地躺在浴缸里,四肢八叉地舒展状,好不舒服。

    看到阮小溪进来,也不慌忙,就那样头枕在浴缸边沿,看着她。

    乔奕森看着她手里端着药,皱了一下眉头。

    “你可以把两碗药都喝了,我不介意。”

    乔奕森调侃她道。

    阮小溪回过神来,赶紧转过身子去:“你能不能穿件衣服?”

    “为什么?洗澡需要穿衣服吗?你蠢啊?”

    “因为我要把这两碗药给处理掉。”

    “随你便。”

    乔奕森毫不在意的样子,仍旧自顾自地舒服泡澡。

    阮小溪气急:“那我放在这里了,一会儿你洗完澡处理干净就行了。”

    “一会儿我妈进来,看到药还在,你自己全喝完。”

    乔奕森一副本大少爷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

    好吧,能让这位爷动动手,真的是比登山还难。

    阮小溪真是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乔奕森的。

    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她也害怕乔母杀进来,于是心一横,别着脸不看乔奕森,朝水龙头走去。

    乔奕森见过的女人多了,但是没有见过阮小溪这样的,装!这是他此时对阮小溪的评价。

    按理说阮小溪也二十好几的人了,不可能还未经男女之事,虽然他们没有进过洞房,但是这几年阮小溪不可能在外面没有。

    现在一副见到男人身体就害羞的样子,那只能说,她真的很会装。

    想到这里,乔奕森在心里鄙夷了一下这个女人。

    却忽然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连带着水花四溅,转身就到了阮小溪的身后。

    而阮小溪正在低头专心地冲洗药渣,忽然被乔奕森从后面抱住,而且她能感觉到薄衫后面传来的男人的体温,还有的异物感。

    阮小溪本能地想要挣扎,却被乔奕森抱得更紧了。

    “你放开我。”阮小溪狠狠地警告道。

    “我要是不放呢?”乔奕森挑衅道。

    “你能怎么样?你叫啊,叫一声我听听。”

    乔奕森知道阮小溪不会叫,如果引来了乔母,她就解释不清楚了。

    “我不能怎么样。”阮小溪回头看了一眼乔奕森,嘴角还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的笑意。

    乔奕森的全身都是湿的,包括头发,头发上的水顺着发丝滴下来,滴到阮小溪的脖子里,让她的心里微微颤抖。

    不得不说,乔家的男人长得都是顶尖的。

    虽然乔父老了,但是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英姿勃发。而乔奕森和乔一鸣,十足地继承了上一辈的优秀基因,不仅凭借实力在商界叱咤风云,而且凭恃出众的外貌,吸引了一大批名媛闺秀的追捧。

    乔奕森低头迎视着阮小溪的眼睛,看着她笑意盈盈的样子,以为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

    阮小溪岂会看不到乔奕森眼底的鄙夷失色,她毫不留情地抬脚,然后猛地落下,正好5公分的细跟踩在乔奕森的脚背上。

    只见乔奕森吃痛地闷哼了一声,然后像是被刺猬刺到了一样,立马松开阮小溪,后退两步,蹲下去抱着自己的左脚。

    阮小溪得意地看着乔奕森,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浴室。

    “阮小溪”乔奕森从牙缝里她的名字。

    而阮小溪只是回过头来,冲着乔奕森甜甜一笑,笑容妖娆。

    房间的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阮小溪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侧卧,她赶紧退出来,关上房门,然后去开门。

    不出所料,果然是乔母进来检查了。

    老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阮小溪这次真的不能满足老人的心愿了。

    “妈,您还没有休息啊?”阮小溪故作常态问道。

    乔母一进来就往阮小溪的身后看,看看茶几,看看卧室的门。

    “药呢?”乔母狐疑地看着阮小溪。

    “额,喝了,已经喝下了。”阮小溪很肯定地回答道。

    这时候,乔奕森裹着一条大浴巾,跛着脚从浴室走了出来。

    看到乔母还有阮小溪,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直接朝卧室走去,不满都写在脸上了。

    “他怎么了?”乔母问阮小溪。

    “估计是刚才那药太苦了,没事的。”阮小溪一抹笑意。

    “他的脚怎么了?我看不太对劲儿。”乔母心疼儿子。

    “刚才在浴室,不小心滑了一下,咯在瓷砖上了,一会儿我给他涂点药就好了。”

    阮小溪在心里暗暗佩服自己的反应灵敏。

    乔母一向信任阮小溪,也没有多想。

    因为看到乔奕森受伤了,也没有继续追问药的事情。

    阮小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乔母总算离开了。

    这有一,肯定就会有二,一定要想个长久之计才行。

    阮小溪推开侧卧的门,就看到乔奕森正躺在。

    她吓了一跳,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刚刚自己踩了他的脚,乔奕森岂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

    “你想怎么样?”阮小溪小心翼翼地问道。

    乔奕森不说话,只是像一只狐狸似的,盯着阮小溪上下打量。

    阮小溪觉得浑身寒意,还不如给他个痛快的。

    “你的卧室在那边,走错门了吧?”阮小溪说话开始缓和下来。

    既然要演戏,终究还是要好好的配合一下的。

    刚刚那一下只是为了逞一时之快。

    “这是我的地盘,我想睡在哪一间就睡在哪一间。”乔奕森霸气地说。

    “好,你睡这里,让给你。”

    阮小溪才不愿意跟他争呢,此时他只想息事宁人,平静地过了今晚。

    刚退了出来,忽然发现自己带过来的床单被罩还在这里,于是想要进去拿,但是又不放心乔奕森。

    阮小溪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将房间的门打开,然后才再次推开侧卧的门。

    她看到乔奕森就躺在自己的床单上面,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乔奕森一动也不动,就知道她还会回来的。

    “麻烦请你让一下。”

    阮小溪的眼睛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把利刃,如果可以杀人的话,绝对将眼前这个男人千刀万剐了。

    明明就是相看两相厌,还不趁早离得远远的。

    乔奕森依旧不说话,也不动,挑衅似的看着阮小溪。

    突然卧室门口的地上出现一个黑影,下一刻乔奕森伸手一把拉过阮小溪。

    阮小溪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扑在了乔奕森的身上。

    乔奕森的上身是光着的,而阮小溪的嘴唇正亲在他的胸上,软软的,凉凉的。

    阮小溪一阵头晕,然后抬起头来,真想一拳挥在乔奕森的脸上。

    乔奕森紧紧地抱着她不让她挣扎,然后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

    乔母看到眼前的情景,说不出话来。

    阮小溪听到乔母的声音,也忘记了挣扎。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妈,你进来怎么不敲门?”乔奕森说着放开了阮小溪,但是脸上尽是被坏了好事的不情愿。

    满脸的烦躁。

    乔母看到阮小溪慌乱地从自己儿子身上起来,脸都红到了脖子。

    “我看房间和卧室的门都开着,谁想着你们不关门做这种事。”

    说完还提醒了一句:“下次记得关门啊。”

    “知道了。”

    乔奕森说着看了一眼阮小溪,回答母亲道。

    阮小溪此刻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